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NACG外傳]修羅之道:戰爭篇六

雖然有人催稿我很高興,但別要求在test的傢伙那麼多吧...
調整一下狀態就會寫,前提是狀態能好起來,還有test沒大問題..= =

TOP

十八 這種事,由本小姐親自完成!

  修羅獨自留在Smart Brain伺機行事,麗蒂斯則搬到修羅預備好的民居,由假面騎士KABUTO天道總司保護。

  然而,劇情尚未完結,曾聲稱連飯也來不及吃的天道貴人事忙,又豈能防範這超越自身常識,不久前才得悉其部分情報的入侵者?

  這晚月黑風高,天道把麗蒂斯所住單位的錄影片段以快轉看了一遍,便走去察看妹妹樹花的棉被有否蓋好。可是,以行天之道自居的主角,沒把閉路電視安裝在女士的洗手間。

  門被天道上鎖,附近亦安排了線人或監視器,教麗蒂斯只能乖乖待在屋中。除了三餐、洗澡外,整天都閒得發慌。大小姐研究了好半天才清楚通信功能,但修羅並無閒聊的時間,主次伺服器之間通信亦不穩定,聯系不上康斯達,便稍作午睡。因此晚上仍然精神奕奕,毫無倦意。

  玩家的排泄系統被移除,無需上次所。但麗蒂斯在床上輾轉反側,甚麼無聊事都想的出來,偏偏就想起日本的坐廁功能不少,竟然真的跑到洗手間去了!

  抽氣扇被強風吹得微微作響,樹葉們冷得牙關打戰的聲音也不斷傳進低層單位,教入侵者得以順利靠近。

  敵人並無形體,只有意識。雖然是一團挺礙眼的黃光,卻能輕易穿透牆壁,光明正大地觀察著小孩心性,像三歲孩童般按著廁板上各個按鈕的麗蒂斯......

  「混蛋天道,怎麼當主角啊你!」翌日,實行叛出計劃的早晨,修羅輕聲罵道。先是致電給麗蒂斯卻無法接通,以玩家手錶聯絡亦無反應,向天道查詢亦沒能接通電話。

  然而,木場勇治被Smart Brain使計,冒充女主角園田真理,把木場勇治、長田結花、海堂直也這不歸順公司的三名操冥使徒誘到密室,以一頭巨大的操冥使徒應付三人,只留木場一人活命。最後,木場誤以為因錯信人類園田真理,連累兩位好友喪命,毅然加入Smart Brain。

  此舉正中社長下懷,畢竟社長正希望他接掌帝皇腰帶,成為Orga,才實施捕捉計劃。這天,更是以正版園田真理誘出Faiz持有者──男主角乾巧之日。公司亦選出Kaixa腰帶持有者,聯同Delta修羅、持有對異蟲特製腰帶Theta的布雷德、以及天帝Psyga、地帝Orga五名騎士、只剩三人的「幸運四葉草」(Lucky Clover),共八名猛將一同坐鎮。

Kaixa的專屬大火力坐駕Side Basshar亦被召來,偕同Kaixa、Delta、Theta專屬的三台Jet Sliger一併出動,在公司另選精英駕駛,配戴量產腰帶的萊歐騎兵亦調了不少,勢要把進行作戰的體育館守個固若金湯!

  不過,換句話說,Smart Brain本部大樓只有量產的萊歐騎兵,而且為數不多,可說是人去城空。修羅早已跟殘存人類軍商議好,這正是佔領操冥使徒本部,奪回DRAKE變身器的大好良機。得到天道總司的保證,人類軍暫且不計前嫌,願意跟修羅合作。

  天道總司本人卻也不空閒。得知異蟲探測器會把人類和操冥使徒變為NATIVE後,一直四處把探測器摧毀,更因此成為無知大眾的公敵。若非天道曾向人類軍獻計,殘存的戰士也不會賣他面子,相信修羅。

  可是,天道亦於這天實行自己的作戰,打算告一段落後才用CLOCK UP趕到體育館。然而,根據劇情,他的好友將會親自阻止他。

  修羅多次致電不果,只好改為聯絡人類軍,簡略確認一次突襲Smart Brain的作戰內容,便趕到社長室確認公司的作戰內容。

  「咻」,自動門往旁退開,修羅周遭的空氣頓時凝結起來。只見社長室裡分別站著其餘四位騎士、七名操冥使徒(三位個Lucky Clover成員,另外四人負責駕駛四台重火力機車)。Orga的叉狀劍上淌著藍色液體,腳邊有好些玻璃碎片、藍色液體和灰色沙粒,顯是把社長殺了。黑色為主,以最強的金色光子血液作襯托,地之帝皇傲立於斗室之中,凜然無懼其餘十人,支撐著劍拔弩張的氣氛。

  修羅亦變身為Delta才踏入社長室,自動門隨即關上,彷彿智能冰箱般,把冷空氣困在裡頭。化身Orga的木場打破沉默:「都到齊了。如各位所見,就是這麼回事。雖說今天乃作戰實行之日,若有執意為他復仇之人,我亦無任歡迎。」

  部分較膽小的操冥使徒以為之震懾。膽大的幾個和五大騎士則靜觀其變,盡皆默不作聲。木場續道:「那好,有何恩怨就待作戰過後,再行了斷。不願歸順我的人留守公司,現在就前去準備。餘人確認作戰計劃,再隨我前往體育館。不過......」

  說著,地之帝王的劍已指向修羅。木場怒吼道:「人類必須要死!」

  側身讓過叉狀劍的劈砍,修羅從右腰拔出手槍,左腿猛蹬迫開木場,右腳一曲一伸便落到自動門跟前,門隨即讓出通道。木場提劍追上,卻被對方開火拖慢。出得門來,修羅已逃出好一段路。

  「休想逃!」木場又是一聲怒吼,左手打開腰間電話的蓋子,按下「ENTER」鍵,「Exceed Charge」的音效隨即響起,一股金光不疾不徐地從腰帶流到右掌。木場躲過一次三連射,搶上兩步,叉狀劍鏡面向上,遠遠指向修羅。隨著金光流至右掌,叉狀劍猛地伸出一截由光子能量組成的巨劍劍身,把狹窄的通路攔腰分成上下兩段。

  眼見木場把手伸到腰間,修羅已知不妙。巨劍出現之時,修羅經光子血液強化的四肢一同拚命。雙腿往後撐出,左掌亦往牆上推,加速之餘把身體下壓,右手槍同時以三連射掩護。

  然而,Orga稍一側劍,巨劍已把三連射盡數擋下。修羅雖趁隙滾開,卻被木場搶前追上,巨劍像拍打蟑螂般壓下。

  「你不要了嗎?」金色能量劍壓下前一剎,修羅大喊道。只見他的左手已把腰帶強行扯下,擋在巨劍之下。木場巨劍稍停,心忖作戰成員看似都願意完成前社長的計劃,Faiz腰帶志在必得,事後亦必能靠帝皇腰帶制服大部分猛將。可供人類使用的Delta腰帶,若被脅持,更落入人類軍手中,只會對操冥使徒構成威脅。

心念如電,木場手上拖勁,右腿踏前,巨劍斜角繞過腰帶,直取修羅首級。怎料瞄準的臉容露出一絲得意的微笑,整個人已連同碎掉的雲石地板墮下。原來修羅正正旨在爭取對方一剎那的猶豫,利用魔術迴路分析雲石地板與下面的支撐部分,再把魔力不要命地濯進去,粗暴地予以破壞。

  坑洞中隱隱傳來完成變身的音效,木場馬上折返社長室,下令追殺Delta和作為其親屬的麗蒂斯。

  「那個《神之技》的『電』使用者啊,難怪能引起如此騷動。」單位裡,麗蒂斯自言自語著。儘管外表仍是玲瓏有致的精靈少女,聲線與意識已變成另一位女性。

  陌生女性正是晚上現身於洗手間裡的黃色光團──身為異魔神的玩家。當天修羅為了拯救高空落下的麗蒂斯,導致被上百玩家兵刃相見,最後修羅卻以Geass在無數槍口劍鋒下全身而退。自此,這一男一女便成為各個玩家與Club的調查目標。

修羅進入遊戲初期以Marcross系機體的駕駛技術起家,後來加入一個名為Avalon的Club,以暗黑路西法打出「Avalon之劍」的稱號。可惜這柄利劍離開已久,在Club裡Club外,只留下獨特戰法的傳說、在團體戰中任意妄為的惡名。不過,當天修羅搭乘暗黑路西法離開,已有不少人猜到其身份。

反觀麗蒂斯,在空中放出強大電流與磁場後便一直沒出手,只是默默地待在修羅懷裡,給人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甚至有精靈少女施法嚇退眾人一說。因此,麗蒂斯更是調查名單裡的重中之重。

  不過,找到身處次伺服器的麗蒂斯卻純屬偶然。故此,意外得到Club調查目標身體的女性大喜若狂,連忙邊壓制著麗蒂斯,邊查看玩家手錶的能力、道具等列表。

  《神之技》是其中一名GM的作品,人物擁有多樣化的超能力與近乎逆天的運用技巧,可說是毫無運用極限的能力系統,故此麗蒂斯與康斯達是相當幸運的二人。而麗蒂斯的「電」使用者身份更是該作品中,能量系超能力的兩大頂尖技能之一。

  在遊戲中,基本上所有玩家都是特異點,可以無視自身過去的改變而繼續存活,不會被人在過去殺掉自己而變成「LOST」,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對抗異魔神的侵略。不過,這取決於心靈上的強度。

  猶如得了大獎般查看著玩家手錶,異魔神的心卻直往下沉。各Club的調查重點,竟然只有一柄斷掉的雷系大刀、三制式納米裝甲、「電」使用者的能力,心理素質與應用技巧都不見得高到哪裡,更沒甚麼魔法能力,可以施法驅走眾人。

  失望之際,門外一聲長響如雷貫耳,扯緊了異魔神的神經,也震懾了大廈不遠處,正四處搜索Delta與麗蒂斯的萊歐騎兵隊。

本來巨響還不能嚇倒隊伍,但扭頭一看,才驚覺一輛綠、黑色為主的列車在空中呼嘯而過,隨之消失在一個彩色巨孔中。自願帶領擊殺部隊的布雷德沉思半响,隨即調整Jet Sliger,往列車出現處前進。隨著機車一顛一簸,混在部隊裡的修羅,一顆心也不要命地狂跳。

  巨響未止,異魔神已穿上「神虎」納米裝甲,電漿炮炮口瞄準大門,隨時把入侵者瞬間蒸發。

  忽然,門外傳來一陣機械音效,異魔神還沒聽清楚,身體已反射性地轟出電漿重炮。「磁」的一聲,大門連同旁邊的牆壁已被轟出一個大洞,洞口彌漫著加熱過後的煙幕,刺鼻的焦味亦隨風襲至。

  沒有「LOST」的字樣,亦無NPC的身體,異魔神已知不妙。煙霧中猛地傳來一聲大喝,喝聲像重炮般衝散了青煙,更把麗蒂斯的身體狠狠轟到牆上,電漿炮的炮口亦呈中度受損,不能再行發射,而異魔神的心更被炸得三魂不見七魄。

  異魔神邊掙扎著站起來,邊虛張聲勢地叫道:「誰如此大膽!」說罷,右臂一伸,二話不說便往前方放出電流。

  此時,機械音效再次響起:「Attack Ride,Guard Vent」黑白二色忽地相互交替,最後形成一件黝黑的斗篷,擋住了電擊,也擋住了入侵者的身軀。

  「遊走各個世界的裁決者!」撥開斗篷,任由其消失在空氣中,銀色的戰士平靜地說:「給我記好了。」

  只見對方是個以銀、黑色為主的假面騎士,臉部由一個銀色圓形,被一塊黑色卡片從中分開,就像Faiz和KABUTO般,使一個大圓成為兩只眼睛。腦上還突出了角度相異的卡片,使頭部不致單調。

  「De......Decide!」才剛道出假面騎士之王的名字,嚇得魂飛魄散的異魔神終被麗蒂斯驅走,在前方成為一個灰色沙人,上半身詭異地連著地表,下半身卻在頭上飄浮著。

  此時,一道紅影從騎士王身後閃出,以可靠的聲線說道:「快許下願望,讓異魔神實體化。」這次卻是一個紅色為主的假面騎士,手持一柄重火力槍枝,配有一對火神炮炮管,彷彿轉眼便能把敵人化為蜂巢。正是註定被遺忘的假面騎士──零神(Zeronos)。

  「願望?」麗蒂喃喃自語,一道教她如墮冰窘的問題猛地從心中衝出:「妳有夢想嗎?為何進入這NACG?」正是劍齒虎操冥使徒──布雷德當日的問題。

  眼見麗蒂斯臉上變色,一副快要嚇昏過去的樣子,三人都不禁一怔。回過神來,異魔神連忙乘機重佔麗蒂斯的身體,得意洋洋地道:「怎麼樣?要攻擊這個身體嗎?」

說著,異魔神取出斷刀,用麗蒂斯的手,架在她的頸項上,續道:「殺了她,我沒甚麼損失,但你們仍然不能傷我分毫。乖乖讓路吧,我也要睡覺,早晚會把她給放了。」

  零神卻小心翼翼地舉著長槍,質問道:「異魔神,難道妳不想回到過去嗎?為什麼遲遲不訂下契約?」異魔神只是冷笑不答,Decide也舉手阻止零神追問,只是默默地擋在出口前,寒氣攻心的視線從面具下不斷發放。

  異魔神顯然對騎士王忌憚三分。只見她把斷刀握緊,連話也沒說,只是扭了扭頭,示意Decide退開。事實上,即使捨棄麗蒂斯,兩名騎士也奈何不了只有意識的異魔神。但「電」使用者的身份過於珍貴,《神之技》的傳說也街知巷聞。這教她萌生利用此能力奪去腰帶,再隨便侵佔一名操冥使徒使用的意圖。甚至可能直接打敗操冥使徒之王,得到獎金並離開次伺服器。

  騎士王依然默默地傲立,跟異魔神對峙,空氣亦逐漸被視線所冰封。

  忽然,迅速變大的腳步聲傳進耳中,慢而穩地溶解著寒冰。聽上去,來者顯然以小隊作單位,並且從走廊兩邊前進,正是布雷德所指揮的萊歐騎兵隊。頓時,騎士與異魔神都各自盤算來者何人,默想對策,同時防範敵方。

  然而,有人卻奈不住緩慢的溶冰。只見麗蒂斯猛地大喝一聲,因萊歐騎兵隊而分神的異魔神倏地被趕出身體。

少女之軀轉眼已被青藍的電光覆蓋,「電」使用者凜然道:「我的願望,是創建自己的理想世界......」說著異魔人的下半身開始往上縮並消失,上半身則徐徐長出雙腿,漸漸上移,最終形成一個具實體的女性玩家,還有一張刻著「不妙」二字的臉孔。

  「辦不到吧?反正沒期待過妳的幫助。這種事,由本小姐親自完成!」話猶未了,只見麗蒂斯斷刀一指,當日毀滅knightmare的電流重現眼前。此時,正好有四名萊歐騎兵從兩邊竄到洞口,正想舉槍指向屋內,卻被電流攻個措手不及,因受到致命攻擊而被解除變身。走廊的扶手與矮牆亦失去了一大截。反觀一直擋在洞口的Decide,卻不知何時已走到零神身旁。

  眼前出現一個「LOST」的字樣,麗蒂斯耳邊傳來一陣收銀機的聲音,眼球捕捉到四名剛被自己意外擊倒的操冥使徒。即使解除了變身操冥使徒本身仍有相當的戰鬥力,這亦是人類軍一直處於下風的原因之一。而人類軍甚少有如此強力的攻勢,故操冥使徒都不認為敵方可以二度使出致使攻擊。

  零神才剛舉起長槍,卻被Decide伸手壓回去。只見麗蒂斯堅定地呼一口氣,以生硬的姿勢反手一揮,左臂錐索已纏住了一馬當先的操冥使徒,部位亦是左臂。旁邊一名鼠形操冥使徒還沒察覺,驀地從同伴身旁竄出,後發先至,掄起雙爪撲向麗蒂斯。

  麗蒂斯登時倒抽一口涼氣,卻罕有地並無尖叫,右臂因反射動作而橫揮,帶雷屬性的斷刀隨即劃出一道焦痕,對方亦連忙躍開。

  此時,被纏住的操冥使徒甩了甩手,沒能解開錐索,便把左手再纏絕圈,手臂一抖,把麗蒂斯猛拉過來,舉起右拳便要轟落。少女嚇得閉上雙目,雙手交叉擋在臉前,電流更是「滋滋」亂竄。所幸錐索以knightmare「神虎」為藍本,錐索本就能以電流傷敵,這時更得到系統與使用者雙方同時輸出能量,操冥使徒自然被電流導致動彈不得,更感灼熱難當。麗蒂斯猛地撞入對手懷中,操冥使徒所受能量更盛,頓時悶哼一聲,化為藍焰與灰沙。

  麗蒂斯本擬雙臂非斷即裂,卻只是微感灼痛。垂手睜眼,卻見敵人已不知所蹤,只剩地上一團灰沙,思索一下才知道自己意外解決了敵人。所幸操冥使徒的身軀遮住了麗蒂斯,其餘三人也因同伴被一名弱質少女擊敗而愕然,亦深恐對手是個人不可以貌相的高手,沒在麗蒂斯思索時突襲。

  儘管完全不知自己如何勝出,麗蒂斯露出一個自信的笑容。三名敵人都嚇了一跳,相互倚靠,誰也不敢貿然進攻。卻見麗蒂斯斷刀再揮,電流又如龍出海地擊出,以足能毀掉knightmare小隊的牛刀,擊殺了區區三名小雞一樣的操徒使徒。

  零神見狀,微微鬆了口氣,再提槍往洞口走去道:「事先聲明,沒人能再阻我大開殺戒!」長槍亦驀地傳出一把年老而詼諧的聲音:「我先此聲明,我已被那異魔神的行為惹得火冒三丈。」長槍兀自說著,零神已按了按腰帶,腰帶隨即回應道:「Full Charge」,並發出奪目紅光。

  Decide的肩膀抖了抖,應該是微微笑了下,說道:「那左邊就交給你囉。」說罷,騎士王打開右前臂上的讀卡器,先把一張卡放進去,讀卡器便發出「Kamen Ride,Gattack」的音效,裝甲與緊身衣亦變得以藍色為主,黑為次,唯獨眼睛部分是紅色。腰間亦多了一條銀色腰帶,中間有一隻藍色鍬形蟲,兩只蟲角卻被扳到後方。

  這時,長槍回應道:「是,那郁斗的背後就拜託你了。」零神敲了敲長槍,邊把一張泛著紅光的卡從腰帶抽出,邊責備:「尼特哪裡用得著你客氣?要上了。」長槍又應了聲「了解」,便讓零神把卡片插進槍裡。

  Decide看似又笑了笑,右手把腰上蟲角扳回去,一把與讀卡器不同的聲音便道:「Put On」他的身體便又變回銀色,但眼睛與頭上卡片仍是紅色和藍色,肩膀亦吸住憑空出現的鋼塊,在雙肩外側組成一雙鋼色重炮。

同時,騎士王左手從左大腿外側的卡盒取出兩張卡,放進讀卡器。只聽讀卡器說:「Attack Ride,Shoot Vent、Flying Attacker」黑白雙色再度攻佔了視覺,一道藍光隨即趕來支援。卻見Decide一對肩頭上又多了對綠色為主的大口徑火炮,背部亦增添了一個白、藍色為主的推進器,兩邊各有一根手柄連到腰間稍前處。Decide移了移操蹤杆,推進器的主要部分便跟手柄連接起來,皆與地面呈水平,卻仍能輕鬆低飛到走廊處,殺氣騰騰的零神身後。

只見零神手持充滿電流的長槍,雙腿彎曲,像是準備推動千斤大石般。Decide則從容地跟同伴背靠著背,更關掉推進器,專心瞄準佔據走廊的萊歐騎兵。

  另一方面,混在萊歐騎兵隊的修羅,眼見操冥使徒衝進屋內,卻只有龐大電流衝出,心下稍寬。然而,當零神倏地躍出,舉著已經「Full Charge」的長槍,修羅方知已顧不得麗蒂斯,非先行自救不可,勢要從最終形態的假面騎士,全力一擊中逃開。最前頭的部隊已開始徒然地向兩名騎士開火,在裝甲上擊出火花,卻明顯連半秒都拖不住。

  要翻過走廊的矮牆自然並非難事,但如此舉動卻會向身在半空那Jet Sliger上的布雷德敗露身份,被可怖機車的導彈雨炮製。硬吃騎士的絕招,即使有騎士系統保護,應能無恙,但變身解除,也難免身份敗露。

  正當麗蒂斯在單位裡興奮地邊歡笑,邊喘氣,修羅卻在單位外的走廊邊苦笑,邊著急。麗蒂斯的遊戲生涯,終須建立在修羅的犧牲之上?






[ 本帖最後由 SURO 於 2011-5-17 23:06 編輯 ]

TOP

廁所

修羅乖乖去死XDDDDDDDDDDDDDDDDDDD

TOP

又要死!?.......= =
難得更新和騎士王登場...

TOP

你這樣可釣不到風

TOP

那你有可高見?....

TOP

哇卡卡
我也沒心得

TOP

十九 忠實好友

  「LOCK ON」重裝出擊的騎士王與馬力全開的零神各自瞄準兩翼,Jet Sliger卻來個黃雀在後,發出鎖定的音效。

  Theta腰帶持有者果斷地向騎士之王搶攻,三個能量球率先轟出,追蹤導彈緊隨其後,如怒濤般襲至。修羅暗暗吃驚之餘,連忙乘機以魔力破壞走廊地板,落到下一層。然而,走廊的另一頭,亦有一片地板碎裂,一個落到下層的萊歐騎兵。

  「Attack Ride......」系統如是道,騎士王向零神高聲道:「繼續攻擊。」同時,Decide火力全開,系統也續道:「(*1)Reflect」兩人身側倏地出現一個屏障,把三個能量球反彈回去,將導彈全數引爆。閃光彈似的火光向眼球突刺,雷鳴般的爆炸向耳膜鎚擊。然而,從破洞中望去,麗蒂斯只瞧見兩人若無其事,專心應付萊歐騎兵,自己創造爆炸,衝散迫來的濃煙。屹立少女眼前的,是兩個讓人蕭然起敬的強者之姿。

  布雷德也注意到萊歐騎兵中混入了兩個玩家,正想攻擊他們至變身被強制解除,其中一人雙手放出紅色閃電,地毯式轟炸整條走廊,引發煙霧。這閃電其實是Delta腰帶在變身者體內殘留的能量,布雷德自然心下了然兩個倖存的萊歐騎兵中有修羅在內。但是本擬利用萊歐騎兵夾擊,對Decide的搶攻毫無效果,布雷德蹤有腰帶與機車也是身陷險境,無暇追擊修羅。

  煙霧未散,兩大騎士已把其餘萊歐騎兵盡數殲滅,並把炮口指向浮空機車。儘管Jet Sliger立刻以不規則移動拉遠距離,卻馬上被Decide以背上的推進器Flying Attacker追上。直迫Faiz Axel Form的速度,體形龐大的機車完全無法抗衡。

  脆弱的推進引擎被輕易炸毀,機車迅速下墮。然而,著陸點卻在機車撞落的前一秒結冰,使機車得以沿著一直延伸的冰之跑道降落。

  身在半空,Decide也對這玩家的能力不以為然,只是平淡地再次開火,把機車轟成火球。可是,火焰與殘駭中,沒有Theta腰帶,也沒有「LOST」的字樣。

  「哼,用加速逃了。有夠忠於原著的傢伙。」騎士王冷冷地發表感想,便飛回去匯合零神。

  此時,下一層的單位,已經沒有一道門能稱為完整。不過,這一層已沒有生命體存在──兩個萊歐騎兵都打碎了單位的地板,落到下一層,然後不斷破壞牆壁,最終在麗蒂斯「腳下」相遇。

  修羅首先收起腰帶,卻不見對方有與之呼應的動作。正當修羅心忖:「遇上一個自我封閉,或者高傲甚麼的傢伙了嗎?」對方卻一邊悠閒地走到單位唯一的窗前,一邊說道:「還是那副笨嘴臉啊,真是物似主人形。」說著,窗簾被迅速拉上,單位陷入一片黑暗。口不擇言的萊歐騎兵這才回過頭來,解除變身,露出十八、九歲的高中生外表。

  正因身在動畫化的遊戲中,想像出的外表不多不少會有畫風上的差異,也是遊戲為了貼近玩家的想像而作出調整。亦有進入遊戲時心無雜念,以致顯示出其現實容貌的例子,而且是個名人──暗殺榜的第二格中,那個閃爍著耀目光芒,以冰雕成,晶瑩剔透的名字──冰矢之伊娜。

  回看修羅眼前的玩家,遺憾地是個男性。看其畫風,毫無疑問是新房先生的傑作。

  「玩家的外表只是想像,哪來甚麼物去似人形了?」修羅沒好氣地笑著,雙目同時露出難掩的愉悅道;「而且,要說笨蛋的話是你才對吧?阿良良木曆的樣子。雖然其實不是笨蛋屬性,但在原著故事的兩大女主角對比下,就成了個笨蛋。」

  對方也笑著答:「算了,要我跟你比的話,就太為難我了,我看看有沒有自己跑上去挨踢的異蟲。」修羅一副「有意思」的樣子,用挑釁的口吻道:「要比賽啊?在黑白棋的棋盤上把我比下來再說。」

  那人在黑暗中露出三分可惡,三分不甘心,四分無奈的樣子──當然,這要在修羅燃起手心的火焰,照亮單位才能看見。無法在封閉的單位內吸收大量熱能,修羅不得不把魔力轉化為熱能。為了節省魔力,修羅快步走到電燈開關旁並不滿道:「我說,難道你幹了甚麼虧心事所以不能直接接觸光嗎?說起來,某人不在這。」

  說著,修羅仍只是把手放左開關上,沒有按下去。畢竟兩人是老朋友,他知道對方不會做「避免皮膚受紫外線所傷,所以拉上窗簾」,這種婆媽得女生都不幹的事。

  而且,最教修羅擔心的是,老朋友在火光照耀下,皮膚蒼白得彷若透明,甚至超越了病態的白。加上應該始另一人形影不離的的朋友,此刻卻是形單影隻。

  對方還是一臉輕鬆的樣子說:「電燈是沒所謂啦。」說罷,他撐開嘴唇,像說「E」字般露出了牙齒──那四只肉食動物的犬齒。

  「原來如此,」修羅邊收起火焰,邊打開開關,說道:「因為是吸血鬼,所以是阿良良木曆嗎?老樣子的惡趣味。儘管沒用女性外表已經是萬幸。」

那人咧嘴一笑,擺動著豎起的食指道:「不不不,因為是同一個系列的吸血鬼啊。而且用女性樣貌的話,男人們會做出令人噁心的表情和動作,受不了。

先不說我,你這傢伙竟然弱得連個女孩子也保護不了嗎?明明因為是女孩子,你才更想要保護才對。雖然那長相不合我的口味,但難保轉生後不會改變外貌。怎麼樣?你沒有看上她對吧?因為我的加入才讓你的煙霧效果得以大幅提升,如果變成我中意的樣子,那女孩就讓我了吧。好,就這麼定了。」

  修羅登時擺出一副沒好氣的樣子,像被氣得氣若柔絲地道:「為什麼某人不在此......」

  「因為她沒有腰帶啊。」對方理所當然地答道:「說起來,會喜歡這腰帶的女生,可能不太對我的胃口。看在多年朋友份上,不管變成甚麼樣子都讓給你吧。」說著,那人無聊地舞動起萊歐騎兵的腰帶來。

  修羅登時猛吸一口氣,問道:「喂喂,該不會進入這世界的條件......」那人只是若無其事地回答:「啊啊,是的。喂,你該不會沒察覺到吧?呃......其實我也是用了些特殊手段才知道。」

  「竟然......」修羅把手貼在額上,嘆了口氣,隨即暗自奇怪:「麗蒂斯會莫名奇妙地擁有的東西,十居其九是康斯達那小子送的。不過,雖然不是甚麼高級道具,但好歹都能抵消一次非毀滅性致命攻擊,即使那小子是好人,這也好得太可疑了吧?要說他有兩條萊歐腰帶也太奇怪,只能說他用不著,甚至不屑於使用萊歐腰帶。換言之,他擁有更高級的防具甚至戰鬥裝甲?」

  此時,吸血鬼打斷了好友的思路:「說起腰帶,你的Delta腰帶根本沒多大用吧?反而害你被追殺了。乾脆還給人家,自己去拿別的腰帶吧。這樣下去,不只有Smart Brain會找你,可能整個次伺服器的玩家都會出手。以前是不想太早出手,怕被長期追殺。但劇情發展下去,那個『王』還是會被解決掉。

你這傢伙即使單對單也不一定能贏吧?次伺服器裡的任何一個玩家喔,包括那個輪軚臉。即使本人拿著沒用,但還是有相當可觀的價錢吧?特別是任何人都可以使用的Delta。」

  修羅沉默半响,說道:「還回去倒也罷了,但你說甚麼拿別的腰帶啊?不是也會被追殺嗎?」對方卻立馬答道:「死腦筋啊你,拿KABUTO系的不就成了?ZECTOR不服,他們拿了變身器也沒用。今天好像是大結局的劇情,以後就是為所欲為的時間了。」

  修羅不禁大吼起來:「我怎麼收伏得了ZECTOR啊?而且不用你說我也會試著去做!」吸血鬼卻是一副同情的樣子:「唉,難怪你交不到女友,竟然說『試著去做』這種缺自信的話。要幹就決斷地說『幹』!就像那個天道起司一樣,把ZECTOR會順從你視為理所當然,那只甲蟲自然就屈服於你了。」

  「有沒有女朋友輪不到你管。」修羅虛張聲勢地把一張椅子擲過去,續道:「而且,你『幹』甚麼啊『幹』,要做這種事拜託去找某人,我對BL沒興趣。而且天道起司實在太冷了!還有,你要我把那個比小明和光都要快的主角給打倒,還奢望ZECTOR會歸順於我?」

  「作為你的忠實好友,我有義務關心你的感情生活。」對方輕而易舉地接住椅子,一本正經地說:「而且,你的『小明』也冷得過份。再者,誰讓你親自打倒原持有者了?這種事留給笨蛋......不,這麼說的話還是你去做。這種事留給白......總之別人去做。而且,我才沒叫你去抓紅色的那只,要抓當然是抓原主人領了便當的DARK KABUTO ZECTOR。」

  「你還真能忍著笑啊......正經八百地說老朋友是笨蛋。這算甚麼忠實好友?」修羅已經不想鬧下去的樣子,作出最後的提問:「究竟誰說交友是好事了?結果只交到一個豬朋狗友。」

  「所以說,你這傢伙絕對交不到女友。」吸血鬼也感受到對話即將結束,邊重新戴上腰帶邊道:「而且,交朋友會令人的強度大幅下降,不想交就別交,好讓我的人的強度能回升。」

  修羅還是忍不住回應道:「輪不到你管也別詛咒我『絕對』交不到女朋友啊!還有,即使用阿良良木曆的嘴臉複述他的話,有女朋友的傢伙也沒資格這麼說!」對方又搖著食指道:「我就說你絕對交不到女友,連女友和朋友都分不清楚。女友只是......」

  「怎麼?別停下來啊,錄音錄得起勁呢。雖然有前半句應該足夠了,但加上後半句的話你能被某人S得更爽喔,M。」修羅按著自己的玩家手錶,用得意的嘴臉笑道:「不過,其實有我這個人證已經能最低限度地達到目的了,反正你想說甚麼我也猜得出來,由我去轉告吧。」

  「那就只好殺人滅口了!」吸血鬼用那長著利齒的嘴笑道:「我就說了無限遍我不是M。真正的M是你吧!」

  修羅氣定神閒地走到門前,若無其事地說:「今天天氣真好啊。」說著,便把手掌放到背後沐浴在陽光下的門上,連接魔力量足以輕鬆破壞木門的魔術迴路。

  接著,吸血鬼親自用那兩對獸齒示範何謂咬牙切齒。

  兩人的頭上,「電」使用者與騎士的蹤影早就消失無見。鑑於Smart Brain的重兵駐守,Faiz要依劇場版的情節單槍匹馬突入已成妄想,Decide便前去拔刀相助,零神與麗蒂斯則是半湊熱鬧地一同前往。

  坐在騎士王坐駕所變的雙座位機車──Side Basshar的副座上,麗蒂斯終於能安心躺在椅上,更因方才是戰鬥太劇烈,差點失禮地入睡了。

  解除變身的騎士,零神那副中村優一的俊臉不消多說,Decide的外表也是英氣不凡。跟歷代假面騎士一樣是黃種人,留了一頭貼伏而捲曲的短黑髮,俊臉上鑲著一雙寶藍色的鷹眸,但下巴留有少許未處理乾淨的鬍子。上身是充滿西部牛仔風的黃色襯衫和棕色背心皮外套,下身則是一條不折不扣的深藍色牛仔褲。這個年約十八歲的少年,便是全遊戲第八位、騎士王Decide──尼特.史葛皮奧。

  與修羅不一樣,騎士王名正言順地以戰績穩坐全遊戲第八位的寶座,其氣度使麗蒂斯也不敢搗亂,只是默默地坐在副座。

  一路上,連同駕著專用摩托車的零神,三人無言以對,只是沉重地迎著涼風,往都市中份外醒目的體育館進發。

  「自從來到地球,我們NATIVE便致力為地球的和平默默耕耘......」街上的大屏幕中,一個中年男子這樣說。因為在體育館回收Faiz腰帶的活動對外宣傳為激情態操冥使徒如何虐殺人類,並公開地容許平民進入偌大的會場,街上人煙甚為稀少,想必在體育館內播放會有效得多吧。

  耳邊不斷隱約傳來中年男人的講詞,麗蒂斯在兩大騎士身邊,只能沉默地等候,直至到達目的地。少女彷彿在用異蟲之軀感受時間流動,即使機車再快,時間仍是一樣的慢。對此,大小姐不禁暗暗抱怨時間總是在不適當的時間變慢。

  突然,玩家手錶再度傳來異樣感,這次麗蒂斯知道怎麼操作,快捷地打開了通話視窗。只見半透明視窗中,修羅身在那幢住宅外不遠處,旁邊站著一個萊歐騎兵。

  修羅正張口欲言,麗蒂斯已搶著說:「小修,你該不會被俘了吧?」零神連忙把機車抱到麗蒂斯身旁,尼特則是一副「怎麼可能」的樣子,若無其事地駕駛。

  修羅啼笑皆非,旁邊的萊歐騎兵已上前道:「嗨,小姐。看你臉蛋紅得像蘋果,一副興奮過後的樣子,卻又有點兒累,是不是發生甚麼『高』興事了?」修羅只是一記蹬腿撐過去,同時道:「阿良良木曆之後是忍野咩咩的腔調嗎?別把那個高字說得特別響亮啊!」

  只見萊歐騎兵輕巧地躲開,跳出了視窗範圍。修羅乾咳幾聲才道:「一望而知,是個不見得光,才得在平常也保持萊歐騎兵狀態的傢伙。倒是我們親愛的大小姐究竟身在何方?」

  在萊歐騎兵一句「旋風管家的點子現實中用不著啦。」的忠告下,麗蒂斯答道;「啊,我被一個叫尼特的人救了,在跟他一起前往體育館。」修羅重複了一遍:「體育館啊......」隨即登上萊歐騎兵的摩托車,邊開車邊說:「大小姐面子不小耶,連鼎鼎大名的Decide也肯救妳。」

  「過獎了。」突然,尼特插嘴道:「你就是Delta的持有者吧?」修羅臉色一沉,只是默默點頭。尼特續道:「開門見山點,這個世界因為兩大騎士世界的力量而互相融合,最終將導致毀滅。為求避免此事發生,希望你能交出Delta腰帶。其他555系的腰帶我自會處理,以帶離這裡,避免毀滅。」

  這時,萊歐騎兵駛到視窗前高聲道:「你這算是哪門子的開門見山了?」修羅隨即不滿道:「喂,你變身了不怕被認出是你的事,我可不想被第八位追殺。也罷,反正已成事實。向玩家這麼說,難免有失騎士王的身份吧?」

  尼特瞧了瞧前方,這才又向修羅道:「你明白便最好,我不介意用決鬥阻止世界的毀滅。這位小姐我也會保護妥當,放心好了。」說著,便讓機車泊在路旁,卻是三人已到體育館附近,萊歐騎兵的路障附近。

  麗蒂斯也知道氣氛不對,忙問修羅是怎麼回事,對方卻說:「沒甚麼,乖乖待著就成。」說罷,便切斷了通話。

  麗蒂斯正嘟著嘴,兩大騎士已然下車,少女連忙也跟著下車。只見尼特把一張卡放到右臂的裝置,裝置便回應道:「Kamen Ride,Decide」一襲黝黑的緊身衣應聲出現,數片銀色方塊亦從裝置彈出,然後勁度十足地嵌到尼特臉上,緊身衣同時被賦予了銀色。隨著Decide的眼部一閃,變身宣告完成。

  另一邊廂,零神也把腰帶一甩,戴在腰上,也把一張黑色為底,有紅色條紋的卡片放到腰帶的裝置裡,裝置以另一把聲音道:「Charge and Up」黑與紅的裝甲隨即出現,零神的胸口和頭臉也出現了兩條路軌。只見兩個牛頭「吽吽」地叫嚷,沿軌道從零神後腦移到眼前,並變形、合體,形成一雙眼睛與三只角。同樣地,變身隨著雙目閃過一陣紅光而宣告完成。

  「Attack Ride,Autovajin」尼特又發動了一張卡,只見名為Faiz的紅色圖形憑空出現,穿過雙座機車Side Basshar,並將其變為一輛銀色的正常制式機車。與此同時,零神也把腰側兩個部件卸下。

  尼特只是輕輕拋下一句「待在這裡」,便手無守鐵地迎向路障。零神也組裝好部件成一柄弩形槍械,緊隨其後。麗蒂斯連忙拿出斷刀,卻才剛踏上一步,銀色機車已自動駛到身前,並發出「Battle Mode」的音效,變形成機械人。

  另一方面,修羅聽畢尼特最後的「這位小姐我也會保護妥當」,氣憤地道:「我不能把『高貴』的騎士王看成當成以人質威脅吧?」身旁的萊歐騎兵卻冷靜地指了指街上大屏幕,提醒道:「時間無多。」修羅只好點了點頭,兩人雙雙以自然的弧度拐了個彎,往發放訊號的高塔──假面騎士KABUTO最終戰的戰場全速前進。



*1 Reflect:假面騎士劍中,紅心8──蛾Undead(Reflect Moth)的卡片。
*阿良良木曆與忍野咩咩都是《化物語》的人物,而「交朋友會使人的強度下降。」和「喲,某某,你怎樣怎樣的,是不是發生甚麼好事了?」則分別是兩位角色的名言。

TOP

沒看化物語XD
尼特奸奸的XDDDDDDDDDDDDDDDDDDDD

TOP

沒看是意料中事..但整個NACG都建立在有看原作上吧...雖然沒看原作也看得懂..但就是這個情況...
稍微讓你體驗一下這種情況吧XD
最少我不認為一個玩家--一個人類,會是完美的騎士王就是了....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