46 12345
發新話題
打印

[NACG外傳]修羅之道:戰爭篇六

引用:
原帖由 風之魂 於 2016-7-16 09:03 發表
如果根源是逆流就不吃虧了
不過,修羅真是一個充滿過去的男人呢
一直被麗蒂斯知道情史真的不會呷醋嗎?
過去無法被消滅啊…隱瞞和逃避就無法前進
即使會引起不悅也必需面對

艾力斯也有多娜伊娜,愛麗斯卻從不呷醋…

TOP

五 要上了!騎士王。卡片的數量足夠嗎?




  理想團間接引發戰爭,開戰後卻遭團滅,教修羅等人難以搜證。他帶領牽制部隊,本就為了方便查證。現下無證可查,荒牙和洛克文便先後離開,自由活動。而麗蒂斯根本沒有出席。王之盾關掉身前螢幕,跟修羅說:「你還沒有好好面對過吧?」
  「面對甚麼?」修羅讓視線飄開,心虛地說。
  「你回歸AVALON,卻沒跟吾王或者麗蒂斯好好說過話。甚麼都改變不了。」
  「這是打仗該有的從容嗎?」
  「玩遊戲不是逃避的藉口。倒不如說這藉口最惹女生討厭。」
  修羅無言以對,好友接著說:「正好明天需要你和麗蒂斯作決鬥見證人,先跟貴客談一談吧。」
  修羅沉默良久,忽然緩緩站起:「戰爭結束後,我大概不會待在AVALON。」
  「嘭」的一聲,凡帝士猛地拍案起立。
  「這不是NACG,Phelps。」修羅沮喪地道出好友現實的名字。
  空氣彷彿凝固了。修羅好幾次欲言又止,才拖著沉重的步伐離開。
  他在門外背著身子,留下忠告:「尼特•史葛皮奧比想像中強,量力而為……吧。」
  對方憤憤不平地嘆氣,好一會才平靜地說:「我知道了。」
  自動門如常關上。「轟」的一聲,王之盾狠狠拍碎了桌子,另一手抓亂了頭髮。


  「叮噹」麗蒂斯的房間響起門鈴聲。然而,她老早便感覺到訪客並非修羅,而是改造人洛克文。
  少女好一會才不情願地擠出微笑,跑去應門。她被邀到支部頂樓的房間,裡頭只有一位女性。
  蒂法莉揮揮手,把眼前的3D視窗關閉,並舉手示意對方坐在旁邊的沙發。
  沙發前放了一張茶几,對面也有張同樣的沙發。茶几表面向左右打開,送上兩杯熱奶茶。女王自然地坐在另一側,笑著喝了口客人面前的奶茶,同時把自己的推向對方說:「沒下毒啦,喝吧。」
  麗蒂斯賠笑著喝了口。蒂法莉雙手持杯,擺在膝上,微笑道:「我一直想跟妳見個面。」
  「誒……」麗蒂斯小心翼翼地把奶茶放回去。女王微笑道:「不是想見『三斯』之一,也不是『幻視同盟』的議員。只是網遊玩家之間的會面。」
  「哈……」女孩禮貌地點頭賠笑,尷尬地再次提起茶杯,喝了一口。
  蒂法莉笑了笑說:「對他現在的伙伴好奇罷了。」
  「誒?……」麗蒂斯怔了怔,緩緩放下茶杯。她跟修羅出雙入對,甚少有人以「伙伴」形容他們倆。這中性詞出自修羅前女友,對她而言更是匪夷所思。
  蒂法莉續道:「大家都以為他回到AVALON,代表他會跟我舊情復熾甚麼的,或者繼續跟妳在一起。哼,一群膚淺無聊的傢伙。」
  麗蒂斯愕然停住了動作。女王又說:「即使他有這種福份,亦沒有這麼果斷。他甚至不會在AVALON待下去吧。」
  女孩心裡意外,不自覺地張開了嘴。蒂法莉失望地放下茶杯,起身送客:「抱歉把妳叫來,說一大堆有的沒的。」


  王之盾凡帝士對騎士王尼特的挑戰,在一片森林裡的空地進行。牛仔打扮的尼特騎著DECIDE的銀色摩托前往。只見森林被一個深紅的半球體結界包裹,前方已有八台MACROSS系機體,分成兩排列隊迎客。修羅的紅蓮路西法跟凡帝士的人型機OVER GAIA則在隊首領頭。
  黑修羅、麗蒂斯、凡帝士陸續躍到地上。尼特翻身下車,舉了舉牛仔帽示意。王之盾微笑道:「雖說是戰爭狀態,我依然感謝閣下接受這決鬥。如早前所說,幻視同盟的麗蒂斯議員、其協力者兼AVALON成員修羅將會作為見證人。結界只為保密而設,白修羅亦會率領身後的『無頭騎士』小隊防止決鬥被干擾。」
  尼特四周打量一下,也沒特意檢查結界,便點頭推著摩托前進。


  「KAMEN RIDE……DECIDE」尼特把卡放進右臂變身器,變身成銀色的DECIDE說:「遊走各個世界的裁決者,尼特•史葛皮奧。」
  凡帝士亦在空地另一邊報出名號:「AVALON之盾,凡帝士。」
  黑修羅舉手高聲說:「決鬥開始!」
  DECIDE也不著急,從容地跨出幾個箭步。凡帝士兩手操作玩家界面,右腳腳尖在地上畫圈,電光一閃,尼特腳下猛地竄出幾柄巨劍。騎士王不慌不忙地躍開,眼前白光大盛,卻是凡帝士從精靈球放出一對小精靈───噴火龍、音波龍。橙色的噴火龍身上出現四道藍光,連接凡帝士手裡虹色寶珠的四道黃光,瞬間光芒大作,進化成黑藍色的MEGA噴火龍X。
  這時,蝙蝠似的音波龍已向尼特使出龍爪。對方側身讓開,同時發動卡牌:「ATTACK RIDE,ADVENT、ADVENT」「SURVIVE」黝黑的蛇狀巨龍、漆黑的巨型蝙蝠從巨劍鏡面飛出,隨著DECIDE在鏡子特效下增添裝甲,兩頭鏡怪獸也換了樣子。巨龍身上多了兩道輪胎,蝙蝠的雙翼更多了一對螺旋槳。
  黑龍對黑龍,蝙蝠對蝙蝠。噴火龍的大字燒與黑龍的火焰雙撞,藍光與煙塵充斥戰場。尼特的蝙蝠趁亂上前,撞開了音波龍。
  「BLAST BURN!」凡帝士大喝一聲,噴火龍舉拳轟向地面,火焰突破地表,湧出不斷往前湧出。
  「STRIKE VENT」尼特發動卡片,舉起右臂,黑龍與手上變身器同時放出蒼藍激光,與對手的火焰抗衡。
  「轟!」兩頭蝙蝠連忙離開攻擊範圍。爆炸聲使蝙蝠的聽覺倍感難受。然而,一道黑影煙幕裡冒出。DECIDE往後躍開,圍牆忽地破土而出,擋住退路。音波龍同時發出超聲波,不但命中尼特,更在圍牆之間共鳴增幅,持續提升效果。
  尼特頓覺天旋地轉,隱約感到音波龍迫近,迷糊間依然側身後仰,卸去衝擊。忽覺手上一輕,變身器已被「小偷」絕招盜去,兩頭鏡怪獸亦回復原狀,回到鏡世界。
  音波龍才剛振翅爬升,眼前已出現一道藍影,卻是青龍形態的古迦。古迦舉腳劈向小偷,卻踢了個空,音波龍和噴火龍已雙雙回到精靈球。尼特接住變身器,著地後解除古迦的變身,再次變成DECIDE。
  凡帝士也沒追擊,好整以暇地把精靈球收回道具欄,又把神經連結裝置的錄影停下,儲存到雲端,喃喃自語道:「這樣總算有個交代。辛苦你們啦,噴火龍、音波龍。」


  一旁的麗蒂斯輕呼一聲:「啊!尼特竟然……」修羅聳肩道:「技巧型勉強變成操作型,就是這樣。」少女皺眉抱怨:「都怪凡帝士派出小精靈,尼特基於騎士道才被迫用鏡怪獸吧。但音波龍竟然直接攻擊尼特……一開始便打算暗算尼特吧!」
  修羅斜眼望向她,隔了會才說:「被迫?暗算?不要盲從尼特的騎士道啊。他的作風……說是矯枉過正,倒不如說是奢侈的自大吧。」


  「為什麼沒有破壞DECIDE DRIVE?」尼特發問。對方戴上一條有盾牌標誌的腰帶,答道:「『唯一的古迦』能夠強制令物質等離子化,我不能讓音波龍冒險。再說破壞了會很無聊。」
  「哦?無聊?」騎士王帶著怒氣道:「就是說,你有把握令『唯一的古迦』LOST嗎?」
  「不。」凡帝士微笑道:「不是這個意思。我們在玩《NACG遊記》對吧?戰鬥變單調會很無聊。勝算嘛,姑且有吧。不然也很沒趣。」說著,凡帝士舉起一張職階卡說:「要上了!騎士王。卡片的數量足夠嗎?」
  DECIDE踏前半步,默默擺出架勢,眼神發放冰冷的殺意。王之盾把卡在腰帶前輕拂:「INSTALL」魔法陣自腳下出現,凡帝士已換上一身中式古服。他大喝一聲,幾個箭步上前。忽然,前方出現一個菱形洞,洞邊由鑽石似的東西組成。凡帝士穿過洞口,從對方身後的洞出現。把空間連接「置換」,正是製作職階卡的基本技術。
  DECIDE不慌不忙,右手肘撞開對方拳頭,左手已把卡片放進變身器:「ATTACK RIDE,TELEPORT」尼特借勢躍開,身體穿過魔法陣,也從對手身後的魔法陣現身。
  凡帝士也不著急,把DECIDE的拳頭連接到對方腦後,自己轉身出拳,讓拳頭從對方右腰出現。尼特卻早已收手,把敵拳傳送至對方背後。兩人拳來腳往,空間的連接不斷改動,卻始終沒碰過對方。
  僵持良久,凡帝士猛地衝前,卻又把空間連接到後方,拉開距離。尼特看穿了把戲,雙膝一曲一彈,已搶到對手身前。
  凡帝士手執另一張卡,尼特也把左手放到卡盒旁。只見金光一閃,王之盾穿上一身金碧輝煌的鎧甲,雙拳在胸前一撞,大叫道:「天馬……彗星拳!」
  「ATTACK RIDE,RAPID、MACH、BEAT」DECIDE發動卡牌迎擊。
  天馬彗星拳的光芒閃過,尼特卻以魔法陣退得老遠。只見他低頭望了望兩手,雙拳十指竟曝露在外。


  麗蒂斯目瞪口呆地觀戰,好一會才驚呼:「怎麼回事?天馬彗星拳有電流效果嗎?」修羅雙手抱胸說:「感覺到了嘛。凡帝士兩拳相撞時發動了鍊金術,攻擊時把DECIDE拳上的……算是手套吧?把手套分解了。」
  「好卑鄙!」麗蒂斯馬上大叫。
  修羅皺眉道:「所以說,別盲從尼特那套。比方說,我跟妳戰鬥,我不會電能力,妳也不能用嗎?反過來說,我故意不用第四波動,妳也會不高興吧?以相近能力跟對手切磋是挺有趣,但在認真的戰鬥裡,這也可視為不用全力,故意以對手擅長的戰鬥方式打敗對手。尼特大部份時間犯不著用全力,但凡帝士亦沒有限制自己的義務。如何使用能力才符合禮節,這因人而異。但這姑且算是決鬥啊。」


  尼特解除變身,先變成古迦,再變成DECIDE。凡帝士則發動另一張卡,變成身穿長袍的魔法師,微笑道:「想不到TELEPORT的效果還在。而且第一拳相交時就察覺到,不愧是最強的技巧型。」話猶未了,周遭忽地出現黑霧,無數骷髏兵不斷現身。
  騎士王默默發動卡牌:「FINAL FORM KAMEN RIDE,FA FA FA FAIZ!BLASTER!」DECIDE眼睛變成黃色,身體不斷發出紅光,手上多了個奇怪的機器。骷髏兵不斷靠近,卻轉眼被紅光照得灰飛煙滅。
  尼特就像不屑召喚雜魚的行為,沒有正眼望過骷髏兵,默默在機器上按幾個鍵,機器發出語音道:「BLADE MODE」機器便放出一道黃色光束,成為光劍。
  凡帝士後退幾步,馬上變成一個中世紀騎士,鎧甲正面卻彷彿被潑上顏料,呈傷口結焦的暗紅色。
  雙方各自出劍,凡帝士卻節節敗退。他沒特意練過劍術,只能靠職階卡的英靈劍術應戰。尼特邊發動必殺技邊冷冷地說:「NPC的劍怎能擋下我!」「EXCEED CHARGE」光劍變得更巨大,而且呈赤紅色。DECIDE覤準時機橫劍一揮,把對手轟得老遠。
  誰知凡帝士卻四平八穩地著陸,邊發動卡牌邊笑道:「但NPC的龍血鎧可以。」只見他舞動手中紅槍,擺出架勢,槍尖指地,道出寶具真名:「GAE BOLG!」
  「FORM RIDE,KUUGA,DRAGON」DECIDE的裝甲變成藍色,右手兩指在胸前一夾。赤色長槍劃出詭異的軌跡,明明朝地面刺出,卻拐彎奔向尼特胸膛。然而,尼特兩指剛好夾住槍尖,藍光一閃,長槍已變成古迦的藍色長棍。
  凡帝士馬上鬆手,後躍到空間通道。尼特右掌一翻,連人帶棍,如影隨形穿過空間洞,長棍始終指著對手胸膛。兩人在場上轉移幾次,凡帝士已變成身穿紅衣,背上有紅色斗篷。他微笑道:「召喚雜魚不成,這次又如何?IONIOI HETAIROI!」
  王之盾身上發出強光,沙塵暴侵占了整個戰場。
  眾人從強光中恢復時,已身處一望無際的沙漠中。修羅領著麗蒂斯以舞空術飛到半空,俯瞰沙漠平原上,曾經稱霸歐洲的英靈大軍。
  凡帝士騎上一匹黑馬,向身後的大軍高呼:「吾之同胞啊!敵人是縱橫各個世界的騎士王!」說著,他舉起另一張職階卡:「INCLUDE!GATE OF BABYLON!」只見每位將士身前都出現一個金圈,圈內空間彷如湖水,各式各樣的神兵利器從中浮出。儘管場上將士無數,眼前寶具全都獨一無二。
  「在吾等的世界,展現吾等的霸道吧!啊啦啦啦!」王之盾吶喊著,率先驅馬上前。
  ……「「「啊啦啦啦……」」」……若果旁邊有山,必定會被將士的吶喊撼動。若然附近有湖,也會被大軍捲起的塵土填平。
  DECIDE若無其事地佇立在軍團前,高聲叫道:「我也以騎士道回敬吧!」變身器響應道:「ATTACK RIDE,REMOTE」粉紫光芒指向卡盒,無數卡片湧上半空,化成一個又一個假面騎士。
  尼特沒有停手,變身器再次說道:「ATTACK RIDE,ILLUSION、TRICK VENT」DECIDE不斷分身,而這無數分身又同時拿出一部機器,操作觸控屏。可是,兩軍交鋒,震天動地的戰鬥掩蓋了機器的聲音。只見所有DECIDE都變成額上有卡片的COMPLETE FORM,而大部份主角騎士都變成最終型態。
  英靈軍佔了數量優勢,逐漸包圍騎士,卻難以進一步推進。主角騎士跟一眾DECIDE走上前線。其他騎士馬上讓出通道,後方的也舉槍擊落敵方投槍。英靈們也不慌亂,井然有序地結束白刃戰,讓手持各式盾牌的同伴上前。一名手持韁繩的士兵更躍上塔盾,撲到SURVIVE龍騎的赤龍身上。
  色彩斑斕的強光環繞騎士軍的陣形,必殺攻擊掃蕩敵方將士。可是,無數盾牌寶具緩衝之下,英靈們依然前仆後繼,接踵而來。


  半空上的修羅說:「『征服王』亞歷山大擁有技能『軍略』,英靈們全是赫赫有名的戰士,集團戰中佔優。習慣少數人員戰鬥的騎士們無法輕易取勝啊。」
  麗蒂斯提問:「連剛才的絕招掃蕩也……」
  修羅解釋道:「騎士們被包圍,必殺技也得向不同方向攻擊。距離越遠,能量便越分散。這是凡帝士自己的『軍略』吧。王之盾好歹也是AVALON的頭腦。」


  尼特有見及此,集中所有DECIDE和主角騎士,突入敵陣,狙擊凡帝士本人。數柄山丘似的巨劍從天而降,也無阻拳力動輒數以噸計的騎士。強光一閃,平原跟將士都彷如泡影,不知所蹤。眾騎士也隨即回到卡裡,湧進DECIDE的卡盒。
  凡帝士沒有被打倒,而是借解除結界的效果,讓自己跟眾騎士分別出現在不同位置,拉開距離。尼特再次注視對手時,王之盾已成為一個赤裸上身,手持石斧的古希臘勇士。
  勇士又舉起另一張卡:「INCLUDE!時之盾。」一面銀色圓盾出現在左臂。
  騎士王也不慌忙:「ITEM RIDE,DOUBLE,XTREME」手掌大的黑金色機器鳥劃破長空。尼特舉起右臂,讓鳥降落到變身器,使DECIDE DRIVE變成有兩個卡槽。他的身體也從中分開,中間是金色,兩側保持銀色。臉上卡片也改為呈X字型。
  「FINAL FORM KAMEN RIDE,O O O OOO、KA KA KA KABUTO……PuToTyra!HYPER!」DECIDE右邊身體變成紫身綠眼,左邊則銀身碧目。他右手從土裡拔出附有龍首的斧頭,接管遠古的力量;左手握住從天而降的長劍,掌控未來的光芒。黃蜂、蜻蜓、蠍子也各自停在劍上。


  修羅也變身成HYPER DARK KABUTO:「HENSHIN、CHANGE BEETLE、HYPER CAST OFF」麗蒂斯怔了怔,對方嘆氣道:「我倆好歹都是見證人。你借機練習用電磁波感應吧。」
  凡帝士舉起左臂,盾上裝飾隨即打開。尼特和修羅也拍了拍左腰的獨角仙:「「HYPER CLOCK UP」」


  「轟」兩柄斧頭在極速下相撞。尼特左手劍削向小腹,凡帝士右臂一沉,以石斧護手擋下。DECIDE斧頭乘機再攻,卻被對方盾牌卸開。同時,石斧已順著長劍削至。大英雄海格力斯,武藝是英靈中的佼佼者。
  尼特側身讓開石斧,左手劍一翻,劍宣告道:「KABUTO POWER,HYPER SWING」長劍由外往內掃,從鏡面破壞石斧。凡帝士發揮大英雄的勇武,不退反進,左手盾展開護罩,連拳帶盾,子彈似的轟向對手。這是AVALON之王蒂法莉的拳擊,早在AVALON組成前,已常常搭配凡帝士變成的圓盾使用。
  「篷」風格忽變,奇襲正中對方胸口。尼特悶哼一聲,右腰的圓盤已自動飛到腰前,系統宣告:「SCANNING CHARGE」DECIDE被擊中卻反而踏出右腳,右肩猛地射出尖刺,貫穿了對方左臂跟胸膛。只見他背後長出翼龍似的右翼,翼膜一拍,寒氣冰封了眼前勇士。尖刺縮回肩上,尼特右手斧高高舉起,以開山劈石之勢轟落。
  「「HYPER CLOCK OVER」」單翼的破壞神收起翅膀,俯視翻滾到遠處,變回原樣的對手。
  修羅亦解除變身,喃喃道:「INSTALL職階卡果然也判定為變身,能靠解除變身擋下致命一擊,即使OOO的攻擊直接破壞卡牌也沒有LOST。」
  DECIDE邊踏步上前,邊操作長劍:「KABUTO、THE BEE、DRAKE、SASWORD POWER,ALL ZECTOR COMBINE,MAXIMUM HYPER TYPHOON」這次DECIDE左背展開虹色蟲羽,身體也添了金色花紋,以巨大的赤劍展示天之道。
  「PROTECTION」俯伏在地的凡帝士忽然變成穿上白袍,手執法杖,一道護罩伴隨聲效出現。赤劍稍為受阻,凡帝士已靠空間置換逃到天上。


  「呃……」修羅暗叫不妙:「白色死神啊。」
  麗蒂斯也叫道:「那是……ARCHER?」
  結界外的白修羅隨即下令:「無頭騎士,馬上脫離當前區域。」


  凡帝士把法杖指向DECIDE,粉色魔力不斷凝聚到杖前。他更拿出另一張牌說道:「INCLUDE!BOOSTED GEAR!」左臂出現一個紅色護甲,手背的綠色晶體宣告:「BOOST!」
  DECIDE召出道具:「ITEM RIDE,BLADE,QUEEN ABSORBER」另一個讀卡器出現在左臂。他展開讀卡器,取出兩張卡並發動:「ABSORB BLACK RX、EVOLUTION KUUGA」騎士卡再次湧出卡盒,不斷撞向DECIDE並與之融合,身體變成金色,滿佈各式騎士圖騰,頭上條紋呈皇冠狀──騎士王──KING FORM。
  尼特提著一柄金色重劍,拉動開關,分開劍身化成槍炮。
  「Pegasus Kuuga•G3-X•Zolda•Delta•Garren•Ibuki•Drake•Den-O Gun Form•Basshaa Kiva•Trigger W……All Gun-Used Rider……」騎士王身上不斷浮現金光,並湧進輝煌的槍炮。
  「BOOST!……BOOST!……」半空的粉色魔力也越發刺眼。


  黑修羅抱起呆若木雞的麗蒂斯,登上白修羅駕駛的戰機,殿後進入戰機打開的空間通道,逃到外太空。衝突的光芒卻依然傳達到兩人眼裡。
  光芒剛消失,修羅便下令小隊待在太空,自己載著麗蒂斯回到戰場。
  地殼不復存在,岩漿之海映入眼簾。只見ULTIMATE FORM的黑金古迦佇立在聖甲蟲上,左手提著冒出火花的DECIDE DRIVE。黑修羅以舞空術靠近,暫時替他保管變身器;白修羅則環繞戰場,再次佈置保密結界。
  古迦身上添了焰狀金色裝甲,變成RISING ULTIMATE。日光照耀下,裝甲反射出刺眼光芒,隨即破碎。尼特成為金銀二色為主,長有六角的混沌騎士。腳下聖甲蟲也受其恩澤,隨主人獲得顏色、型態相近的新型態。
  凡帝士踩在一塊浮板上,放開球狀戰鎚任其消失,雙眼發出振奮的光芒道:「真不枉我忍著沒用真實之瞳!古迦的究極之闇、亞極陀的無限之光!這就是你從騎士大賽得到的真正力量啊!」他的腰帶也因受損而收起來。只見他舉起一張卡說:「INSTALL!」成為一名穿上全身黑鎧的中世紀騎士。
  黑修羅退到一旁,與白修羅融合,擋在麗蒂斯身前,一同見證王之盾正面挑戰混沌騎士。

[ 本帖最後由 SURO 於 2016-9-17 23:31 編輯 ]

TOP

回復 76# 風之魂 的帖子

謝∼
本來就是從「超越decide」這方向設想出使用職階卡,各種對轟都很方便
設想對戰時有點像對奕(因果槍和12試練再次被破解 )
說是為了超越decide,但結果在強度上完全沒有超越
但也完成了征服王期望過的軍隊
泛用性姑且比較強吧,也有方便的附帶功能

下一集要在沒有腰帶補助下,以自身魔力跟超賽級力量打,還得應對等離子化…
勝算嘛…姑且有吧

TOP

回復 78# 風之魂 的帖子

職階卡的魔力需求也很厲害
你看小黑就知道需求有多大(雙重意味ww動畫表現得淋漓盡致)

而混沌騎士不是2,3下就打得倒(2,3百發強化火柱才打回原狀甚麼的…沒補給可辦不到…),腰帶又有古迦的無限能源
基本上持久戰確定,所以魔力也是顧慮因素

TOP

六 光與闇



  麗蒂斯一把推開眼前的灰修羅,大叫道:「好厲害!那個型態是怎麼回事?」
  受害者嘆氣道:「「正如凡帝士所說,結合古迦和亞極陀力量的型態。在龍珠世界聯手對付第三位的珍莉時見過一次。比起這個,戰況變很多呢。」」
  麗蒂斯說:「這很明顯吧。尼特沒法用變身器,但變成超……超強的型態。但凡帝士竟然變成中世紀騎士,搞甚麼啊!」
  修羅看著王之盾說:「「職階卡(CLASS CARD)嚴格而言只能置換(INSTALL)追求聖杯的英靈。換言之,像超級撒亞人這類力量比聖杯強,或者有其他手段達成願望的英靈無法被職階卡召喚。
  在這之前,一直都是凡帝士先發動卡牌,再等尼特出牌應對。雙方都很有風度,沒有阻撓。他們都能因應狀況使用卡牌,先出牌的比較吃虧。破解因果逆轉的GAE BOLG、直接破壞職階卡突破十二的試煉,都是『後出佔優』的證明。凡帝士不用職階卡就難以威脅對手,也是無可奈何。而轉念之間想出破解方法,亦是尼特的實力。
  現在情況逆轉,尼特大概不會轉換型態,凡帝士卻依然能使用各種職階卡。但那傢伙自己就會飛行,卻踩著浮空滑板。剛才那戰鎚『少女的貞潔』可以吸收周遭魔力,可見他的魔力存量並不充裕。」」

  修羅解說之際,凡帝士又拿出一張卡,叫道:「INCLUDE!」提著金色槍頭的騎槍,便驅動滑板前進。尼特自然不怕他,召出亞極陀的雙刀,踩著聖甲蟲迎上。
  金光與黑影相交,凡帝士道出騎槍真名:「阿爾加利亞之罠。」尼特雙刀迎上,左刀格擋右刀進攻。騎槍忽地變招,從內側改刺對方右腕。尼特隨即以刀柄撞向槍尖,左刀轉守為攻。刀柄瞄準槍頭鏡面,撞擊之際,凡帝士卻沒握緊長槍,任其旋轉,順勢以鏡面拍落對方握刀五指。
  突然,混沌騎士重心不穩,便往旁倒。騎槍變回卡牌,凡帝士乘機搶上,右腳踩住聖甲蟲,右手抓住對方左刀刀背一扭一搶,奪了過來。
  尼特本想借對手奪刀之力站穩,卻因扭動而被迫鬆手。凡帝士乘勝追擊,左腳踏進對方兩腿之間,絆倒對手,同時已站在聖甲蟲身上,捨棄滑板。
  混沌騎士身在半空,左手抓向聖甲蟲。聖甲蟲卻違背主人,猛地扭身加速,任由尼特墮向岩漿。他大驚之下仔細一瞧,凡帝士奪來的刀和聖甲蟲上,都佈滿血管似的紅絲。
  阿爾加利亞之罠──騎槍效果是槍尖碰到的人必定摔倒。而凡帝士亦變成頂級英靈──蘭斯洛特,亞瑟王傳說裡武藝最強的騎士,擁有「騎士不死於徒手」──侵占其他寶具的寶具。
  尼特在半空朝對方伸出左手。卻見凡帝士手持兩張卡牌,光芒一閃,他叫道:「超變身!」一把聲音又宣告道:「DIVIDE。」
  聖甲蟲變回原樣,但上頭卻是金光璀璨的RISING ULTIMATE KUUGA。而這名KUUGA背後更裝備了一雙白色框架的光翼,翼膜呈湖水藍,正是HIGH SCHOOL DxDDIVINE DIVIDNG(神聖削減/白龍帝的光翼)。
  凡帝士身上的白焰轉眼便減半、熜滅,尼特身上卻也開始燃起等離子的白焰。尼特怒喝一聲,手上大刀流星般奔向對手。凡帝士卻操縱聖甲蟲,以座騎為盾,擋下飛刀。「DIVIDE。」他再次奪取聖甲蟲一半能量,再把手上的刀也插進蟲羽部份,便任由牠帶著刀墮落岩漿,自己以光翼飛行。

  灰修羅笑道:「「這邊也是聖光與黑闇嗎?但要變成古迦,就是承認自己沒法打倒古迦了啊。」」
  麗蒂斯好像已經習慣驚訝,只是吐嘈道:「說好的『唯一的古迦』呢?」
  修羅笑道:「「DECADE的雄介就是另一個古迦啦。再說古代文明的腰帶使用者也是古迦,製作職階卡時有很多選擇。他同時利用DIVINE DIVIDING每十秒奪取對手一半能量,既可以補充魔力,又能拉近雙方差距。」」
  少女奇道:「只是拉近嗎?每十秒減半,即使自己不變強,幾分鐘內也肯定令對方比自己弱啊。」
  灰修羅收起笑容道:「「古迦的力量源自腰帶,因此凡帝士只需維持英靈和腰帶存在,變身效果由腰帶自身不斷提供。同理,尼特的力量也會不斷補充。加上無限之光,十秒內恐怕已經回復大半吧。而且奪取的能量以百份比計,回復的卻是定量。當能量跌至一定水平,奪取的量便少於回復的,恐怕始終無法讓混沌騎士降到相同水平。但尼特在空中使不上勁,凡帝士有光翼支援,力量上不會輸吧。」」

  下墮的尼特自然不會坐以待斃。他兩腳一蹬,「篷」的一聲,如箭離弦地衝向凡帝士。儘管空中沒有著力點,龐大力量仍使空氣產生反作用力,以供他高速移動,原理跟「月步」相近。
  凡帝士不敢硬碰,讓開攻擊,再從後趕上。雖然尼特可以移動,但他力量龐大,比常人更難掌控,而且臨時使用,較為生疏。凡帝士從後小心翼翼地出拳,與尼特的蹬腳相撞,順勢退開。「DIVIDE……機能OVERDRIVE……」光翼雖然奪取了對方能量,卻因能量太多,連排走都來不及,引起超負荷。
  凡帝士也不著急,待光翼回復過來,再次展開攻擊。如是者,重複好幾次,機能才沒有過載,尼特卻也漸漸熟悉空中移動。

  麗蒂斯「噢!」的一聲,卻又忽地驚呼:「啊!我們甚麼時候……」低頭一看,四人竟已來到高空;抬頭一望,雲層都被尼特的衝擊撞散了。
  灰修羅繼續注視對戰,心不在焉地說:「「凡帝士那傢伙,暗中削減了引力吧。」」
  「誒?所以打著打著就到這裡了。但為什麼……」少女說道:「啊!空氣稀薄,尼特就更難靠踢空氣移動了。」
  這時,遠處閃過幾道光芒,卻是無頭騎士小隊受命遠遠地保護這塊空域。簡單的大範圍結界承受不住這戰鬥,修羅只好讓小隊遠遠守住。雖然無頭騎士由資深成員組成,直屬王之盾,修羅仍想盡力把混沌騎士的型態保密。

  機能正常運作,凡帝士便改以等離子射擊等遠距手段進行遊擊。他自知拳腳功夫及不上尼特,尼特又已漸漸習慣,因而不敢靠近。
  但尼特也以相同手段還擊,同時伺機接近。兩人都無法造成決定性的損傷。
  麗蒂斯雙手抱胸道:「真無聊啊……」話猶未了,凡帝士做了個空中翻騰,化作流星迎向尼特。
  「DIVIDE。」兩人相交之際,DIVINEDIVIDING的十秒冷卻正好結束。
  「篷」,兩人各自出拳,卻沒有因反作用力分開。只見尼特左手抓住對方右臂,右拳狠狠轟落對方腰帶的核心。
  凡帝士悶哼一聲,在空中解除了變身,吐出一大口血。他背上光翼也開始燃起白焰,繼而消失。
  少女「啊」的一聲驚呼。凡帝士翹起染紅的嘴角,望向目無表情的假面,左手掏出一張卡。
  混沌騎士抓緊對方,連環拳便往王之盾身上招呼。凡帝士身上的光芒只如曇花一現,轉瞬即逝。職階卡映照在假面上,徐徐落下。凡帝士隨即被打至身體變形,尼特卻忽地把他遠遠扔開。
  凡帝士的身體迅速回復原狀,身體閃過白光,解除魔術幻象,露出身穿紅色開胸皮衣的外表──那枚「掉落的」卡牌是代表貪婪的「UNDEAD班」。其魔力特性是「強奪」,技能「身體狩獵」能奪取對方的力量、速度等身體能力。
  王之盾舉起另一張卡:「INCLUDEFLIGHT。」他右手釋出一條光鞭,並以魔術飛向對手。他左手準備另一張卡,說出技能(寶具)的真名:「狩獵獵物!」
  長鞭毒蛇吐信般襲向腰帶,尼特從容地以小臂擋下,光鞭打蛇隨棍上,纏住他左臂。其實即使碰到了腰帶也無法奪取。凡帝士能置換空間,早已知道古迦腰帶並不存在於十一次元裡。因此空間能力或其他手段都無法破壞、移動腰帶。所以,他其實沒有耗費魔力發動寶具。
  光點從混沌騎士的手臂湧出,有如泉水般四散。邪惡超人卡蜜拉(@超人迪加──最終決戰)能製作光之武器,武器附帶「抽出光」的特性,抽出混沌騎士的光之力。如果光與闇交織出1+1=3的力量,抽出光便會令3-1=1
  與此同時,尼特另一手打個響指,凡帝士隨即變成一個火人。並非因為古迦的能力,而是他發動寶具,跟火焰同化(@武裝鍊金),因而無懼等離子化。
  尼特手臂一拉,借鞭把對手拉近,另一手冒出火光,凝聚必殺技的能量。凡帝士卻也不著急。他解除火焰同化,左手發動卡牌,右手隨即從左掌拔出某物。
  溫暖的光芒閃過,凡帝士化成橙紅光球,撞開混沌騎士,在遠處停下。光球消失,一個銀色巨人浮在半空,胸口有赤色飛鳥標誌,背後更有翼狀結構。
  灰修羅喃喃道:「「超人諾亞(ULTRAMAN NOA)……」」
  少女緊張地靠前道:「啊!第一次親眼看見超人。但為什麼?」
  修羅頷首道:「「光之巨人(ULTRAMAN)是『光體』,擁有實體,卻由光組成,古迦未必能將光等離子化。在超人裡也是神話級的諾亞……也許能打倒被連番削弱的尼特。」」
  只見凡帝士擺了幾個動作,胸前飛鳥閃過火光。尼特也在空中擺出架勢,火焰不斷從右腳湧出。
  灰修羅向通訊頻道大叫:「「脫離當前空域!」」說著,自己擋在麗蒂斯身前叫道:「「快變成電開溜啊!」」說罷,又向通訊怒吼:「「一號機!快脫離!別再靠近!」」
  「誒?」少女還沒反應過來,尼特左腳一蹬,身體穿過亞極陀的標誌,衝向對手,超人死光與騎士踢在空中相撞。

  「HYPER CLOCK OVER」灰修羅怔了怔。方才他根本沒時間變身。回過神來,THE BEE ZECTORHYPER ZECTOR雙雙遠飛,AVALON的女王正以舞空術停在身前。儘管遠方衝擊撲面而來,卻也傷不了兩人,更打不著他們身後的麗蒂斯。
  女王冷冷道:「竟然用吼的命令前女友,沒救了。」
  灰修羅怒道:「「怎麼是妳?妳怎麼老是自把自為啊!」」
  女王怔了怔,灰修羅已變回黑白二人,低頭飛向兩名決鬥者。蒂法莉也默默飛往遠處,留下怔在原地的麗蒂斯。

  尼特重重落下,形成一個大坑。雖然他沒有倒下,卻已解除混沌型態,變回RISINGULTIMATE的古迦。
  另一邊廂,凡帝士站在OVER GAIA掌上,降落後才躍到地面。
  黑白修羅分別站在人形機和大坑前,向兩人道:「「已經足夠了吧?」」
  尼特走出大坑,默默盯著白修羅。
  黑修羅背對尼特,向凡帝士說:「你的魔力應該用盡了吧?到此為止。」
  白修羅接著向尼特說:「這決鬥是他自己提的沒錯。但能把混沌型態解除,大家都盡興了吧?今天要勝的不是幻視同盟的騎士王,也不是AVALON之盾,而是正義。對吧?裁決者。」
  尼特說:「那你的正義何在?修羅,你們聲稱要查明真相便離開幻視同盟,替AVALON辦事。這就是你的正義嗎?」
  白修羅答道:「那套IS正是由凡帝士研發。IS的核心技術由NPC掌握,理想團既沒跟NPC合作,也沒有職階卡,製造得了嗎?麗蒂斯也用真實之瞳見證了。」
  古迦望向剛趕到的麗蒂斯,少女默默點頭,尼特才喃喃道:「真實之瞳……」
  白修羅又說:「你也知道理想團團滅吧。搜證很困難,我還需要幾天時間。」
  「四天。」尼特斬釘截鐵地說:「屆時開戰已有一星期。再拖下去我便會出手。我也查不出理想團製作IS的方法,但決鬥終究是決鬥……」
  王之盾遞上不知何時修好的DECIDE DRIVE和一張職階卡,凡帝士說道:「自然是耗盡魔力的我敗北。那張古迦的卡,應該屬於『唯一的古迦』。」
  尼特解除變身,接過變身器和卡,微笑道:「姑且替你保管著。」

  眾人送走尼特後,女王蒂法莉再度降臨,遣走無頭騎士小隊。凡帝士跟OVER GAIA同時躬身敬禮,修羅合二為一,別過視線,好一會兒才跟著敬禮。
  蒂法莉正色說:「凡帝士擅自跟尼特提出決鬥,雖然沒有明確違規,但此等行徑可能破壞整體戰略,不得再犯。我也私下跟無頭騎士掉包,大家扯平了吧。」
  她轉頭向修羅冷冷道:「剛才有男人在融合時心浮氣燥,對我提了意見,對吧?」
  修羅沉默良久才嘆氣道:「我錯了,那總成了吧?」
  蒂法莉也嘆氣道:「半點長進都沒有。」
  修羅上前道:「我說錯了嗎?剛才稍有差池,妳這一CLUB之王便要LOST了啊!我們在打仗啊!為什麼要衝過來?怎麼妳這麼自私!」
  對方也怒道:「所以才說你沒長進!我可是救了你們!道歉沒誠意、不知感恩!」
  「妳自己倒好!為了救人而LOST,小的們怎麼辦?其他人怎麼辦?」
  「甚麼怎麼辦?救人也有錯嗎?」
  「擔心妳又有錯嗎?妳永遠只會陶醉在這個夢裡!永遠不管其他人的感受!」
  「你自己不也是這樣嗎?你從來沒反省過!從來只是我錯!」

  凡帝士早已把麗蒂斯拉到遠處。少女困惑地望著兩人,又轉頭望向凡帝士。只見他也苦惱地低頭不語。麗蒂斯再望向兩人,皺眉道:「他們都沒錯,卻又像是大錯特錯。」
  凡帝士嘆氣道:「正因為誰都沒錯,才會釀成悲劇啊。」他頓了頓,續道:「兩人都積極為部下付出,都為對方心痛。『正確』讓他們互相憧憬,也令他們阻止對方做『正確』的事。」
  麗蒂斯道:「他們倆是笨蛋嗎?」
  小宇宙和氣功波同時在她左右掠過。麗蒂斯以兩道閃電回敬,大叫道:「明明大家都愛著對方,卻老是吵個不停,寸步不讓。這不是笨蛋嗎?」
  「蓬」修羅搶上,以氣功強化雙手擋住閃電。蒂法莉卻冷冷地拋下一句:「幼稚。」便躍上應召而來的機體離去。
  閃電本就不會命中兩人,修羅自知不會被擊中,卻不肯定另一道閃電如何,情急之下搶上擋住。蒂法莉卻一眼看穿閃電不會命中,命中也傷不了兩人。
  修羅低頭良久,才躍上緩緩下降的紅蓮路西法。
  凡帝士轉身步向機體,OVER GAIA伸出雙手分別迎接二人。麗蒂斯嘆氣道:「那傢伙就知道逃。」
  王之盾在機體前停步,背向少女說:「AVALON是吾王和幹部們的夢想、我們的正義。吾王選擇了夢想,修羅則選擇了她的夢想。離開AVALON沒有想像中輕鬆,所以我才組建『夕陽』。」

TOP

回復 81# 風之魂 的帖子

太焦急就本末倒置了…的感覺
結果變成大家都自私地限制對方
即使很荒謬,錯誤累積起來就沒那麼簡單能彌補

TOP

 46 12345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