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NACG外傳]修羅之道:戰爭篇六

[NACG外傳]修羅之道:戰爭篇六




本作乃風之魂風兄的NACG遊記之外傳,在下不才,但願不損正傳就好...
在下經驗尚淺,不足之處,敬請各位不吝賜教.


p.s.(保險用聲明)本作部分設定可能跟原著不乎.


目錄(如1-14出現問題,請開啟word附件):
一 東京都的大城小事
二 小事化大
三 森林與黑之男人
四 夢想
五 實現夢想
六 仁至……義盡……
七 血之裝甲
八 新生之騎士
九 灼之戰
十 訪客
十一 BRAVO
十二 白色機體、白衣少女
十三 考驗與突發
十四 異世界的遭遇
十五 假面騎士的戰鬥
十六 硬闖的結果
十七 稍息
十八 這種事,由本小姐親自完成!
十九 忠實好友
二十 闇之戰士

戰爭篇(VS幻視同盟)
序幕 只是自己的世界







登場角色
(盡可能隨故事發展更新):

姓名:修羅
真名:不詳
性別:男
年齡:約17
身份:魔術師@Fate
轉生/死亡次數:不詳
擁有能力:魔術, Geass,對魔力,騎乘,變成劍,舞空術,波動
擁有道具:湛盧劍, 聖駭布, 萊歐騎兵和DARK KABUTO變身腰帶,HYPER ZECTOR,大量黑鍵,核鐵
擁有機體: 血腥路西法
樣貌藍本: 天道總司@Kamen Rider Kabuto



姓名:麗蒂斯
真名:不詳
性別:女
年齡:約15
身份: "電"使用者@神之技
轉生/死亡次數:1
擁有能力:電,舞空術,魔術
擁有道具:納米裝甲, 萊歐騎兵變身腰帶
樣貌藍本: 其實沒依特別的人物去寫,但找了個樣子差不多的.



姓名:康斯達
真名:不詳
性別:男
年齡:約17
身份: "王"--讀心術, 移形換影 使用者@神之技
轉生/死亡次數:不詳
擁有能力:讀心, 移形換影
擁有道具:普通七人車, 納米武器(狙擊槍模式/自動步槍模式/雙頭勾模式)
樣貌藍本: 木場勇治@Kamen Rider 555


姓名:艾士
真名:不詳
性別:男
年齡:二十來歲
身份:"冰"使用@神之技
轉生/死亡次數:不詳
擁有能力:"冰"


姓名:蘇洛
真名:不詳
性別:男
年齡:約二十歲
身份:E.S. member(S級)
轉生/死亡次數:不詳
擁有能力:釋出理解範圍內的任何氣體
擁有道具:四管手槍,小刀,Guard Robot&高速戰艦Xavier(共用),防毒面罩


姓名:迪奧
真名:不詳
性別:男
年齡:約二十歲
身份:E.S. member(S級)
轉生/死亡次數:不詳
擁有能力:"火"
擁有道具:四管手槍,小刀,Guard Robot&高速戰艦Xavier(共用),高功率打火機型噴火器




姓名:亞力克斯
真名:不詳
性別:男
年齡:二十歲左右
身份:不明
轉生/死亡次數:不詳
擁有能力:不詳
樣貌藍本:齊諾@叛逆的魯魯修R2



姓名:克莉絲
真名:不詳
性別:女
年齡:二十歲左右
身份:不明
轉生/死亡次數:不詳
擁有能力:不詳

[ 本帖最後由 SURO 於 2016-10-22 19:14 編輯 ]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TOP

十五 假面騎士的戰鬥

  「妳有夢想嗎?為何進入這NACG?」提問猶如寒風般颳向麗蒂斯。有人說,心會泛起漣漪,那麗蒂斯的心之湖想必是個波濤洶湧,浪花卻又被凍住的湖。

  連嘴唇都冷得發紫,康斯達的話早就拋到九霄雲外,剩下的只有驚懼。白光一閃,對方再次化為操冥使徒,影子上的映像笑說:「放心,我不會感到失望喔,小妹妹。」

  「呼!」操冥使徒右手一揮,劍氣似的寒氣在少女臉旁掠過,割斷了幾絲金髮,更在她身後的大樹留下三道深深的爪痕。

  麗蒂斯想尖叫,喉嚨卻發不出聲來,只知道連滾帶爬地跑向人群。正常情況下,她的舉動毫無問題,畢竟在樹林中遇襲,自然不會跑向樹林中。不過,這世界幾乎每個NPC都是操冥使徒。別說人群能助她逃去,沒人攔阻已是大幸。

  人們都以為她是異蟲,因擬態為操冥使徒才被追殺。這事在當地亦算常事,故多數人都是愛理不理,或袖手旁觀,只有數名好事之徒變身唬她,彷彿在戲弄一只小貓。

  劍虎型也不著急,只是不疾不徐地沿著人群讓出的路,觀賞著無路可逃的小貓。

  不過片刻,麗蒂斯已是氣急敗壞,眾人都不禁奇怪,這「異蟲」為何仍要維持人類的樣子。那數名只是裝兇作勢的好事之徒相互一笑,隨即把麗蒂斯趕進一條陰暗的死胡同。劍虎型仍舊從容地跟在後面,享受著小貓那精彩的表演。

  胡同不太窄,約三米寬,盡頭與通向鬧市的轉彎處相距七米左右。外牆空調不多,但地上雜物多不勝數,惡臭更因少了空調的風而積存在胡同裡。

  「這地方不錯啊,我正自犯愁要在哪裡好好招待妳。」劍虎型旁若無人地向麗蒂斯奸笑說,隨即向其餘的操冥使徒說:「你們可以走了。」

  他們雖說只是尋常操冥使徒,卻也不甘被人趕走,更何況把麗蒂斯趕進死胡同的正是他們。其中一人張口欲言,劍虎型已搶先道:「我說可以走了,要我送你們嗎?」

  眾人立時臉上變色,從不同方位向劍虎型攻去。只見劍虎型讓影子回復原狀,也不轉換型態,雙手隨意揮了揮,已輕易把數只操冥使徒化為飛灰與藍焰。

  「嗤、嗤、嗤」三記刺耳的槍聲猛地響起,強橫的操冥使徒把手一揮,子彈已彈到旁邊的牆上。

  一道人影不知何時,出現於小巷轉彎處。只見他上身穿著灰藍色重裝甲,兩腿卻只有護膝和腳掌附近少許裝甲,手中拿著以蜻蜓為槍管的雙管槍,正是假面騎士DRAKE(雷蜓)。

  「每位女性都是不可比較,獨一無二的花朵。」彷彿載著防毒面具,重甲接駁著電纜的騎士又轟了兩槍,隨即拉了拉蜻蜓尾,續道:「CAST OFF!」

  蜻蜓槍那低沉的聲音響應道:「CAST OFF,CHANGE DRAGONFLY。」裝甲應聲如箭飛出,露出重甲下的輕裝騎士。

  操冥使徒不敢怠慢,隨即變為劍虎,朝對手劈頭大吼,寒氣如炮轟出,把裝甲從身前轟飛,餘勁直迫對手。騎士頓覺不妙,連忙往旁躍開,在空中對槍枝說道:「CLOCK UP。」蜻蜓槍複述一聲,騎士雙腿才剛著地,身體已沒了影。

  劍虎又是一聲怒吼,所立之地只剩下四個入地三分的足印。麗蒂斯還在發獃之際,只覺寒氣忽地大增,胸口頓時一窒。回過神來,耳中傳來一聲「CLOCK OVER。」。只見一人一獸已位置互換,蜻蜓之騎士無畏地佇立於少女身前,冰冷的柌口正指著謎一般的敵人。不到兩秒的光景,小巷已被刻上彈痕、爪痕、凹坑組成的壁畫,紀錄著轉眼之間,高速戰士的漫長交鋒。

  騎士冷冷地提問:「你是何方神聖?」然而,對方的影子只是跟隨本體慢慢蹲下,作出突擊的準備。騎士無奈地再次說道:「CLOCK UP。」

  寒氣再次大盛,爆炸聲同時響起,但在熱流襲擊少女前,麗蒂斯只覺身體彷如行雲駕霧般,眼前景物迅速倒退。「CLOCK OVER」的聲音再次把她拉回現實時,麗蒂斯已身處另一條小巷之中。

  騎士把她輕輕放下,只見其槍的蜻蜓槍管,雙翅已從往兩旁伸展,改為重疊上直指蒼天。騎士把雙翅扳回去,槍柄跟槍管的接駁處忽地打開,作為槍管的蜻蜓驀地活了起來,振翅消失得無影無蹤。而騎士的裝甲也化為無數銀與藍的六角形,為槍柄所回收。

  裝甲下,騎士是位富藝術家氣質的年輕男子。那略尖的俊臉上,是頂棕色畫家帽,穿著不論是外套還是毛衣都是棕色調的,臉上掛著友善的笑容。

  「Complete」修羅把電話插入裝置,電話這樣回應道。幾條紅光應聲從電話與腰帶連接的四個角伸延,隨即變得刺眼。視力恢復時,修羅的變身已然完成。

  最強腰帶Theta的裝甲,倒跟量產型的萊歐騎兵有少許相似之處。銀色的裝甲為紅色的管道所連接。頭部跟萊歐騎兵同樣有一對短角,眼部是一條紅色橫線,把臉部變成圖案Theta,腹部亦有紅管繞成的Theta圖案。

  修羅只覺腦中被大量資料所入侵,自己在瞬間已對腰帶了然於胸,亦知道自己的戰技有所提升。當下暗暗用魔術把腰帶分析了一遍,才淡然道:「如你所見,我只是一介人類。」社長臉上不動聲色,微笑道:「不要緊,請你使用腰帶為本公司......」

  「請等等,村上先生。」一把女聲倏地打斷了社長,只見一名混血女性,帶著一個年青男子,走進空間來。社長問:「影山小姐,妳要接的應該也是位小姐才對。」

  混血兒答道:「被DRAKE擄走了。」說著,她指了指身後的少年,續道:「而他,則是能跟DRAKE周旋的優秀人才。」

  「甚麼?」聞言,社長不敢臉上色變:「跟DRAKE周旋?你說的是ZECT的那個DRAKE吧?這麼說......」

  「是啊,這小子都能跟得上我了。」一把懶洋洋的聲音忽地出現,一名曲髮男子目中無人地闖入道:「哦,只是人類嗎?那個玩具,還是留給我們操冥使徒吧。給那小子玩一玩如何?」

  得知麗蒂斯被擄走,修羅兀自默然不語。DRAKE的話,他知道對方不會加害於女性。倒是能跟可以進行CLOCK UP的KABUTO系騎士周旋,讓他隱隱感到不安,想起了森林裡的對手。

  社長臉有難色,最後向Smart Lady使了個眼色,對方隨即快步離開。社長一臉歉意地向修羅說:「連北崎先生都這麼說,很抱歉,木村先生。你就把腰帶交給......」說著,社長望向初次見面的少年。對方微笑道:「布雷特。」社長也就續道:「交給布雷特先生一用吧。我們會準備另一條腰帶給你,請放心。」

  修羅點了點頭,拿出電話,按下掛線的鍵,裝甲再次發出刺眼紅光,便回到腰帶裡頭。少年主動迎上,把電話和腰帶接過後,低聲笑道:「想不到會在這重遇啊,魔術師。」

  話猶未了,修羅已憑聲音認出眼前的「布雷特先生」,當真是當日惡戰的強敵──劍虎型操冥使徒。修羅正想動手奪回腰帶,對方已然退開。此時,Smart Lady再度現身,遞上了另一個箱子。裡面同樣是條腰帶,但腰帶中央只有一塊晶片,帶側是部單手攝影機,而沒有放電話的位置,電話亦由一部對講機取代。

  修羅輕易認出這是名為Delta的腰帶,並把它戴上。布雷特亦已戴上腰帶,並把電話發出「Standing by」音效的電話,放到胸前。修羅把對講機放在嘴邊,兩人同時喊道:「HENSHIN!」

  布雷特把電話插到腰帶中央,修羅亦把發出「Standing by」音效的對講機,插到攝影機上。兩條腰帶同時以「Complete」作回應。

  修羅的腰帶放出藍光,而對方的Theta裝備,雖跟自己半分鐘前使用的無異,卻放出金色的管道。裝甲再次隨著強光成形,Theta的眼睛維持紅色,但其他管道都已變成金色。而修羅身上的裝甲則即單純地黑底銀邊,由大大小小的三角形組成。臉部被一個尖端向下的三角形佔據,剩餘部分則是口鼻與橙紅色的雙眼。

  以腰帶質素而言,先進的Theta Gear早前為修羅著想,把功率調至最低的紅色,而現在則因布雷特的身體夠強而調至最強的金色。而最早開發的Delta則因能量輸送管穩定,雖不能調節功率,卻也能讓任何人使用次等的銀色。雖說終究低了一級,但總比使用Theta Gear時,最低等的紅色要強。

  資料同時入侵著雙方的大腦,修羅又把腰帶分析了一遍,才緩緩抬頭。只見對方轉了轉頭顱,說道:「那麼,來一場熱身賽,熟習一下如何?」儘管那是句提問,布雷特卻不由分說,舉拳便往修羅胸口揍。眾人都想借機知道雙方實力,也就各自退開,不加阻止。

  修羅側身避開,右拳亦順勢擊出。布雷特也是一個側身,右膝乘勢提起,往敵方小腹攻去,修羅只好往後躍開。布雷特收腳後也不追上,只是從容地推開手機機蓋。

  修羅曾戴上腰帶變身,知道腰帶威力,見狀連忙摸向右腰,把由對講機與攝影機組成的手槍指向前方,使之離開卡住的部分。拔出的同時,左手把腰帶中央的晶片抽出,插入手槍,手槍隨即應道:「Ready」,槍管末端的攝影鏡頭亦向前伸出。

  此時,布雷特亦按下蓋背第二個鍵,並把機蓋推回原處,一道金光立時如箭離弦,從手機上那晶片的Theta圖案中央射出,奔向修羅。對方來不及使出絕招,只好向光束使出三連射,將其擊散。金光只是形成光錐,鎖定敵人,為必殺技而作的準備,獲分配的能量不多,才能被擋下。

  「Exceed Charge」,然而,機蓋重歸原位之時,音效響起。刺眼的金光沿著裝甲上的管道,移到布雷特躍到半空的腳掌,腳掌上的Theta圖案亦因而發出金色光芒。

  修羅只覺金光猛地迫向己身,已知不妙,雙腿反射性地一曲一蹬,往後躍開。雖然要避開飛踢實是為時已晚,但他只志爭取那一分一秒,讓手槍舉起來,轟向敵首。乘布雷特側頭之際,修羅已一個扭腰,以右踢把對方到左側,左腿單腳著地,同時向手槍說:「CHECK!」

  「Exceed Charge」的交效再次響起,藍光沿著銀色管道移到修羅右手,傳送到手槍。一按板機,藍光電閃而出。布雷特舉起右拳,勉強擋住成為三角錐體的光束,左手快速拉開機蓋,先按下第一個鍵,把它推回去後隨即再次打開,按下第二個鍵才又推回去。

  「Exceed Charge」、「Exceed Charge」。兩聲音效連續響起,一道金光沿著管道,移向布雷特右拳之際,金光再度從暗片射出,想攔下身在半空,正在使出飛踢的修羅。對方重施故技,三連射轟散光束,並往布西特本人襲去。

  奔向右拳的光線剛好到達,手背的Theta圖案順時閃起金光,起修羅的巨型藍色錐體擊潰,同時擋下手槍的射擊。與此同時,金光再次流向其雙腳。布雷特順拳勢翻身,雙手撐地,以腿迎腿。

  「磁」的一聲,金銀二光同時大作,兩人雙雙往左右飛出,腰帶亦不堪衝擊而鬆脫,解除變身。

  除了有心無力的社長,觀眾都邊拍著掌,邊上前扶起兩人。社長說了幾句客氣話,便讓影山、逸郎、北崎這三位「Lucky Clover」帶領兩人,到公司安排的單位休息,只讓Smart Lady留下,照顧自己。

  眾人遠去後,社長才露出不忿之色,抱怨道:「大好的計劃竟然被打亂了!只要那異能人也變成操冥使徒,便不愁他叛變。」

  麗蒂斯被騎士領著,於繁華鬧市,街頭小巷中穿梭。好一會,兩人才走到一條平凡的街上,街後不遠處是個遊樂場,但看似已經荒廢。

  騎士名叫風間大介,是專業化妝師,沿途一直請麗蒂斯務必讓他為麗蒂斯化一次妝,並一直想用找東西比喻、讚美她,卻始終想不出合適的詞語。對方救己一命,麗蒂斯也就客氣地答應,對話卻明顯地生硬。

  騎士把她領到一所洗衣店,直接走到店後的屋子,喊道:「啟太郎,我來了。」一個身穿圍裙,頭髮向上豎起的青年男子應聲前來,臉上掛著陽光笑容地道:「歡迎啊,風間先生。那位也是你的朋友嗎?隨便坐吧,我去泡茶。」

  風間老實不客氣地坐到沙發上,麗蒂斯便坐在旁邊另一張沙發。啟太郎遞上散發清香的綠茶時,風間問道:「乾巧和草加,還有園田小姐呢?」對方拿了椅子,邊坐下邊道:「阿巧去找木場先生,雅人和真理在遊樂場。風間先生,要我替你拿你的化妝用品嗎?」

  風間笑著點頭道:「麻煩你了。有甚麼新發展嗎?」啟太郎站起來後搖搖頭,才又轉身離開。

  化妝時,麗蒂斯便笨拙地向風間打聽著這世界的事。世界除了被操冥使徒操縱外,還有一部分異蟲。為了反抗他們,風間加入了殘存的人類,跟其他假面騎士一起對抗怪物,乾巧和草加都是騎士之一,而人類軍大都集中在那個荒廢的遊樂場。

  風間的化妝技術倒真是不愧了專業之名。麗蒂斯看著鏡子裡的自己,也不禁興奮起來。

  自此,麗蒂斯便在遊樂場住了下來,康斯達也沒再發來通訊,而她又不知道主動聯絡的方法,亦不敢到城市裡找修羅。只是默默地,在簡陋的環境下生活。

  直至那個,想應在怪物的城市中乾著急,甚至遭受不測,而實際上已暗暗加入怪物陣營的少年,忽地現身於遊樂場。當時已是數天之後,外面的異蟲,正向操冥使徒發動無差別攻擊,同時大舉搜索著人類之時。修羅穿著防禦衣,默默地以神秘人的身份,直接走到人類軍的槍口之下。

  麗蒂斯正好躲到一旁練習電擊,並不知情。風間擔心對方是怪物,連忙召來蜻蜓,變身為重裝騎士,槍指對方,喝道:「停下!」

  修羅在帽下瞇了瞇眼,腳下不停,冷冷道:「DRAKE,人類軍嗎?被你誘擄的少女在哪?」在旁戒備的人不禁暗暗窺笑。風間不時都帶女性回去,人盡皆知。要這麼有效率地把人類帶回去,說是誘擄,可信性也不小。

  風間踏前一步,再次喝道:「停下!」修羅腳下不停,只是說道:「喂喂,怎麼看我都是人類吧。你們不是人類軍嗎?我只是來找被你擄了的朋友。」風間又道:「證據呢?」

  修羅不禁一怔,腳下稍慢,笑道:「你要我怎麼證明。你先證明你是人類如何?」風間怒道:「廢話少說,停下!」此時,雙方已不到四米距離。修羅只好停下腳步,說道:「擄了的人果然不會輕易放走嗎?看來要用強的呢。」

  風間頓時不安起來,立時向修羅左臂開了一槍。然而,風間移槍瞄準之際,修羅已往右撲出,同時戴上從手錶拿出的Delta腰帶,高聲道:「真要開打麼?腦袋生鏽的傢伙!」

  風間又向修羅轟了槍,卻再次被躲開。旁邊的人類軍紛紛舉起手中的AK47自動步槍,修羅只好向對講機說了聲「HENSHIN」,隨即將其插到攝影機上。刺眼的藍光再次攻擊著各人的瞳孔。

TOP

影山小姐

北崎先生

DRAKE(雷蜓):
http://www.youtube.com/watch?v=ElBMty2QHNU





Delta(代號:333)


555三大騎士,Delta(左)Kaixa(中)Faiz(右)


[ 本帖最後由 SURO 於 2011-1-11 21:40 編輯 ]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TOP

十六 硬闖的結果

  「哼,拿著腰帶,還大言不慚地自稱人類?」風間勃然大怒,舉槍便朝修羅開火。對方一個翻身,隨即拔槍還擊,同時逐漸拉近距離。

  風間氣在心頭,不甘示弱,踏前一步,左拳狠狠揮出。此舉卻正中修羅下懷。Delta腰帶內置的腦波裝置能激發使用者的戰鬥技巧,而風間的戰技只屬平平,修羅當然大佔上風。一個側身避拳,右腿已順勢踢出,正中對方左腰。接著以左勾拳追擊,風間右手持槍,移動不便,戴著裝甲的臉部登時吃了一拳。

  重裝騎士大怒,後躍一下,拉了拉蜻蜓尾,叫道:「CAST OFF!」卻見修羅不退反進,一個箭步、矮身,裝甲飛出之時,修羅已在風間腿前,裝甲難以命中。被飛出的裝甲擾亂了視線,風間只能乖乖被掃倒。正想開火迫開對手,黑之騎士以往後躍開,同時左腳踢出,把蜻蜓槍擊飛。

  暗叫一聲不妙,風間一個打滾便往後退,旁觀的戰士們會意,連忙向修羅開火。卻見黑色的戰士猛地一躍,伸手握住蜻蜓槍的槍管。作為槍管的人工智能機械蜻蜓──Drake Zector馬上反應,四翅振動,同時發動小巧的推進器。

吃痛之餘,小蜻蜓的推進器性能亦意外地高,不論在加速度還是馬力都堪比頂級賽車,只好鬆手放行,改為抓向槍柄。

  Zector離開槍柄,風間的變身亦宣告解除。修羅在半空槍指風間,大喝一聲:「全都別動!」

  戰士安然著地,槍管依然指向風間,向餘人冷冷道;「放下槍。」。旁人礙於AK47的後座力不小,難以精準地命中修羅的手,只好聽命。

  「嗡嗡......」一陣昆蟲拍翼聲倏地充斥冷清的廢棄遊樂場。只見風間的手放在身後,大量只有數厘米長的微型Drake Zector蜂擁而出。修羅往後一躍,同時向風間開火。怎料脫逃的原型Drake Zector猛地在主人身前掠過,把槍擊擋下。

  微型Zector們乘機突擊,像蜜蜂群般攻向黑色的敵人。修羅邊開火邊往後退,周遭亦霎時間變得寒風刺骨,地面甚至結了一層薄霜。只見修羅把槍放回原位,空出的右掌伸向Zector群,火龍旋即衝出,把微型Zector盡數毀掉。風間則早已移到戰士群中,未被波及。然而,如墮冰窘的人們隨即被太陽似的火龍一烘,格外灼痛,連忙往後退走。

  修羅怕他們挾持麗蒂斯,連忙把火焰射到敵人前方的地面,火焰因衝力而放四周散開,擋在對方去路。眾人驚嚇之餘,狂奔之中停不下來,走得快的都被身後之人撞到火焰裡,衣服頭髮登時起火,登時在地上連連打滾,哀號聲大作。

  餘人連忙分散走到鐵皮屋群,跟援兵匯合。原型Zector正想替同伴報仇,仇人已再次拔槍,指著左手的槍柄型變身器。Zector有所忌憚,也就乖乖飛走。

  猛虎不及地頭蟲,而且大量AK47轟將過來,脆弱的555系列腰帶可能會鬆脫或者壞掉,彈幕亦難以突破。加上敵陣大有可能存在其他假面騎士,修羅便走到遊樂場旁的密林,解除長期放著銀橙二光的變身,把對講機和槍柄收到手錶裡,同時把防禦服穿上,隱沒在密林中。

  自己衝著麗蒂斯而來,修羅自然深恐少女會因此吃虧。把她交給自己倒還好,若私下向她責罵、虐打,他可不敢想像大小姐受不受的住。若暴起傷人,引起對方反擊,麗蒂斯也就只能變成蜂窩。

  隱身游身之際,修羅提著腰帶上的攝影機,利用攝影機的功能,把它當望遠鏡,觀察著遊樂場。當然,頂多只限室外,室內情況就只能靠猜測了。

  密林中雖有衛兵,卻為數不多。修羅默默地待在草叢裡觀察,平常人類也難以察覺他。只見灼傷的戰士已逐一被抬進其中一間鐵皮屋,風間則垂頭喪氣地站在門旁,低頭向傷者一一表示歉意。突然,一個少年急急奔向風間,說了句話,風間猛地抬頭回應,驚訝二字清晰地刻在臉上。兩人又進行了簡短的對話,風間便著急地奔跑起來,看似在找甚麼。

  修羅聯想到的只有麗蒂斯失蹤一事。以麗蒂斯的性情,即使不搶在前頭迎擊,也必上前關心把自己帶到人類軍,更走在前線抗敵的風間大介。原他所想,攝像鏡頭下,沒有麗蒂斯的身影。

  十多分鐘後,風間從另一旁的密林中奔出,手中橫抱著身穿半透明裝甲,不斷抽搐,看似陷入昏迷的麗蒂斯。以廢棄遊樂場的環境,實在不敢奢望人類軍有足夠的醫療水平救活麗蒂斯。修羅猛一咬牙,猛地躍起,邊跑邊進行變身,然後向手槍喊道:「Three Eight Two One! Fire!」

  「Jet Sliger Come Closer、Burst Mode」系統回應道。戰士們已憑變身時的強光察覺入侵者,但作為脆弱的普通NPC,修羅的三連發只要命中一槍,便有一人倒地。

  一邊以三連發迎敵,確保每次扣下扳機都能殺敵,修羅一邊往風間的方向衝去。突然,一輛雙座三輪摩托車橫移到修羅面前數米處。所引起的沙塵與輪胎痕跡都顯示,駕駛座上那黑甲紫臉的騎士,故作帥氣地以飄移登場。

  「Kaixa!」面對另一個假面騎士,修羅也不得不停步應戰。對方並無驅車,而把腰帶上的「4」字型槍枝與電話取出,雙手分持,黃色光束此起彼落,連環射擊。

  在性能上,光子血液分金、銀、藍、黃、紅五種,以金色為最強,紅色最弱。Kaixa所使用的黃色比修羅的銀色低了兩級,故修羅此戰勝算不少,沒有選擇避戰。

  面對密集射擊,修羅只好暫避鋒芒,躲到一間鐵皮屋後,同時暗暗把腰帶上的晶片插到手槍中。系統也回應道:「Ready」

  Kaixa不敢破壞鐵皮屋,在屋群中摩托車也不便戰鬥,也就一邊舉著雙槍戒避,一邊徐徐繞到屋旁。數名戰士也默默持槍瞄準,隨時支援。

  「死吧!」Kaixa大喝一聲,猛地轉身向屋後,雙槍連射,屋後與鄰屋相距不到兩米,教修羅毫無迴避空間。回敬一記三連射後,便沐浴在雙槍與AK47的轟擊之下。鐵皮之間頓時金屬聲大作,火花四濺,彷彿為Kaixa立於不敗之地而放鞭炮慶祝。

  眼見對手已被鎮壓,尋常攻擊卻又不能分出勝負,Kaixa把手機放回原位,再抽出上面的晶片,插在倒「4」型槍枝的柄上。隨著系統回應「Ready」,槍枝下方伸出了星球大戰式的黃色能量劍,以不祥的黃光宣判死刑。

  讓同伴繼續壓制雙手交叉,擋在身前,身上不斷冒出火花的敵人,Kaixa冷笑一聲,輕輕推開旋蓋式手機,按下Enter鍵,系統以「Exceed Charge」的聲效,與沿著甲上黃紋移動的閃光作回應。

  當黃光移到右手,Kaixa便把槍尾一拉,向修羅轟出一道黃光。同時,戰士們也鬆開板機,讓己方的主將作出最後一擊。

  黃光準確無誤地命中目標,修羅立時被一層黃色光網所覆蓋。Kaixa帥氣地往後一踏,右槍置後,身子前傾,得意地說:「真搞不懂風間怎麼會輸啊!」說著,身子不動,卻詭異地貼著地面前移,身前也出現一個黃色的交叉。

  「火花很充足啊。」修羅冷笑道。黑銀色的裝甲猛地燃起白焰,轉眼便把黃網摧毀,粗製濫造的鐵皮也隨即烘得通紅,甚至變形,宛如對強敵退避三舍。

  Kaixa身前的交叉也著即消失得無影無蹤,本人保持怪異的姿勢停下。修羅停止放出熱能的同時,向手槍大喊一聲:「CHECK!」隨著系統的「Exceed Charge」反應,本人也高高躍起。待Kaixa反應過去,調整姿勢,左臂上擋,右槍急忙之下胡亂射擊,光點已傳到修羅右掌,藍色的光束命中對方左臂。

  光束形成一個藍色的三角錐體,修羅在空中一個前翻,化作光點的能量已移到腳掌。隨著修羅墜進錐體,錐體本身亦急劇旋轉,更以強光把修羅遮蓋。黑之騎士隨即現身於目標身後,刺眼的光錐也隨之消失。只見Kaixa黃光大作,變身已遭到強制解除。

  騎士的真面目是位下巴較平的青年。受創後,槍枝墜到地上,身前也脫力地前傾。修羅乘戰士們驚愕萬分之際,一個轉身便把對方的腰帶扯下,順勢彎腰撿起槍枝。戰士們這才清醒過來,卻被一連串的尖叫與鐵皮屋被毀聲吸引過去。

  只見鐵皮、木箱、雜物、人體都被撞到半空,可怕的鋼之怪物拖著冒出藍焰的尾巴,勢如破竹地衝向修羅,正是殺他之人的可怕機車──Jet Sliger。當然,成為Delta後,這台機車已歸順於修羅摩下。

  修羅道了聲「正好」,隨即躍到機車的駕駛座上,把腰帶和槍枝放在腳邊,升至空中,全速衝向風間和麗蒂斯。怎料風間已登上一輛銀色摩托車,車的擋風玻璃上印有一只藍色的蜻蜓。只見他以左手摟緊麗蒂斯,右手操作摩托車伸出的幾個鍵,車的銀甲登時像炮彈般四處飛散。摩托車頓時露出裡面的水色裝甲,兩旁伸出四只蜻蜓翅,車尾亦伸出蜓尾。

又見他把車身單手抬起,指向一條通往密林裡的小道。風間遲疑了半秒,按下一個鍵,左手收得更緊,右手又猶豫了半秒,才發動摩托車。

  「笨蛋!以凡人之軀......」眼見機車裝甲四散,修羅驚愕過後,隨即在機車上怒吼道,同時指示機車向小道轟出幾顆藍色光球。可惜,光球才剛轟出,地面那二人一車已不見了影,只留下高速引起的大沙塵。小道兩旁也有好些樹被攔腰砍斷,往外倒下,顯是摩托車的蜻蜓翅所為。霎時間,骨牌效應下的樹木倒地聲響不絕耳,每一下都讓修羅驚心動魄。

  為了逃避修羅,風間不惜在無法變身的情況下,讓專屬摩托車在CLOCK UP狀態逃離。小道有好一段距離都是直路,風間把性命賭在車上,希望它能在轉彎前發動CLOCK OVER。然而,樹木的破壞卻伸延到轉彎處稍前。即使兩人能抵受在CLOCK UP下風馳電掣的G力,在這種速度下撞上密林也是凶多吉少。

  「麗蒂斯!」過去十五分鐘裡,這是修羅第三十七次聲嘶力竭地喊叫。現場只留下形同廢鐵的專屬摩托車,儘管前方密林如壁排列,卻沒發現理應被拋出車外並身亡的風間大介,麗蒂斯的LOST字樣亦欠奉。可是,身體本就虛弱的少女,在這種情況下又哪能生還?但人總是會相信微小的希望,把它放大成奢望,然後貪婪地追求著。

  風嚇得瑟縮發抖,只能拜託人多勢眾的葉子,一次又一次地轉告殘酷的忠告。正值夏天,本應生氣勃勃的密林,陽光依舊在葉隙間滲入,植物仍然散發著獨有的氣味,周遭卻連蚊子都沒半隻,死氣沉沉的。

  「轟」,微弱的「沙沙」聲中,傳來遠方的爆炸聲。修羅強自剋制,以Jet Sliger升到半空察看。

  只見遊樂場的入口已是綠油油一片,異蟲們密密麻麻地聚集在該處,以「蟲海」戰術緩緩入侵。

  「為什麼......」在裝甲下狀若病狂的修羅輕問道,隨即向遠方的異蟲們怒吼:「為什麼?為什麼執著於殺掉一個小女孩?即使她死了也要來鞭屍嗎?為什麼?」

  機車彷彿知道主人的感受,引擎附和似地怒吼,藍焰像怒火般大盛,追蹤導彈猶如餓狼群般撲向異蟲海。

  「啊!」儘管聲帶已變得沙啞,修羅仍然瘋狂地怒吼。機車跟狂牛一樣,在異蟲海裡橫衝直撞。衝到外頭便發射導彈和能量球,接著再次闖入敵陣。鋼之怪物所到之處,綠色爆炸都會為它留下炫目的焰之輪胎痕。

  突然,蟲海中紅光一閃,一頭異蟲成功蛻皮。還未看清其外表,已是白影一晃,進行超速化。

  怒火中燒的修羅只覺左臂一痛,身子已被擊到半空,Jet Sliger在身旁呼嘯而過,帶著綠藍二焰的尾巴衝進遊樂場,毀了不少鐵皮屋,這才撞上小丘而停下。

  修羅再度像皮球一樣,被不斷擊向空中,停滯在空中,此刻卻無能為力。魔術迴路的重建只過了數天,距離使出控制風和結界的魔術還差了十萬八千里,即便拚著毀掉所有迴路,使出控制風的魔術後,也會因此不能張開結界。

  手槍不斷往虛空中轟出三連射,卻只能命中脆弱的普通異蟲。修羅再次大喊之際,腰帶已因衝力而飛脫,手腕亦傳來一陣劇痛,手槍腰帶雙雙飛出。

  變身遭到強制解除,修羅只剩下自己的武裝鍊金──防禦服。然而,面對眼球連殘影都無法捕捉的對手,穿上尚未掌握的武裝鍊金,亦只能提供聊勝於無的防禦力。

  然而,修羅卻對高速下的重擊視若無睹,瘋狂地大喊道:「有種就打過來!」話猶未了,身體已再次燃起白焰。一聲怪叫,異蟲終於停下來,甩了甩冒著青煙的右臂。修羅也在墜地的瞬間收回白焰。

  白色火焰約在攝氏七百四十度至一千一百五度之間,火焰顏色雖淺,卻在黑色的防禦服上顯得格外清楚。供出如斯大量的熱能,修羅對外的吸收根本應付不來,只能靠轉化體內有限的魔力維持輸出,不能持久。若功率稍有不足,則恐怕異蟲能夠抵受。

  「哼,」修羅不禁喃喃自語:「想不到呢,半個月前明明還是能輕鬆收拾的對手......」話猶未了,異蟲又是一陣怪叫,再度從視線中消失。

TOP

風間大介還真是胡來呢......
PS.在劇中出了一集的機車,來到NACG能夠Cast Off,是一件好事(這個沒圖吧?)

修羅又陷入危機,一天幾次耶?

TOP

引用:
原帖由 風之魂 於 2011-1-30 10:00 發表
風間大介還真是胡來呢......
PS.在劇中出了一集的機車,來到NACG能夠Cast Off,是一件好事(這個沒圖吧?)

修羅又陷入危機,一天幾次耶?
風間大介一向頭腦不怎麼突出就是了...不過護花心切算是他的正常心理吧
嗯..只出了一次...記得在劇場版跟主人一起被亂槍掃射的....但理論上每台專屬機車都能cast off,所以就讓他cast了..所以也很遺憾地沒圖....其他圖我有空才補..

危機嘛....跟風間和草蝦咬人打也算上的話也就暫時三次...跟風間打,修羅本人應該還比較緊張..但對草蝦,除了多捱了一陣掃射之外,還算是正正常常,不太特別.

TOP

反正NACG隱藏着所有人都是主角,都有主角威能的設計,危機不算甚麼......

TOP

十七 稍息

  「恭喜兩位凱旋歸來。」社長生硬地向修羅和布雷德說道:「現下人類們只剩下Faiz一條腰帶,ZECT的騎士亦所剩不多,近來專注於對付異蟲。我們操冥使徒的成功已近在咫尺!」

  兩人象徵式地回應,社長續道:「兩位想必疲倦。但休息過後,請交上一份是次任務的報告。」

  「沒甚麼好報告的。」修羅馬上像劍擊手的突刺般,冷冷地回答:「Kaixa和Drake都被回收了,但負責應付能超速化的異蟲,擁有最高性能的Theta因與Faiz纏鬥,未能趕到,我也就陷入苦戰。前任的花形社長仗義出手後,也不幸灰化身亡。報告完畢。」

  要簡單來說,也是這樣沒錯。救下當時束手無策的修羅、現今躺在床上的麗蒂斯,但終究逃不過劇情註定的操冥使徒之災,正是Smart Brain前任社長花形。

  但修羅對此並不在意。儘管不想忘恩負義,但對已死的NPC過份執著,倒不如著緊於眼前的危局──麗蒂斯被診斷山埃中毒。

  麗蒂斯的毒已解,回復清醒,性命無礙。然而,當事人卻說,昏倒前在密林中看見了熟悉的身影。二話不說便襲擊麗蒂斯,毫無疑問是仇家。人類軍應該沒有山埃武器,修羅亦考慮過是布雷德所為,但依其過往舉動,理應以操冥使徒的能力,把麗蒂斯折磨致死。要使毒氣的話,在公園旁的死後初遇已經實行了。

  若是修羅本人的對頭,則甚少知道麗蒂斯這新。,而知道麗蒂斯又要取她性命,想必是這幾日來結的仇家。那麼,雖然可能性不太高,但吻合的只有一人──能放出各種氣體,剛重生的修羅首戰對手,曾追殺麗蒂斯的E.S. member蘇洛。

  時刻提防手握Theta腰帶,自身亦能超速化的布雷德,還要應付E.S. member,修羅不禁焦躁了起來。在KABUTO的劇情踏入尾聲前還有數天,這期間異蟲橫行,完結後則是操冥使徒的時代,兩段時間都不利逃亡。Smart Brain內有布雷德,修羅本人卻完全不懂甚麼辦公室政治,早晚會不明不白地被公司幹掉,不宜久留。

  所以,他只能把握好KABUTO的尾聲,原蟲(NATIVE)廣泛派發異蟲發現器的時候行動。

  「Complete」黃光忽地一閃,驚動了在林中卿卿我我的情侶。滿有紳士風度的少年連忙擋在女友身前,毫不退縮地瞪著萊歐騎兵。

  「你就是......」話猶未了,銅色的裝甲已是一晃,轉眼來到少年跟前。當兩人反應過來,已是少年身上冒出藍焰,直瞪著萊歐騎兵專用短劍,毫無疑惑地從胸口抽出之時。

  「啊!」發一聲喊,少女兩膝發軟便跌坐在地,身體比任何病人都抽搐得厲害,連眼淚都嚇得不懂流出眼眶。

  萊歐騎兵甩了甩血劍,不滿地哼了聲,右臂再甩,讓短劍化成槍枝,漫不經心地朝少女腹部開火,隨即轉身離去。

  「這都是第幾起了!」身在容器的社長,對其中一位員工怒吼道:「輿論四起,故事更是要多離譜有多離譜,個多星期還沒找到那害群之馬?還是說你就是那個叛徒?異蟲發現器呢?分析又如何了?」

  儘管無法想像在水中怎麼辦得到,修羅還是默默穿過門縫傳來的咆哮,回到被分配到住所,看望已出院一星期的麗蒂斯。

  由於被花形所救,她已放下對操冥使徒的反感與恐懼,最少願意見一下拜訪修羅的公司人員。即便如此,修羅仍然對此事耿耿於懷。麗蒂斯當時已不醒人事,無法講述來龍去脈。但修羅亦只看見異蟲爆炸的特有綠焰,與那在身前徐徐化成灰沙,事隔數天仍揮之不去的滄桑臉容。

  「還不敢跑到怪物都市去吧?」剛進門的修羅,劈頭便冷冷地說道。大病初癒的麗蒂斯沒有可供奢侈的體力,只好抑制著電力,咬牙切齒地瞪了他一眼,隨即反問:「你有遵守諾言吧?」

  「嗯,」修羅含糊地應了聲:「異蟲還在這世界,人類軍的據點被牠們佔用作蟲卵的保護地也麻煩。而且,公司最近在忙萊歐騎兵事件,異蟲發現器又在此時推出,即便是Smart Brain也沒那份空閒。」

  那是個擅自決定的諾言。「風間會轉述我的話。」老人在消失前,留下那句話。然後,風間則以「不攻擊人類軍」為條件,以垂死的麗蒂斯跟修羅交涉。

  「那老頭,大概知道奪回腰帶和變身器也是徒勞吧。」稍作停頓,修羅向窗外陰天說道。麗蒂斯立時不滿道:「是花形先生!」修羅無奈地點點頭,又道:「那個花形先生,雖說是NPC,消失後還能向我收取巨額的報酬呢。亂七八糟地融合的世界,該怎樣去完成啊......」

  麗蒂斯不悅地邊執起桌上的蘋果邊道:「有甚麼關係?木場先生不就跟小康一樣是個好人嗎?連樣子都一樣。讓他當社長,總比那個半死不活的人頭來得好吧?」說罷,少女狠狠咬了一口,隨即臉色大變,找了張紙巾,吐了蘋果,再拿起生果刀,為自己的「第一次」而苦惱。

  修羅皺著眉搶去了蘋果和刀,熟練地削著果皮道:「別胡扯,真正的木場比那小子好多了。而且,妳就這麼喜歡寵物小精靈式的外號嗎?小麗小姐。」

  「小修!」隨著主人的怒吼,電流終究擺脫了束縛,在空氣中肆意亂竄。修羅連忙往後一躍,同時丟出生果刀,襲向他的電流都被「避雷針」擋下。

  大病初癒之下,少女放出一記電擊已略見疲態,只好改為怒吼:「小康有問題嗎?自己害怕他就搞抹黑!而且這類外號又有甚麼問題了?我就是喜歡這麼喚別人,這是我的專......」

  修羅作個投降狀,說道:「是、是、是。我明白啦,大小姐。但我本身在公司勢力不大,在原電視劇情中,讓木場當上社長的正是花形老頭本人,劇場版木場則會很不合理地掛掉。

此地本就不宜久留,妳知道,那只長牙貓在。再做點最後準備,我們就要趁機逃命囉。木場的事,晚點再想。他當天擊殺了不少異蟲,公司裡貌似沒有活躍的玩家,Smart Brain還是會按照劇情把他硬拉進公司。」

  聽見布雷德之名,麗蒂斯不敢打了個哆嗦,說道:「打不過嗎?那傢伙是你的手下敗將吧。」修羅哼了聲,只好暗自嘆氣。雖然想說一句「妳以為是因為誰?」,但當日之事,他至今還沒後悔過。

  麗蒂斯自知失言,也就默然不語。氣氛頓時沉重起來,彷彿拾起地上的生果刀也會感到吃力。

  「還好是在次伺服器啊,不然早就被GM幹掉了。」修羅邊喃喃自語,邊步出住宅的升降機,轉身向公司資料中一名單身漢的住所邁步。然而,靠近一看,卻見住所的門開著,另一個修羅處之泰然地把兩碗麵放在桌上,自然地以圍裙抹了抹手,說道:「時間剛剛好,隨便吃吧。」

  「異蟲?」修羅往後一躍,同時取出腰帶。卻見對方立在原地,食指指天說道:「這算甚麼態度?奶奶說過,吃飯時間就像天使降臨一樣神聖。」修羅怔了怔,隨即收起腰帶,卻仍抱著戒心,任由大門打開,坐到背對玄關卻較靠近那邊的位置,乖乖吃起麵來。

  毫無疑問,「另一個修羅」不是異蟲,而是牠們的敵人──假面騎士KABUTO,也就是天道總司,修羅的樣子有一半是以他作藍本,另一半則是CODE GEASS的樞木朱雀,所以霎時間會覺得對方是會擬態的異蟲。

  在這只有「必勝客」可吃的世界裡,任何日本麵裡都會變得美味吧?修羅拍了拍肚皮,對方也開門見山地丟出一串鑰匙,說道:「這麼一來,你的最後準備便大功告成了吧?」

  修羅也沒確認鑰匙是否屬此單位,便把它收好,說道:「你最近應該忙著殺異蟲才對。」天道邊收拾餐具邊答:「住這裡的也是頭異蟲罷了。倒是你,這副樣子是怎麼回事,別告訴我是巧合。」

  「若你拚上自己的存在意義也想知道,我可以考慮告訴你。AI不低,能理解才對。」修羅以事不關己的態度回答。

  號稱行天之道,總司一切的強勢男主角不禁頓了頓,吞了口唾液才答道:「用不著你說,我當然是為了行天之道而存在。倒是你,差不多該出走了吧?以Smart Brain,特別是會使人體流出沙子的操冥使徒,還有帝皇、Theta腰帶等情報作交換,我能保護你和那位少女。」

  「看來,剛才那碗麵,你最少能吃十碗。」修羅淡淡道:「這算是甚麼交換條件?」天道亦是淡然答道:「拒絕就做好帶著那位少女,被整個操冥使徒社會追殺的覺悟。」修羅哼了聲,抱怨道:「怎麼我又被人威脅接受甚麼交換條件了。慢著,流出沙子?混蛋,你肯定知道那不是操冥使徒吧!」

  天道嘴角微彎,冷冷道:「答應與否隨便你。」

  「木場的收服計劃下來了。」翌日黃昏,修羅淡淡地通知麗蒂斯:「異蟲因ZECT推出的發現器,使擬態藏在社會中,大軍能夠隨時化整為零的優勢盡失,反而被逐個擊破。但ZECT亦乘勢東山再起,異蟲既已無暇反擊,就可把人類軍消滅,同時收服戰力強大的木場勇治,壓制ZECT。」

  少女無奈地點點頭,問道:「但要怎麼逃呀?」少年堅定地答道:「公司還在為萊歐騎兵和壓制ZECT忙著呢,應該沒問題。所謂逃亡只是讓妳搬到別處去,找個借口外出就可以,毫無難度。KABUTO的劇情不久就會完,屆時就會有帥哥保護妳,滿意嗎?大小姐。」

  「那你呢?」麗蒂斯雙眼發著光問道,這位新手顯然還未習慣充滿帥氣臉的世界。

  「妳專心去想怎麼吸引帥哥就好。」修羅冷漠地答道。

  聽上去輕描淡寫,但這些天來,修羅都繃緊著每根神經,腦袋沒一刻安靜過下來。自己會想著逃走,布雷德也會有所行動。社會又潛伏著襲擊麗蒂斯的敵人,更可能是E.S. member。次伺服器的特殊世界,除了兩個假面騎士系列,又增加了新的存在。要是被公司追殺之餘,隨便加一個E.S. member蘇洛,或是殘存的異蟲,新出現的存在,還有潛伏於世界,對Delta腰帶虎視眈眈的其他玩家......

  即使天道總司這主角肯幫忙,修羅仍是惴惴不安,彷彿敵人的影子已把所有光線給奪去了。

  智力平庸,修羅要打破僵局,只能靠力量。瞭解此點的他,不禁暗暗喚醒自己的魔術迴路。雖然還不能使出高等魔術,但它們是少年最熟悉的武器。

  「明天妳先搬吧,日用品應該沒問題。我在公司多待一陣子。」隨著密雲猛地扳倒了太陽,修羅斬釘截鐵地宣告。



很抱歉.....久違的更新也這麼短又差勁..

TOP

有夠混亂的......

TOP

我承認時間點上跳得很頻密....但這種劇情也沒有拖長去說的必要吧...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