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12
發新話題
打印

[言情]開不了口(完本)

[言情]開不了口(完本)

作者話:

就一次過放上來吧,這個版區活躍人口實在不多,也不想一篇一篇的吊有心的朋友胃口
這是我一開始寫作時第一個寫下來的故事,很單純的把自己認知的事說出來

幸福並不是「必然」的
在尋找幸福的道路上,我們可能會失去很多的東西,讓你不再有勇氣去繼續尋找「幸福」


如果各位看完覺得不錯的話,請留個言鼓勵一下我喔
(由於寫的時候是用繁體字,在之後將文放到大陸百度時曾經轉換成簡體字,然後就把原稿弄丟……這是用簡體字轉換回來的繁體字,可能當中會有一點點字詞寫法有問題,我就不逐一查找了……)

[ 本帖最後由 F97_Crossbone 於 2016-3-10 11:06 編輯 ]
最後,誰也不在了

TOP

開不了口  第1話




「放手吧……」


寒冬的街道上,今天顯得特別的冷……


冷冷的話語,冰冰的雨水,默默的打在我的身上。


白晢的小手,輕輕的撥開了我的執著。


她的力度輕得就像根羽毛般,但我卻沒能反抗。


就讓她這樣靜靜離開,就像六年前的她……


沒說再見的消失……


她的身影慢慢的在我的眼中模糊、縮小、消失……


記憶,慢慢的隨著淚水重播著……










六年前。


「陳義雄!」老師狠狠的把教科書敲向桌子,那巨響把在課堂中睡得正沈的我從甜蜜的夢鄉中轟出來。


我睡眼惺忪的看了看旁邊的女同學。


糟糕!老師的課本已經高高的舉起了!


在他敲向桌子的那一剎那,我伸出了手托著那本殺人凶器……


還好……


「林梓欣,快醒醒……」另一只手不斷的推著那位仍在甜夢中的女同學。


我身旁的老師早就被氣得七竅出煙,眼睛死死的盯著我。


快醒醒吧,梓欣……


「義雄……?午飯時間到了嗎?」她揉了揉眼睛,睡眼半開的看著我。


太好了!她終於都醒了!


接下來,她竟然就……


「好痛!」


伸出雙手揉捏我的臉……


「嘻嘻!義雄的臉很暖啊∼」


女孩和暖而輕軟的雙手,不斷的揉著我的臉……


但是我覺得現在不是做這種事的時候……


班上同學的笑聲都要傳得整個教學樓都聽得到了,身邊老師的怒意也一直在提升,但是當事人卻好像仍在夢中……


「臉越來越熱了∼呼呼……」


「陳義雄!林梓欣!!」


結果先看不下去的是身旁的老師。


老師的聲音大得彷佛整個校園也聽得到:「給我蹦出去課室門邊站!!」


課室內的同學也索性不來偷偷的笑,直接笑得像是給搔了一樣……


丟臉死了……


「你看嘛!今天他們又來了!」「真受不了……親熱還是別在這麼公眾的地方啊!」


我強忍四周的嘲諷……把仍然處於迷糊狀態的梓欣一把拉出課室……










課室出邊寒風刺骨……畢竟已經來到12月中了啊!


「哈啾!」


我把身體擋在她前邊擋住風,還好她比我矮一點點;她抬起頭來視線跟我對上,我則注視著那和她那烏溜及腰的秀發同樣顏色的眼眸。


「笨蛋。」


忍不住輕輕的敲了敲她的額角。


「好痛!」


細長的指尖揉了揉我敲的位置,晶瑩的眼眶就像有淚水在那晃著。


「好端端要去看什麼流星雨,弄得四時多才回家閉目休息得一小會!你看,今天都沒精神上課了!」


昨晚我們一起去看流星雨,不巧和消息說的時間不同,但是梓欣卻堅持要看到才回家,結果等到凌晨三點多才出現流星雨。


「嘻嘻……」然而她卻毫無悔意,向著我露出曖昧的微笑:「沒想到義雄還有傲嬌屬性呢!你昨天不是也很想看嗎?」


「因……因為∼」給她說中要肋,我馬上把視線移向一邊:「梓欣說想看嘛!所以…所以我才!」


「真的?」她卻鑽進了我視線的前方,對著我甜甜的笑著說:「我可是因為有要許的願喔!所以才要看到嘛∼」


平時的她跟別的同學交談時可以說得上是冷淡,這樣的她就像只屬於我的。


「那麼……是什麼願望了?」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理狀態,隔了半響才反應過來。


「我許了……」她想了一下,之後卻淘氣的向著我吐了吐舌頭:「秘密!」


「不說算了。」好像有點出乎她的所料,我接著說:「你不是認為我會對那個有興趣吧?」


「嗯!」她卻咪著眼點了點頭,真給她氣壞。


她就用期待的眼神一直盯著我嘛……


「好吧,我「超級想」知道啦!跟我說吧!」


真敗給她了,她是在期待我問這句吧?


「呵呵……就這麼想知道嗎?真的很想知道嗎?」


「超級想。」


「既然你那麼想知道那我就告訴你吧……把耳朵湊過來∼」


照她的說話稍微彎下了腰,把耳朵湊到她的嘴邊。


「願望說出來就不靈驗的了,義雄不知道嗎?」


……


「天氣很冷嘛,梓欣……」


「哈……」


彼此對望了一會,又笑了出來。


那一刻,我希望時間永遠的凝結著,讓我能好好的保存……









開不了口  第1話  完


[ 本帖最後由 F97_Crossbone 於 2016-3-10 11:49 編輯 ]
最後,誰也不在了

TOP

開不了口 2




「今天也要過去嗎?」


每天放學後,我都會先送梓欣回家,然後再去一個地方。


「嗯。」


在她家門前沒逗留很久,我就想要轉身離開,但甫轉身走了沒多久,剛鬆開的手就再次被抓緊。


「今天一起去吧,一起去看看她。」


梓欣放下了書包,校服也沒換就跟了過來


「嗯。」


還好目的地就距離梓欣的家不遠處,徒步五分鐘左右就能到。


沒多久,眼前就出現一座六層高的建築物--市立醫院。










「梓欣,義雄,你們來了嗎?」護士只看一眼就把我們認出來,以一貫的微笑迎向我們。


「嗯,今天也麻煩你了。」


基本上我是保持著一星期來五至六天,沒什麼喜好也沒那個心去參與什麼社團,放學後就空出了一大堆時間。


打發這些時間的方式,我選擇了陪一位患病的青梅竹馬渡過。


單人病房的門牌上寫著「況美婷」三個字,我敲了敲門然後說:「要進來了喔。」


我推開了門,穿著病人衣服的一個女孩,她在病床上坐了起來,看向窗外那個快要落下的夕陽。


「哈囉,今天梓欣也來了。」


如常的把房間裡的椅子拉到床邊坐下來,三年來一直都是這樣。


「對了,我昨晚就把這個放到書包裡去,這是你想看的吧?我先放在桌上。」


我從書包裡拿出一本星空的相冊,放到桌上。


就像是看夠了的樣子,她終於都把臉轉過來,沒化妝的臉顯得略為蒼白,但這也無損她那種氣質。


美婷原本是個有錢人家的獨女兒,我跟她早就在小時候就認識,之後就因為搬家而失去聯系,但命運有時候卻讓人抓摸不到,就在初中的一年級,美婷居然會入讀我們這種一般學生所報讀的中學,也因此跟我和梓欣成為朋友。


但命運真的是難以觸摸,沒人能料想到,像美婷這種女孩,命運卻像是開玩笑似的,給了她一個與她毫不相符的病--心臟病。


結果在初中二年級開始,她就要長期住院以觀察病情。


「昨晚的流星雨有看吧?我也有看喔,看你這個天文發燒友應該也有看吧?」


她是個會在單人病房的窗前放天文望遠鏡的人,我原本想要用這個打開話題,但她只是莞然一笑,默默的看著我倆。


「快聖誕了啊……」坐在我身旁的梓欣打破了沈寂:「醫院應該會有派對吧,就如上年那樣,到時我們也……」


說到一半,美婷卻舉起手作勢阻止梓欣繼續說下去。


「今年就別過來了。」


「咦?」


「總之今年你們倆就自己去約會吧!我說義雄,哪有男孩子把約會地點定在醫院那麼糟的啊?」


說罷她就拿起了桌上的相冊來翻著看。


「才不是那樣啦,我……」


「好歹也在女孩子的角度想想事情吧?你們倆人不是在一起了嗎?」


她輕輕的把手放到我的嘴邊不讓我辨解,然後抬起了頭,用那雙原先看著相冊的杏眼看著我說。


餘暉照在她那及肩的棕色秀發上,和常常掛在嘴邊的微笑二者搭配在一起讓人覺得少女依舊活潑可人,但我心裡明白,殘酷的事實就是如果再沒有合適的
心臟作換心手術,也許美婷就不會有下一個聖誕節。


「我知道義雄心裡在想什麼,所以不用擔心我,平時陪伴我的時間已經夠多了,聖誕節的時間就應該要放假吧?」


總是從別人的方向去想事情也是這位在初中時期被冠以「公主」的女孩的原因,而且我熟知的她,只要是決定了的事,誰也沒辦法改變她的想法。


但我的內心仍然是隱隱作痛,源於她那份令人心痛的溫柔。


「今天就先這樣吧,昨天偷看流星雨有點想休息了,你們先回去吧。」












回家的路上也是和梓欣一起走,我沒有什麼說話的意欲。


「平安夜,我們還是……」梓欣先開口打破了這段沈寂。


「有想去的地方嗎?」我知道她想說什麼,所以先一步說出來。


梓欣平時就是個很會看別人臉口說話的女孩,看我一副愁容,大概是想說「這年的平安夜我們還是來醫院吧!」之類的說話。


但既然這是美婷的決定,我想這裡面一定也包含著她的想法吧?


「那不要緊了嗎?」梓欣的臉上卻浮現出擔心的樣子:「美婷的事……」


「沒關系,是她的決定。」


她沒有出現我預想中的笑容,表情反而更陰沉了。


「我還是覺得……不太好……」


「別多想了。」我輕輕的把她抱在懷內:「沒有什麼不好的,就這樣。」














開不了口 2 完


[ 本帖最後由 F97_Crossbone 於 2016-3-10 11:54 編輯 ]
最後,誰也不在了

TOP

3


「哇!是雪耶!」梓欣在公園的路上像個小孩般跑著,興高彩烈的拉著我的手。


「喂喂!別像是上輩子沒看過這白色東西的樣子!」


結果什麼特別的地方都沒想到的我倆,在平安夜就在市內一個比較大的公園隨意的走走。


直到剛才也沒下過雪,今晚平安夜的雪是這裡的第一場雪。


不記得從哪裡聽回來,和喜歡的人一起看著初雪的話……


「吶……義雄,我聽說過,只要和最愛的人迎接初雪的話,兩個人的心就永遠也會連在一起的啦∼」


她蹦蹦跳跳的走到我的前邊,倒著面看著我,雪白的毛衣上有著一個心形的扣針。


「這絕對是個傳說,不會是真的啦,沒想到梓欣會是個別人隨便說說也當真的孩子吶……呼呼!」


「嗚……」


故意的欺負了她一下,看著她臉上氣鼓鼓的表情逗得我也發笑了。


但這個老一輩的故事最近也在年輕一輩之間流傳開來。


看著四周飄落的雪花,不知美婷現在在干什麼了?


「在想什麼了?」梓欣的臉突然間貼到我的眼前,呆住了數秒我才有意識,慌忙把臉轉到另一邊。


還是先別想美婷的事了,現在在身邊的可是梓欣。


「沒……沒什麼,在想要怎樣捉弄你罷了。」我只好抓了抓頭,把視線移開看向滿天的飛雪,生怕她從我的視線中看透我的思路。


「唉∼義雄怎麼就只會捉弄人家的啊∼」


「真是抱歉呢,我就是這種不懂溫柔的人。」


「才不會呢……」她走到我的身旁,溫暖的左手緊緊纏著我的右臂:「義雄,反而是對誰都溫柔,對誰都會考慮別人的想法……這樣的義雄……」


是這樣嗎?


「真的是這樣嗎?我可沒這個自覺呢。」


她只是微微的一笑,眼神裡卻有一份難以言喻的感覺……


「怎麼了?累了嗎?還是有點冷了?」


「不、還沒……」察覺到我的目光,她又用那雙戴著毛冷手套的小手拍了拍臉抖擻一下。














「時間還挺早的,梓欣你有沒有其他地方想去?」


公園都走過了一遍,再走下去感覺有點無聊。


她先是低下頭來思考,想了一會猛地抬起了頭。


「那算是有的啦……」她用輕得快聽不見的聲音吐出幾個字來。


「那走吧!帶路!」而我故意把語氣抬高,想要讓她回復點朝氣。


她拉著我,帶我來到公園旁邊一座舊教堂門前。


周遭應該沒有人走過,教堂門前早已鋪滿白雪,和她今天身上的毛衣一樣雪白。


地上就只有我和她的足跡。


「義雄,你知道嗎。」她拉我坐在教堂門前的階級上:「這裡……是我的親生父母丟棄我的地方。」


她是養女這件事我早就知道,但是親生父母的事倒是第一次聽說。


我靜下來看著眼前的她,就像一個神父聆聽著告解那樣。


「那天也是平安夜,也像今天那樣下著雪。」她抬頭看著緩緩飄落的雪花憶述著:「母親只叫我在這裡等一個叔叔來接走我,就撐著傘離開了……」


她停頓了一下,把目光移向身後的大門,輕撫著老木門上的木紋。


「門打開了,真的有一個叔叔來接走我……」


教堂走出來的叔叔,大概就是神父吧?


「神父駕車送了我去孤兒院,然後我就在孤兒院呆了一年。」


接下來的事有聽說過,大概就是養父母因為女兒夭折了,然後就在孤兒院裡領養了梓欣。


聽說現任的養父母因為在領養後的幾年生了個兒子而對她也不怎麼樣。


「過去了的就讓它過去,把憂傷留在過去;重要的是現在,梓欣你活在當下,想干什麼,想看什麼,這才是最重要的。」


一種強烈的感覺,讓我的手忍不住輕撫著她的秀發;黑黑的,柔柔的長發在我的指間中游走著。


「重要的是現在……」


而她把臉挨到我的肩上,默默的念著這句話。














「好吧,時候不早了。」


看著遠方新教堂上的大時鐘指針指向11時,清徹的鐘聲隨之傳到耳邊,那是只有平安夜才會響起的鐘聲,要是平日都在這個時間響鐘,大概住在四周的人都不用睡了。


我拍了拍掉到身上的雪站了起來扭了下腰,然後拉著梓欣的手把她拉起來。


「嗯……」


「明天還要出來吧,那明天見羅!」


我原本就想這樣分別,但剛松開的手很快又被她握回來。


「咦?義雄你要回家不是要跟我走同一個方向嗎?」


對吼……這是什麼回事了?


是有什麼事要我「現在」去做的嗎?所以身體才會下意識走去那個方向。


「啊……原本想要買點方便面回去,顧著跟你四處走都要把事情給忘了,所以現在只好去車站附近的便利店買囉!」


我很快就編了一個借口,買方便面這個理由梓欣知道我父母都出外國公干了應該不會懷疑吧?


「那一起走?買完就一起回家。」


「不是有門禁嗎?一會害你被父親罵就不好了,反正就只是一件小事。」


「嗯……那麼有什麼事就電話聯絡囉。」


「嘿,會有什麼事了?你先回家吧。」


離開前她還轉身跟我揮手……真像個小孩,跟她在一起無憂無慮的。


直到視線看不到她我才轉身離開,向著我真正的目的地--醫院進發。




待續


[ 本帖最後由 F97_Crossbone 於 2016-3-10 11:58 編輯 ]
最後,誰也不在了

TOP

開不了口  4




跟護士小姐使了個眼色,這也不是第一次的了,記得上次美婷生日也是這個時間偷偷的潛進去她的病房。


她聳了聳肩裝作看不到我,轉個頭來繼續忙。


因為是私人病房的關系,隔音做得相當好,免去了四周的騷擾,也不怕吵到其他病人。








我悄悄的推開房門生怕發出什麼聲音,推開了一條縫,目光察看房內的動靜。


咦?房間內的燈光還是亮著的,但怎麼會沒有人在的啊?


「我說,如果我正在換衣服的話,你要怎麼辦?」


「當然是裝著看不到……嗯?」


奇怪了,美婷的聲音怎麼會在後邊傳來的啊?


「喂,我說你,不是去了跟梓欣約會嗎?怎麼會在這裡轉的啊?」


在看起來很單薄的睡衣上穿上了一件深藍色的大衣,美婷拿著保暖瓶站在我的身後。


「當然有好好的約會啊!但是在那之後好像沒什麼睡意,所以就過來轉轉……」


「腦神經科在上一層,精神科在地庫,這邊可是
心臟科的私人觀察病房,護士小姐沒跟你說……哈啾!」


雖然走廊也有暖氣,但不及房間裡的暖和。


「總之要說教也先入房間吧?」


「嗯……算了,先進來吧。」








關上了門後,我留意到那個架好了的天文望遠鏡正對著窗外的天空,美婷則是從剛拿在手裡的保暖瓶中倒出熱水,然後從抽屜裡拿出了茶葉,熟練的倒在茶壺裡。


「給,暖暖身子。」


小時候她就很愛喝紅茶,而我就常常被招待到她的家中,我們的父母本來就是深交,伯母見到我來了就會端出剛剛出爐的餅乾,美婷就會爭著泡茶的工作,還常常被熱水燙到手呢!


「想起來小時候的事啊……咦?」


看著窗外的雪花緩緩的飄落,我把杯子放到嘴邊想要喝一口紅茶,卻發現到味道有點不對……


「是綠茶啦,醫生說不能喝紅茶。」她來到我的身旁,緩緩的喝了一口:「初時有點不習慣,但接受了之後倒也沒很差……」


雖然我沒看到她的臉,但總感覺這句話中帶著點點的憂傷。


「有很多東西我們沒辦法去拒絕,所以我學會了接受,然後試著享受……就像綠茶雖然不像紅茶,但清淡的口味也不壞。」


美婷的言語間給我一份難言的消極感,我想要反駁這份感覺。


「但總是接受,還是會有不能拒絕又不想接受的東西吧?」


「嗯……所以呢?」


「雖然不知道明天有什麼等待著我,但是仍然要抱持希望去迎接每一個明天,如果感到痛苦的話,就跟身邊的同伴分享吧!」


說罷張開了雙手。


「來吧!投向我的懷抱裡肆意地哭吧!」


故意誇張的表現出來,希望可以逗她一笑。


「噗……要耍帥請帥氣到最後吧!」


看到我賣力的演出,美婷眉間的陰霾終於也被我掃走,展露出我很久沒見過的笑容。


「美婷的病終有一天會好起來的,可能明天就有合適的
心臟給你換的啦!」


「如果真的這樣的話,我很想再喝一次紅茶呢……」


「到時就等我來泡吧!」














談天的同時,教堂的鐘聲再次響起,示意時間正式踏入聖誕節。


「對了,義雄,Merry Christmas。」


「Merry Christmas,給你這個。」


我把一個流星形狀的發夾放到她的手中,這是幾天前在飾品店看到的,當時想到沒想就買了下來。


「喔……我沒想到你會過來,都沒准備到禮物……」


「沒關系的,下年補回這一年的份給我就好了。」


「嗯!」


再次見到她的笑容我也安心了,聊多了一陣子就離開了醫院。








待續


[ 本帖最後由 F97_Crossbone 於 2016-3-10 12:00 編輯 ]
最後,誰也不在了

TOP

開不了口


(梓欣路線:1。沒有奇跡)




朦朧間出現一個身影。


她是一個女生,穿著一條雪白無暇的白裙,四周也很暗,好像只有她才最明亮似的。


她對著我伸出了手,是要我把她抓住嗎?


正當我要抓住她的手時,她卻把手收回去,這時我才清楚看到她的臉……


梓欣?


我想叫出來,但不論我怎樣叫也叫不出聲音;她收回去的手拭走了眼角的淚水,然後慢慢的融進黑暗之中……








「梓欣!」


終於都叫了出來,而四周也明亮起來,因為……


我終於都張開了雙眼,原來剛剛只是個夢,但不知怎的我對剛剛的夢有點在意,拿起床邊的電話撥了過去。


「喂?」


「梓欣……IS……SLEEPING……」


把耳邊的電話拿到眼前看了看時間,原來現在只是早上6時嘛……


「啊……我忘了今天原來不用上學的,抱歉!」


平時要上學這個時間她也沒睡醒過,假期時間就更不用想了。


「嗯……拜拜……Zzzz……」


說罷她就掛線了,大概又倒頭再睡吧?


原本今晚約了她去海邊的海洋劇場走走,早上還要跟班上的哥們去燒烤。


跟哥們約定的時間也沒那麼早,但我也睡不著了,就開著電視機坐在沙發上打發一下時間好了。











燒烤到黃昏才從郊外坐公車回市內,車程大概有半個小時吧?



從公車走下來,跟同學們寒暄了幾句,然後就各自離去。


現在就過去找梓欣吧!正當我這樣想著的時候,心頭卻突然傳來一陣抽痛的感覺……


一陣不安的感覺瞬即侵襲全身,我又想起了今天早上的夢,馬上拿出了手機,撥了個號給梓欣。


「喂?梓欣?」


「嗯?義雄到了嗎?我現在剛好在車站附近,正在趕過來呢!」


「我也剛好在車站這邊,先碰頭吧。」


「嗯。」


知道她沒有事心裡放下了不少,我也很快就找到了她,她還像個小孩般對著我猛地揮手……該說她童心未泯嗎?


放到褲袋去的電話卻在這個時候再次響起,心中的那份不安感又再次浮起。


看了看來電顯示……是美婷的手機號碼?平時她就很少在醫院用手提電話打給我。


「喂,美婷嗎?」


「我是美婷的媽媽……義雄,現在快點過來醫院!」


平時常常去探望美婷的關系,美婷的雙親也是認識我的,她的父親有時還會在探望美婷之後親自駕車送我回家。


「……難道!?」


不安逐漸化成恐懼,手一直在發抖,心裡祈求著,千萬、不要是那個消息……


「病情突然轉壞……現在醫生們已經在搶救了……但是……」


「醫生跟我們說要有最壞的打算……你也過來吧,快一點。」


聽筒的一邊一直傳來哭咽的聲音,然後傳來了美婷父親的聲音。


我掛過線以後,深呼吸了一下,好讓自己冷靜下來。


不行,再一下……


再一下……


「義雄……?」


梓欣在我身邊拉了拉我的衣角,我這才稍稍回過魂來。


深呼吸了幾下還是有點用。


「總之,現在先找個……計程車,去醫院,美婷好像……不行了。」


強作鎮靜之下跟梓欣交代了一下,然後我就去了找計程車……很快就截下了一台剛剛落客的。


「去醫院,開快一點!」












(梓欣路線:1。沒有奇跡)




待續


[ 本帖最後由 F97_Crossbone 於 2016-3-10 12:05 編輯 ]
最後,誰也不在了

TOP

腦袋裡一片空白。


美婷……


隨手在錢包裡拿出幾張鈔票給計程車司機,也沒有理會有沒有找錢就關上了計程車的門。


等等……我好像忘了什麼……


我猛地回頭一看,梓欣正在車門的另一邊推門而出,門的外邊是繁忙的馬路,車子呼嘯而過的聲音不絕於耳。


「梓欣!這一邊!」


我再次打開車門,一把拉住想要從那一邊離開計程車的梓欣,她才慌忙關上那一邊的車門跟我走,看來梓欣聽到美婷要死了也失了神。


我要振作點……










一直急步到病房前的通道,我還記得幾天前我才在夜晚趕過來和她慶祝聖誕節。


一切都來得太快……也不快了吧?3年了,足足3年的等待,我常常告訴自己美婷隨時也會離開,我應該早就做好心理准備,但是為什麼……


為什麼童年時一起的時間這個時候會在腦海中不斷的重現?


為什麼初中時的快樂時光我會不斷的回想著?


為什麼平安夜裡你每一句說話,現在都在我耳邊不斷的倒帶?


3年時間,原來,我從來都……


沒有想過你會離開我。


「義雄,你來了嗎?」


叔叔比想像中更要冷靜,美婷的媽媽卻早就哭成淚人……


美婷可是他們的掌上明珠、心肝裡的肉啊……


「美婷她……走了。」他深深的吸了一口香煙才慢慢的說,這個時候我才留意到他手上的香煙,叔叔在我記憶中從來沒吸過煙。


我來遲了。


就連美婷的最後一面都見不到。


我還有想告訴你的事……


我還想再喝一次你泡的紅茶……


不是說好了明年的聖誕節要給我回禮的嗎……


胸口的郁悶感彷佛壓迫著我整個人,像是要把我撕開、壓碎……


「對不起……美婷……」


各種難熬的感覺侵蝕著身體,我不知道要怎樣才能稍稍的舒緩。


「是我……都怪我……」


一聲跌坐到地上的悶響傳到我的耳邊,除了我、叔叔和姨姨之外,這裡還有一個人……


她跌坐到地上,雙手掩著垂下來的臉,不斷的顫抖……


就像一個闖了一個彌天大禍的小孩子一樣啜泣著。










美婷的父母去處理美婷的身後事,而我則是坐在病房門前的長椅,聽著梓欣要跟我說的故事……


十二月十七日,夜晚


「梓欣?這個時間了……有什麼重要的事嗎?先進來再說吧。」


就在寒假前的一天,梓欣獨自一人來到美婷的病房。


美婷一如往常的泡了茶,也多倒了一杯放在茶幾上。


「快到聖誕節呢……」


「嗯,醫院的平安夜派對在六時就要開始,到時要早一點來……」


「美婷,今年的平安夜我想和義雄兩個人過。」


平淡的說出自己的想法,當時梓欣並沒有想過,這可能是美婷最後的一個平安夜派對。


美婷閉上了眼想了想,拿著杯子的手顫了顫,但很快就冷靜了下來。


「由梓欣說的話大概那個笨蛋是不是點頭的,明天把義雄帶來,我跟他說吧……」


「我能看得出她有多麼的不願意!但我還是……」


還是堅持要做這麼殘忍的事。


「美婷已經死了……不要太……」


我說不下去。


不是我想責怪梓欣,只是……


我真的說不下去。


要她不要太自責,我說出不口。


「我知道……從一開始我就知道,美婷她……一直都喜歡著義雄,但我還是……」


不要說下去了……


「夠了梓欣……」


這不關你事的。


「想從那個早已一無所有的美婷手上……搶走義雄……」


美婷的死不是梓欣的錯……


我很想要抱著梓欣那柔弱的身躺,好好的安慰她……


「!」


就在我的臂彎碰到她的那個瞬間,她一把就將我推開,驚惶的看著我的臉。


那個表情,這一輩子我也不會忘記。


她轉身就跑,我在錯愕間反應慢了一點,到意識到要追著她的時候,升降機的門早已關上。








自此之後,我就再也沒有見過梓欣。


學校方面她以私人理由而申請了即時的退學,我曾經去過她的家,但她的養父說她自己獨立了出來,好像去了國外。


我的世界,就像同時消失了兩個對我來說最重要的女孩似的。


直到六年後的今天。








六年後,十二月二十六日


「美婷,你離開了轉眼就六年了啊……」


光陰似箭,我由高中畢業之後就在大學修讀法律系。


沒有美婷和梓欣的時光,我只能依靠專心於別的事從而把孤寂驅散。


「現在大概能隨心所欲的喝著喜歡的紅茶了吧……?」


大概能好好的活動一下了嗎?


能去哪裡就哪裡了吧?


愛吃什麼也不用理醫生意見了?


自由了?


換上剛買的大波斯菊,我沒忘掉在中間放一朵紅色的玫瑰,那是美婷最喜歡的花。


就在離開墓地的時候,我碰見了另一個離開了六年的女孩。


梓欣……








在她拜祭過後,我們一起走回去市區。


沒多遠的路程,大概就是十五分鐘左右。


「把頭發剪短了呢。」


「嗯。」


「這六年過得還好嗎?」


「還好。」


「……」


我很想找點話題出來,就像六年前那樣無所不談,什麼無聊的話題也能說個半天,但是對話總是成立不來。


身邊的女孩可是我想了六年的那位梓欣啊……


直接把自己的想法告訴她吧,用直接的話語……


「梓欣,這六年來,我仍是一直想著你。」


「……」


我攔在她的前邊,抓住了她的手。


「我仍然想抓著這只手,一起走下去……」


「請你放手吧……義雄,我已經……」


她緩緩的伸出另一只手,刻意讓我看到她的無名指上,那耀眼的戒指。


「放手吧……」


寒冬的街道上,今天顯得特別的冷……


冷冷的話語,冰冰的雨水,默默的打在我的身上。


白晢的小手,輕輕的撥開了我的執著。


她的力度輕得就像根羽毛般,但我卻沒能反抗。


就讓她這樣靜靜離開,就像六年前的她……


沒說再見的消失……


她的身影慢慢的在我的眼中模糊、縮小、消失。


記憶,慢慢的隨著淚水重播著……








「最後,又再一次跟喜歡的人說謊……」


在確認義雄沒有跟上來之後,我把無名指上的戒指脫下來。


看著這一雙手一直傷害自己喜歡的人,心中傳來一陣又一陣的刺痛。


「我果然,是個壞女人呢……」


沒能忍住的淚水沿眼角滑下,出於本能用尾指劃掉它。


我的手,真的很冰……


義雄的手,一直都是這麼暖和……但是……


是我分開他和最喜歡的女孩……


我也……很喜歡美婷的……


「所以,不能在一起……」


抱歉……我知道我的選擇沒有錯,但是現在……


我不能再……


[ 本帖最後由 F97_Crossbone 於 2016-3-10 12:08 編輯 ]
最後,誰也不在了

TOP

美婷路線

(心臟不再跳動之前)




「義雄。」


緊閉的雙眼耐不住從手臂傳來不斷的搖晃張開來。


棕色的長發垂下來拂弄著我的臉,很癢。


我伸手撥了撥那長發,女孩子的臉龐我當然認得出來……


是什麼來著……


明明就說到嘴邊,我卻突然間啞口無言,這個女孩,我明明就一直都……


把她放在心中。








「美婷!」


再一次張開雙眼,映入眼簾的是家中的天花板。


我坐了起來,一陣莫名的感覺侵襲全身,使我不得不拿起電話撥給她。


「喂?」


「你好,6樓心臟科觀察病房,請問你是找哪位?」


「你好,我想找況美婷。」


「陳先生,美婷剛剛去了屋頂,另外下次請在探病時間打過來。」


「嗯……抱歉。」


即使話語間帶有抱怨和責備,直到最後護士小姐還是很有禮貌的掛線。


「……才6時嗎?」


把鬧鐘拿過來好好的看了幾篇,才相信自己會在這麼早打過去醫院。


雖然如此,但心底里還是有點不安。


「抱歉,今天有事不會出現。」


原本約了幾個朋友今天燒烤,但我打算改變今天的行程,給一個朋友傳了個短訊。














「我說,這是什麼回事。」


在梳洗了一下之後就出門,直接去美婷的病房。


「吃早餐啊!我有在護士小姐那里確認你是醒著的。」我一邊吃著醫院里便利店買回來的面包一邊說,然後拿著原本放在茶幾上的茶杯跟她說:「倒茶,謝謝。」


「你倒是不要像個大爺般命令我啊!」雖然嘴子硬,但美婷還是拿著茶壺乖乖的在杯里倒茶。


「那麼,謝謝。」茶溫不高,我一口就喝光,把口中的面包沖下去。


「等等……你的茶杯是從那里拿來的?」她看著只有一個茶杯的茶幾,臉如死灰的直盯著我,難道說……


「這個……就……就一直放在這個位置啊∼」我怎麼感覺到一陣寒意的說?


難道說,這就是……?


「這就是傳說中的間接……喔喔喔喔!」


話沒說完,手臂被大力的捏了一下,痛得我淚水都要掉出來了!


「哼!」


教訓了我一下之後,她搶回了我手上的茶杯,氣鼓鼓的坐到我的對面,雙手抱在胸前,樣子好像很不爽的樣子。


很久沒看到美婷這種表情,我不禁笑了出來。


「有什麼好笑了?」她還是一副氣壞了的樣子,就算是初中前也是很少會這樣,不過那時每次動氣都是給我氣到就是了。


「很懷念呢……不過看到你這個樣子,就好像回到過去那段吵吵鬧鬧的時光去了。」


「你啊,還是沒變,總是能夠臉也不紅就說出一堆令人害羞的話來。」


她拿起放在一邊的遙控器,把另一邊的電視打開。


我留意到茶幾上有一本書,隨手就拿了起來。


「觀星星座大全,我買回來送給你也沒仔細看過呢……今天就在這里靜靜的看書好了,再幫我倒杯茶嘛!有什麼茶點也拿出來吧!」


「真是的……人家才是病人嘛……」


她嘴中不斷嘟嚷著,但還是老實的把母親做的餅乾拿出來。










「今天的身體還可以吧?」


我把書本翻了四分一,而她就一直坐在我的對面看電視。


「還是老樣子,胸口有點悶。」


「喔喔,那就好。」


然後又過了一個小時……


雖然這一個小時誰也沒有說什麼話,但卻沒有一種難堪的氣氛存在。


就像彼此覺得對方在自己附近是理所當然的事似的。










「……義雄,我累了。」


直到她說出這句話,我已經把書看了一半有多了。


「累了就去睡啊,我就在這里看書就好,不用招呼我……還是,我在你的旁邊會讓你緊張得睡不著了?」


我壞壞的笑了一下,想要作弄一下她,誰料她卻……已經走到病床上蓋好了被子……


完全沒有覺得緊張的樣子啊?我走近去看了看,還睡得很熟的呢……真是可惡!


嘿嘿,就讓我在你醒來的時候捉弄一下你吧?


我坐到病床的旁邊的椅子,這樣她一睜開眼就會看到我了吧?


那就繼續看書好了,反正在醫院不能用手機。


嗯……?


美婷的呼吸好像越來越急的感覺……


保險起見,還是叫醫生來看看。


我按了按床邊的呼救鈴,醫生很快就來到房間。


「我們要做點檢查,你先出去吧。」


嗯……說到檢查,我想有一些不能給我看到的畫面,所以我還是……


「不要走……義雄……」


正當我想離開房間的時候,手卻被美婷抓住,雖然我輕輕動一下大概就能鬆開來,但我還是坐下來,把另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


「醫生,這沒問題吧?」


「嗯……你把臉轉過去另一邊應該就沒有問題。」


喔……


然後我就死命的把臉轉向椈尷漕漱@邊。


……對了,應該要通知美婷的父母吧?還有梓欣也要通知一下……


「護士小姐,能不能幫我通知幾個人?」


我把他們的電話號碼交給了護士小姐,然後她就回到接待處撥電話。


在這個時間,我沒想到這個普通的舉動,卻會換來一個這樣的結果……








待續


[ 本帖最後由 F97_Crossbone 於 2016-3-10 12:10 編輯 ]
最後,誰也不在了

TOP

在藥物的影響下,美婷正處於昏睡狀態。

「還好你通知得快,剛剛的情況真的很危險,雖然暫時控制住了,但是……你們最好有最壞的打算。」

我和美婷的父母在走廊上聽著醫生說,在經過2小時的搶救之後性命暫時保住了。

美婷的病情不樂觀固然讓在場的人憂心,而我不知怎的,總是覺得另外還有一些心緒不寧的感覺……

就算梓欣再忙,也不可能2小時內來不到醫院的吧?不會出什麼意外吧……?

「醫生!醫生!」

護士小姐罕有的在走廊上跑起來,沒止住氣吁就拉著醫生說。

「李護士,有什麼事嗎?」

「剛剛……宣佈死亡……心臟可以用!」

我只聽到……心臟可以用?

「你冷靜一點,慢慢的說。」

「呼……」護士小姐深呼吸了一下,然後說:「剛剛在醫院門前發生了交通意外,一個跟美婷同齡、同血型的女生,在剛剛才宣佈死亡,急症室的醫生說她的心臟可以用!」

「最後趕上了嗎?通知手術室我們現在就要用!還有通知黎醫生!現在就要做心臟移植手術!」

醫生的雙眼就像閃耀著光輝似的,沒理會我們就走進美婷的房間做準備。

「老公……太好了!上帝還沒丟棄美婷這個孩子!」

美婷的父母摟作一團又哭又笑的,堅忍的等待了這幾年,雖然難熬也終於守得雲開。






美婷得救了……這應該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吧?但是我的心怎麼有種寒寒的感覺?

「同年齡……同血型的……女生……醫院門前……」

默默的重複著這幾個詞彙,這很令我在意……

「18歲……血型是A型的……女生……趕過來醫院……」

到最後,我得出一個令我不寒而慄的推論……

「梓欣……!?」

心中的恐懼不斷的擴大,就像有人在不斷的挖掘要掏空它似的……我必須親眼確認一下,那個「交通意外身亡」的人不是梓欣……

我來到升降機,按下急症室位處的地下層。





「警察大哥!那不關我事的!是那個女的突然間推開車路那邊的車門下車,我開的這種大貨車怎麼收油剎車都來不及的啊!」

吵吵鬧鬧的大堂內清楚的聽到司機的聲音。

很快我就走到蓋著白被單的軀體前……

我認得守在她身旁的人就是她的父母,但我不親自看到,我絕不相信……

輕輕的揭開白被單,那張熟悉的臉……不,我並不熟悉這樣的梓欣……

在我面前她從來不會這樣子。

我很想跟她說些什麼,平時我們倆就是無話不談……

但現在的我不能,我甚至忘了要怎樣說話……




待續


[ 本帖最後由 F97_Crossbone 於 2016-3-10 12:11 編輯 ]
最後,誰也不在了

TOP

「嗯啊……」

美婷再次張開雙眼,就像那個時候的構想一樣,我就坐在床邊,她一張開眼就看得到我。

「義雄?我沒睡很久了吧……咦?爸爸?媽媽?你們都在……難道說剛剛發生了什麼事嗎?」

「實際上,你已經睡了四天了。」

「四天?」

「在你睡著之後病情開始惡化,當時醫生加重了藥力使你處於沈睡的狀態,後來有合適的心臟到來,之後就直接進行心臟移植手術。」

「即是說……」

「嗯……只要沒有排斥反應,你就能好好的活下去……」

活下去……

生命就是這麼奇特的東西。

一個生命的結束,造就了一個原本即將結束的生命延續下去。

「義雄……你的樣子很不對勁……」

曾經覺得三人行的時光會再次到來,但由秒針只會向前進開始,那段幸福時光就越走越遠。

不論是失去美婷,還是失去梓欣,不變的同樣也是傷痛……

「義雄,梓欣呢?」

不知在那裡聽說過,世界上只有6%的人可以幸福快樂的活下去。

誰定義了「幸福」的基準?又是誰判定了那一個人應該「幸福」?

「美婷,那個遇上交通意外身亡,把心臟捐給你的那個女孩,就是那天趕過來醫院看你的梓欣……」






梓欣的父母沒有為這個乾女兒辦什麼盛大的喪禮,原本他們就不是富有的人家,結果在美婷的父母資助下草草的辦了。

「義雄君,這個我覺得我應該要給你。」

在梓欣下葬之後,梓欣母親把一本藍色的日記本交給了我,這應該是梓欣的吧?

回到家中,我把自己鎖在房間裡,打開日記本。

這本日記是在2年前寫的,就在我們剛決定正式交往的時間。

密密麻麻的字把我們的每件大小事都記住,大多數也是歡樂的回憶……

這些種種,已經不能重來了……

不斷的看著,不知不覺已經把日記翻到去上一個星期,十二月十八日。


十二月十八日   陰

今天終於下定決心要跟美婷說,我跟義雄一起去到美婷的病房,在離開之後我借詞去買東西而跟義雄分開,獨個兒折返回去美婷的房間。

在把話說出口之後就開始後悔,但美婷卻爽快的答應了我,在離開了病房之後一直都耿耿於懷……

我知道美婷也喜歡義雄,這樣做就像要把她們拆散一樣。



十二月十九日   陰

美婷只是說了幾句就搞定了事情,然後義雄就問我想去哪裡,這都沒有什麼問題吧……如果我能騙自己的話。

義雄聽到美婷這樣說臉色一沈,美婷在他心目中的位置比什麼都要重,如果美婷沒有心臟病的話,他會跟我開始嗎?

我想,只要義雄跟我說,她想跟美婷一起過,我也不會有怨言的……

只要他快樂,那就好了。



十二月二十四日 小雪

雖然跟義雄一起時很快樂,但當他說要去便利店時我就知道他在說謊,他從來都不擅於說謊。

我偷偷的跟在他的後邊,在便利店買了點東西之後果然是去了找美婷。

我恨自己那麼敏感,如果能笨拙一點,可能就會得到幸福了吧?

我喜歡義雄,那感覺就像心跳一樣沒法抑止,也許有天當我的心不再跳了,也會不再喜歡他吧?



日記就寫到平安夜,底下梓欣用螢光筆劃下了一句話。


只要我的心臟不再跳動的話,那就代表我不再愛他了!」

我反問自己,到底我有什麼優點,能讓這個女生為我做到這個份上?

明明就感覺到我更關心另一個女生,但還是對我這般關懷……




我在往後也有探望美婷,但得知自己活下來的原因是因為梓欣的死,她也變得很沮喪。

也許這是注定了的事,如果美婷必須一個合適的心臟才能活下去的話,那在基礎上都必須要有人死才可以。

難接受的是,她也知道梓欣喜歡著我,原本打算用餘下來的生命充當邱比特守護著我們的她卻奇蹟的活了下來。

而且是代替自己的好朋友活下來,還喜歡著自己好朋友喜歡的人。

看著她這樣自責,我也很難過。

「打起精神吧。」

我很想對她這樣說,但每當我看到她,也會想到梓欣……

我也沒有打起精神來吧……?

而這是我最後一次看到美婷,之後我沒有再去探她,而她在出院之後就去到外國留學。






一晃眼就是六年。

為了忘卻傷痛,我選擇埋首於讀書中,雖然不是很順利,但總算是進了大學,現在是個大學3年生。

每年的聖誕節我也會來拜祭梓欣,今年也應當要來,窗外下著雪,那雪就像六年前和梓欣看到的初雪一樣。

但今天卻有一個人比我更早來到她的墳前。

「謝謝你,梓欣。」

她撐著一把白色的塑料傘,棕色的頭髮沒再綁馬尾,而是留到及腰的位置;這聲音我當然認得出來,因為那是我最關心的女孩。

「一直都沒勇氣來面對你,我在想,如果那天義雄沒有通知你過來醫院,我想今天我們的角色就倒轉了吧?不論是你的人生,還是喜歡別人的權利都給我奪走了……抱歉,梓欣,是我間接殺掉你的……」

「才不是那樣!」

原本打算再多聽一會,但聽到美婷的自責,我沒忍住就喊了出口。

「義雄……」

「要說罪孽深重的話應該是我吧!?我可以選擇陪著梓欣、我可以選擇不通知梓欣過來、你知道為什麼我要選擇陪伴你啊?」

我拉著她的手說,生怕她會逃走。

「不要說,我不想聽,放開我!」

她奮力掩著自己的耳朵,但今天就算你之後會討厭我也好,我也要告訴你的。

「我喜歡的是你!關心的也是你!」

「那梓欣呢?她那麼喜歡你!你卻在她的墳前說你喜歡的是我!你對得起她嗎?」

梓欣……

這是個困擾了我六年的問題。

氣力彷彿被誰吸走了似的,只有這個問題,我答不出來。

「放手吧……求求你。」

她沒用很大力就掙脫了我的手,然後離開了墳場。

她的背影在我眼中不斷變小,直到不再見到她。

手上一點濕漉的感覺,這是她的眼淚嗎?

不行……我不能就這樣給她走掉……




我追了出去,在冰冷的街道中不斷的奔跑,想要追回那個熟悉的身影,告訴她我的答案。

即使那不是正確答案,但對我們來說那是必要的存在--不論答案本身是對與錯。

「美婷!等等!」

我再次抓住了她的手,她在驚愕之餘想要掙脫,我索性把她抱在懷內。
感受著她的顫抖、她的溫度、和她的心跳,使我更加確信我的答案。

「聽我說!梓欣除了喜歡我之外,也很喜歡美婷!就是因為同時愛著我和美婷,才會讓她這麼難過!你想想現在的景況是梓欣想看到的嗎?雖然這樣子做我們都對不起梓欣,但是過去的就讓它留在過去吧!重要的是現在!美婷你現在想幹什麼,想做什麼,這才是最重要的!而我現在,就只想跟美婷在一起!」

重要的是現在……這番話是我在六年前的平安夜跟梓欣說的吧?

對於梓欣,我清楚明白,我是喜歡她的,但卻不及她喜歡我那麼多。

現在已經沒辦法償還,
這輩子我們都欠定了她,但如果我和美婷都得不到「幸福」的話,不論離開的人是誰,她也不會樂於見到自己喜歡的人受苦吧?


我們仍然活著,我們都要「前進」,不能一直給留在過去的梓欣拉著而停滯不前。

而應做的不是逃避,而是讓她愛的人幸福的活下去。

要還的,有來世的話,我們下輩子再還給她吧,
抱歉,這輩子就讓我再自私一點……為了我們所愛的人的幸福。


「梓欣說過會一直的愛著我直到她的心臟不再跳動。」手臂的力度稍稍放鬆了一點,我頓了一下繼續說:
「現在心臟的主人是美婷你吧?能不能代替那個我們都很喜歡的女孩,代替她愛著她愛的人?」


「我……」

沒等她回答我就吻了下去,剛開始她的雙手想要把我推開,然後就沒有再反抗。

輕柔而溫暖的觸感慢慢的分開,我們彼此注視著,眼前是我喜歡的女生,細心感受她的每一下心跳,然後又深深的吻下去。






本篇完


[ 本帖最後由 F97_Crossbone 於 2016-3-10 12:17 編輯 ]
最後,誰也不在了

TOP

 15 12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