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西方冒險類]英雄命運 1章30話 19/1/17 更新

1章19話-沒有留下痕跡



「根據夏蒂給的資料,這裡是其中一戶……」

諾威爾來到夏蒂所說,失蹤了的其中一個病患的家門前,原本想要敲門但又把手收回來。

「沒有人的氣息……家人也不在嗎?」

他看了看四周,確認了沒有人之後把刀拔出一掠而過,原本掛在門上的鎖門斷開兩截掉在雪上,然後才滿意的把刀收回鞘內。

把門推開走進屋內,所有的家具也整齊的放在他們應該放的位置,住在這裡的人應該有點偏執吧?

又或是,那是其他人刻意放得好好的,將襲擊的痕跡隱藏起來……

諾威爾在房間裡四處察看,也沒有找到半點蛛絲馬跡,如果是說一家人被擄走的話,沒可能一點點掙扎的痕跡也沒有,換個話說,也可以暫時判定不是在房子裡被擄走的……

「住在這裡的人應該只是一般的貧民而已,看這寒酸的裝潢應該這樣想也沒錯……」

那到底是為什麼好端端一戶人家會整家人一起失蹤了……?不會是恰巧全家出遊了吧?

「根據病歷記錄,這位羅納德先生應該是拐到了腳,不太可能出遊吧?」

也把自己離開的可能性取消了,身旁就只有這個毫無痕跡的房間……

「先離開好了。」

眼見沒有任何有用的線索,諾威爾離開了房子,去找另一個失蹤的人。





「站住!」

「嗯!?」

諾威爾剛從屋子裡走出來轉身離去之際,身後就傳來一把年輕人的聲線把他叫住,他轉身回頭看了看,原來是匹斯市的巡衛。

他們多半是由民間組織的,帝國對於各地的巡衛也有一點的資助,但即使有帝國的資助,在訓練和裝備上也完全不是軍隊的級數,就拿諾威爾眼前的那個巡衛來說,他只穿著一件皮甲,手上拿著的槍也只是劣質品,這種裝備甚至比一般的冒險家還要差,但也是識別巡衛身份最好的方式。

「這裡不是你的家吧!你在這裡鬼鬼祟祟的在幹什麼!?」

「嘛,該怎麼說呢?我是剛好路過這裡,看到這個鎖頭被人用什麼器具剪了下來……」諾威爾不慌不忙的撿起了地上爛掉的鎖頭,遞給了那個巡衛看:「我也算是懂一點點武術,想說看看裡面會不會發生了什麼可怕的事,但結果嘛……什麼也沒有,剛好出來的時候就給你看到了。」

「嗯……」年輕人看了看鎖頭,又打開了房子的門看了看裡面,看到裡面整齊得很也相信了諾威爾的話:「那快點離開吧,這裡我看看……我就先找個鎖頭過來鎖住好了。」

「感謝,辛苦你了。」

在打發了他走了之後,諾威爾向著另一個失蹤的居民住處走去。





之後去的民居,諾威爾僅僅在門口走了走就離開了。

就跟第一間房屋一樣沒有人的氣息就沒有必要進到裡面,如果在第一個房子裡什麼也找不到,而且還是這般奇怪的整潔的話,大概其他房子也不會留下什麼証據下來,也就省下了去看的時間。

就像是把房子好好整理之後自己離開,走之前還特地把房子鎖好,大概是誰也會在看過這一些房子之後得到這個想法,如果是用自己一雙腿離開的話,那麼這件事大概就能以此落幕了吧?

如果諾威爾沒有看過塔莉亞那封信的話。

「匹斯的失蹤人口」和「夏蒂委託調查的失蹤病患」重疊了起來,就是「有人拿病患去做實驗」的可能性。

那當中應該有著一個什麼組織販賣人口……要是現在艾爾在身旁的話,大概會有什麼幫派的情報吧?

天色也不早了,而且再在這裡調查下去也沒什麼用,諾威爾看了看四周,這裡是夏蒂的醫務所的附近,所以打算先去跟夏蒂報告一下。







「所以,大概是這樣了。」

病者的離開並沒有什麼可疑之處,全都是以自己的意願離開,那大概是任何人看到那一些証據之後都會作出的結論,諾威爾跟夏蒂說過了今天的調查之後,拿出了昨天夏蒂給他的2000令茲,想要還給夏蒂但又給她拒絕了。

「不……沒有結果也就是最好的結果了,最少知道了他們不是被什麼人抓走了,我也安心下來。」夏蒂看著諾威爾還回來的病歷,就像是放下了心頭大石一樣安心的笑了一下:「所以奈爾先生,我給你的任務已經完成了喔。」

「那麼我就把這一些令茲收下,剩下來的錢就不用給我了。」

「啊,等等!」就在諾威爾正要推開門離開的同時,夏蒂叫住了諾威爾,然後把一袋東西塞給了他:「是我親手做的餅乾,拿去給你的妻子試試看吧?啊!奈爾先生想試試的話也可以的!」

諾威爾接過袋子,大概是出爐了沒多久,袋子仍是暖烘烘的,就在諾威爾接住袋子的那一刻碰到了夏蒂的手,她慌忙的把手縮回去,低著頭看著自己的手……

「……那我走了。」

諾威爾就這樣拿著袋子步出了醫療所,戶外正下著雪,他小心翼翼的把門關下,生怕會發出什麼聲音。

在回到酒館的路程裡,他把餅乾從袋子裡拿了出來看了看,餅乾被做成了各種可愛的動物圖樣,從餅乾裡散發出一陣草本的香氣,大概是在餅乾的麵團裡加入了什麼藥草當作香料吧?






回到房間裡,尤迪莉婭坐在餐桌前,桌上是兩份餐點,一個麵包和一碗米粥。

「嘛,平時也不用等我回來才用餐啊,餐點也放涼了。」諾威爾把大衣掛在門後,然後看了看桌上的餐點,如果房間沒有火爐的話,大概米粥早就結冰了:「我先拿到火爐烘一小會。」

尤迪莉婭看著諾威爾手上的餐盤默不作聲,就只是緊緊的盯著麵包和米粥。

「……幹嘛啦,餓壞了嗎?」縱使平時不怎理會別人目光,臉皮厚得像本帳簿一樣的諾威爾,對於尤迪莉婭這種無聲的抗議也感到一點不自在,只好趕緊把麵包烘了一下然後把它交給尤迪莉婭,但尤迪莉婭卻把麵包塞回去給諾威爾。

「今天被老闆要求去幫他做料理,然後他教了我做這兩個,還說一定要讓諾威爾吃到。」

「啊啊,明白了。」看著尤迪莉婭面無表情的把話說完,不知怎的,諾威爾想到了剛剛夏蒂給他餅乾的場合。

如果說尤迪莉婭也像夏蒂那樣,一邊害羞著一邊說要讓諾威爾試試自己的手藝的話,嗯……

「今天被老闆要求去幫他做料理,然後他教了我做這兩個……還說一定要讓諾威爾吃到……所以嘛,諾威爾能嚐嚐看嗎?」

稍微想了想尤迪莉婭臉紅著說這一些話的樣子,然後低下頭來害羞著……

「嘛,果然很難想像,如果尤迪莉婭也會演個戲的話那就好了。」諾威爾笑了一下,然後咬了麵包一口……先是不可思議的看了一眼尤迪莉婭,然後把米粥也嚐了一口,久久才開口說:「尤迪莉婭,下次還是由我教你做料理吧……」

「嗯?為什麼?」尤迪莉婭不解的看著諾威爾,他那表情絕對不是吃到好吃的東西……




待續
最後,誰也不在了

TOP

引用:
原帖由 風之魂 於 2016-10-27 09:32 發表
膜拜這出文的速度和密度……
代價是壓縮了自己的遊戲時間和睡眠時間,再加上文的品質下降(很多時候會在放假的時間修理一番)

所以說,世界上很多事情也是等價交換的……
最後,誰也不在了

TOP

1章20話:親眼確認的未來意向



三日後

「……哪有廚子教人做飯的時候會把糖和鹽都搞錯的了!而且!!」

雖然這幾天也沒見到老闆,但是諾威爾甫看到他就想起了幾天前的光景……

尤迪莉婭就在旁邊一直看著諾威爾,把尤迪莉婭做的米粥和麵包各嚐了一口之後,諾威爾又看了看尤迪莉婭……

那種鹹的程度就像是把一大把鹽巴塞到口裡咀嚼……而且不止如此,大概是原本在米粥裡用對了份量就會很好吃的胡椒,竟然混搭著辛辣得很的雪原魔鬼辣椒……

可以這樣說,如果這真的不是一場惡作劇的話,那就是個非常可怕的情況……

但好歹也是尤迪莉婭的第一次做飯……麵包還可以強行吞掉,但是那粥……那辛辣的程度已經超過了上一次塔莉亞做出來的黑色醬汁,最少那還能算得上是食物,而這個……應該是能當作香辛料……

雖然這根本就沒辦法放到口裡,但是尤迪莉婭就在旁邊一直盯著,也只好……

而那一晚,諾威爾覺得自己是在鬼門關繞了個圈回來……所以才會有今天的大反應。

「噢……是嗎?原來那一天我還教了那小妞做飯……」老闆猛地搖頭,手指一直按著額角的太陽穴不住的揉,良久才接著說:「宿醉真可怕啊……」

「唉……」當老闆把責任都推在宿醉之下,諾威爾還真是哭笑不得,就像洩了氣的皮球那樣倒坐在椅上。

「啊對了,這裡有一個任務,很簡單的,但要出個遠門。」

「啥任務?去哪裡?金額如何?」

「送一封信,去帝都給一個人,金額……那個人說隨便你開,你就自己看看吧。」

老闆從圍裙中找出了一個信封交了給諾威爾,那是個紅色的信封,諾威爾想了一小會就把信封撕開,裡面是另一個信封和一張信箋。

「呼呼……「紅鷹」的請求啊?收信人是……鐵衛軍統領、列奧格林•鐵洛域奇•阿勒卡多大人。」稍微了解一下信箋的內容之後,諾威爾看著信封想了想,然後抬起頭看著老闆:「這如果不是宣戰布告就是投降的文書吧?」

「我沒有詢問納斯卡意向的權利。」老闆如常的擦拭著酒杯,看著諾威爾向他展示的信封說:「但如果以那傢伙的性格,這封信有九成是將紅鷹納入鐵衛軍的要請書。」

「你呢?你也是紅鷹的一份子吧?你是怎樣想的?」

「如果由你去送給投降文書大概是最合適的吧?而且我也沒有干涉納斯卡的意思,他的意願就是紅鷹的全體意思,但是……我很不甘心。」老闆擦杯子的手突然間停了下來,深深的低下了頭:「接下來的話是我私下跟你說的,奈爾,你就趁這次機會,用你的雙眼好好的確認一下應該要怎樣做吧?信封交到去你的手上,要不要完成任務也是由你決定。」

「了解了,這個任務有沒有期限之類的?如果沒有的話,由匹斯去帝都大概有一大段路要走,我就跟尤迪莉婭一邊吃一邊玩的慢悠悠去好了。」諾威爾站了起來想要轉身回到房間,但又突然間想到了什麼事情折返回到櫃檯前:「對了,我要去帝都送信,即使是用快馬即去即回也要花一個月的時間吧?我原本在貧民區的醫務所每個月也有個穩定的體力活,這段時間你能安排一個人去代替我嗎?」

「嘛,納斯卡說了,這封信只要送到攝政王的手上就可以,沒有說到時間什麼的,所以就這樣定下來吧?那邊的工作我會找個人去做的了,馬車和馬匹我叫外邊馬槽的小伙子隨時準備好,那麼……」他從抽櫃裡拿出了一小袋金子交給了諾威爾:「我不知道你會不會走過國境,所以就不給你令茲作路費了,金子在別的國家也能換成當地的貨幣,你自己就看著辦吧。」

「噢,謝了。」諾威爾想到不用自己出旅費又能四處走走,心底裡的歡悅都浮到臉上來,他向老闆打了個手勢示意離開,然後走回自己的房間去。






「嘛,大概是這樣了,咱們又要出遠門了,所以……現在我們先去廣場買點東西再出發。」

回到房間,諾威爾先把接下來的行程告訴尤迪莉婭,兩人也沒有什麼要準備的,就是拿幾件衣服,諾威爾則是拿多了幾把刀具,也把掛在牆上的弓箭拿了下來。

「嗯,諾威爾不用擔心吃的了,老闆有教到我做飯。」看著諾威爾在房間裡走來走去的準備行李,尤迪莉婭則是坐在火爐前看著那一晃一晃的火光,她突然間拐過頭來跟諾威爾說出這句話來,害得諾威爾把手上好幾把的飛刀統統掉到地上……

「上次的事是個別狀況……絕對是個別狀況……正常人沒可能做出來的……放鬆點諾威爾……」他一邊彎下腰來收拾地上的飛刀,一邊口中不斷的碎碎唸。

尤迪莉婭默默的看著諾威爾,過了一會又回頭看著爐火發呆。

「吶,尤迪莉婭,我突然間想到了一件事。」把要用的東西都放到行囊裡之後,諾威爾把它的袋口綁起來扛到背上:「「聖女」和「勇者」到底是什麼東西?」

「維持世界和平的工具。」沒有思考就直接說出答案,尤迪莉婭應該早就知道自己的存在意義,但這又引申了一個問題。

「記得在離開阿爾努烏德的時候,你說過「這是沒有意義」的,依我看來,現在還是有點意義來著嘛∼」

「……約定早在很久之前就定好,在「約定之時」到來之時,勇者就會出現並接走我。」

「如果到時候你的夥伴要來接走你的話當然沒有問題,畢竟,你是個大人物啊,聖女大人。」沒把尤迪莉婭的話放在心裡,畢竟什麼「勇者」的故事,在諾威爾的眼中就只是個孩童時期的床邊故事而已,他向著仍然坐在火爐前邊的尤迪莉婭伸出了手,輕聲的說:「該走了,聖女。」

尤迪莉婭看著諾威爾的手,猶豫了一小陣子才回握著他的手站起來。






外邊仍是飄著雪,但比起前幾天來說天氣好了一點,匹斯中央的露天市場的商人也開業了,諾威爾駕著馬車在市集裡買了點糧食,也為尤迪莉婭買了一些比較輕便的衣服。

馬車是由兩匹馬拉著,能夠負荷很多行李,諾威爾為了遠行而準備了不少的東西,包括一些煮食器具和米糧,雖然東西有點重,但只要不是一直催促馬兒趕路而是慢慢走的話也還是可以的。

尤迪莉婭在馬車後方的篷廂裡,看著諾威爾剛剛買回來的鍋子在想著什麼……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想都別想,由我來煮。」

在感覺到尤迪莉婭那熾熱的眼神之後,這次換成諾威爾向她倒了一盆冷水,她什麼話也沒說,別過頭去看向車外。

「但是如果在我教過你幾手之後,你煮的食物能讓我放入口的話,那之後就請你好好的煮囉……」看著尤迪莉婭那好像是鬧別忸的舉動,諾威爾笑了笑,驅策著馬兒駕向市的南方走去:「對了……這附近就是夏蒂的醫務所,離開之前繞一下路,親自跟夏蒂交代一聲吧。」





醫務所的前邊仍是擠滿了沒精打彩的病人等著看病。

諾威爾跳下了馬車,很快就在人群中找到了正在看症的夏蒂。

「喲,大醫師,今天還是很忙吧?」

諾威爾拉著馬走向夏蒂,夏蒂也聽到了諾威爾的呼聲而轉過頭來,大概是沒想到在這個時間諾威爾會來,眼睛睜得大大的看著諾威爾,但很快就回復過來,她穿過病人群走向了諾威爾。

「這是……身體沒異樣吧?……還是說帶了病人過來?」也難怪夏蒂會這樣問,因為平時沒有工作時諾威爾應該不怎麼會來到醫務所今天突然間到來,所以會想到他是不是有什麼不適,又或是篷車內的人有什麼病痛。

「沒啦,壯得跟條牛有得比,今天來這裡是要說一下,我要出遠門了,所以接下來的幾個月可能會有別的人來工作。」

「嗯……我了解了,身體真的沒有不妥嗎?」

夏蒂來到諾威爾的面前就伸手摸向他的額頭,然後又摸了摸自己的額頭,諾威爾把事情看在眼裡,不禁笑了出來。

「沒問題的,那就這樣吧,先走了。」

「哎!奈爾先生!等等!」

奈爾正想離開的時候,夏蒂馬上衝進屋內,隨便的把爐邊那熱烘的餅乾放到紙袋裡趕出來,但是諾威爾已經爬上了馬車,他向著夏蒂搖了搖手說再見,夏蒂只能看到篷車的後邊,車內有位白髮的女士看著自己,她倆的視線交接著的瞬間,夏蒂就知道了,那位白髮的女士就是「奈爾的妻子」。

當然,尤迪莉婭對眼前的女生並無任何感覺。

夏蒂看著馬車伴隨著踏踏的馬蹄聲離去,低下頭來失落的看著手上的紙袋,那仍是烘熱的餅乾仍然溫暖著雙手。






待續

[ 本帖最後由 F97_Crossbone 於 2016-11-6 08:37 編輯 ]
最後,誰也不在了

TOP

終於都寫出來了,這個20章又是一段「砍了又寫砍了又寫」的路程

在狼小孩的那個位置,我覺得如果現在能收回來寫的話,應該讓瓦洛多活幾集,好好培養感情才好....死得有點草率了,但由於改寫瓦洛的生死會最少向11個章節動刀,現在也不算得上白白的枉死,所以也就算了.....

而因為不想再次犯同樣的錯,所以這章才會砍來砍去.....
最後,誰也不在了

TOP

砍來砍去真的好肉痛……
辛苦你了

TOP

1章21話  火堆



六日後,匹斯以東400里,城市「煌焰」北方50里,夜晚,一處山壁

「呼……今天是最後一天露宿了啊,明天就能到達煌焰了。」

天上雖然沒有下雪,但是四周仍是鋪滿了雪,諾威爾找到個避風處生了個火,他坐在火堆旁邊,拿起木杓搞動一下鍋子,料理的香氣隨著熱氣冒出來,尤迪莉婭則是在另一旁把剛剛煮好的麵條分成兩份。

「諾威爾,很會料理呢。」

尤迪莉婭湊近鍋子嗅了一下,那味道就像塔莉亞那時候煮的黑色醬汁,但諾威爾的更偏向棕色,而且裡面的配料也比起塔莉亞的多,雖然幾天前已經是用這個名叫「咖哩」的料理作為晚餐,但諾威爾做出來的感覺不論吃上幾多遍也不會讓人生厭。

「在那個把我撿回來的老獵人死掉之後,我就要開始自己做飯了,雖然在幾年之後住到旅館後總是吃店裡的食物,但是每當出遠門做事時,有機會還是會像這樣自己做來吃。」諾威爾把一些咖哩澆在尤迪莉婭分好的麵條上邊,熱烘烘的醬汁散發出誘人的香氣:「沒有越過山脈的話天氣還是會這麼冷,所以煌焰的和族人把一些香辛料、肉和蔬菜混合起來一起煮,做出來的就是這種帶著一點點辛辣味道的咖哩,明天就要進煌焰城,到時後還有著各式各樣的咖哩料理,咱們好好的吃個夠吧。」

「嗯。」

看著尤迪莉婭拿著叉子把麵條卷起來放到口裡,醬汁仍然留在她的嘴角,諾威爾看著她笑了一下,從背包裡拿出一塊布丟了給她:「呼呼,吃得就像個小孩般,吃光了之後用來抹一下嘴吧,買回來之後昨天有用河水洗了一下。」

「嗯……」

尤迪莉婭看了看布,然後把它放到一旁,又開始埋首在料理中。





在吃過晚飯之後,尤迪莉婭就回到篷車裡休息,諾威爾則是在篷車外,他餵了一下馬匹水和乾草,然後就把毛毯蓋在身上,坐在營火的旁邊休息。

雖然這裡是帝國的境內,但是仍然有著盜賊和強盜會搶劫路過的人,魔物和野獸也不怎會選目標來襲擊,所以在戶外露宿時需要在任何時間都提高警覺。

「喔?」

而最容易碰上什麼事情的,就是在這種距離城鎮不遠的地方,野獸和魔物會因為人類的活動而接近,而強盜和盜賊也會選擇這種距離好讓到手的貨物能盡快轉手換取金錢,城市的衛兵也不會在這地方巡邏。

車輪伴隨著馬蹄聲急促的轉動著,大概有好幾匹馬追趕著馬車,後邊的人拿著火炬追趕著馬車,大概就是傳說中的盜賊了吧……?

諾威爾原本是想把火堆弄熄免得招惹到什麼麻煩,但當車輪的聲音越來越近的時候他就明白到,馬車是以火堆為目標走過來,首先不排除馬車也是盜賊的一員,但即使現在把營火弄熄,對方也已經知道自己的位置,在黑暗中戰鬥會更麻煩。

他索性從篷車裡拿出弓箭,木製的弓上邊的弓弦,他拉了一下又點了點頭,然後把箭筒戴在背後,這一連串的動作難免會弄醒原本睡著了的尤迪莉婭。

「嘛,一會可能會比較吵,不用擔心。」

「嗯。」尤迪莉婭看著諾威爾點了點頭,然後坐了起來,諾威爾轉身跳了下車,她則是把頭探出去看著。

馬車已經來到很近的距離,在上邊駕車的是一位穿著盔甲的騎士,盔甲上邊有著一個紋章,諾威爾馬上就把它認出來--鐵衛軍。

馬車的後方則是一些穿著一般衣服的人,他們腰間也掛著刀子,怎樣看也不會是帝國軍隊的制式,諾威爾想也沒想就把箭搭在弓上引弓一發,箭支插在馬匹的眼珠上,馬倒在地上把上邊的人也摔了個狗吃屎,大概把好幾根骨頭也摔斷了,其餘七人也因為這突如其來的事件而把馬勒住。

他們看向箭支射出的方向,諾威爾已經搭起了第二支箭拉滿了弦瞄著他們,至於馬車,騎士已經把馬車停在諾威爾的篷車旁邊,他跳了下馬走向諾威爾。

「真是感謝你,路過的旅人。」他把頭盔脫了下來,那傢伙有著一頭棕色的短髮,額上有一道刀疤讓人覺得他是個歷戰的戰士,用那低沈而粗糙的語調跟諾威爾說著:「接下來就請你保護一下我們的篷車,這種小嘍囉我就不用一會就把他們處理掉。」

「嘖,所以我就討厭軍人,如果我不是會點打架的,你不就把一堆大麻煩推給了平民嗎?還說得挺義正詞嚴啊……」諾威爾看了看騎士,興趣全消的把弓箭收起來,轉身走向盜賊們:「喂,大哥們,我可不想淌你們這混水,你們能只搶他而不搶我嗎?」

「嘿嘿嘿,小子,就算不搶你,你也要賠給我那個給你射得人仰馬翻的好兄弟啊!」諾威爾慢慢的走近,盜賊裡其中一個好像是頭子的人開口說:「要不就讓我在你身上砍一刀,然後把那個探頭出來的女娃兒帶走好了,如何啊?嘿嘿……」

「了解了,下地獄吧。」

諾威爾彈指之間把腰間的刀拔出來,橫斬一刀把馬匹的一對前腳砍斷,馬匹驚叫了一聲向前仆去,把那個盜賊頭子摔在諾威爾旁邊,嘴巴沒來得及發出慘叫,漆黑的刀刃一掠而過直接把他的頸項砍斷,然後諾威爾把那顆頭顱踢向仍在一旁沒有反應過來的盜賊們,嚇得他們直打冷顫。

盜賊頭子的心臟仍然不斷的把鮮血從切口處泵出來,把白茫茫的雪地染上鮮紅,諾威爾斜眼看了看盜賊們,把刀收回鞘裡。

「誰還要賠償的,一起來吧。」

隨著盜賊們驚惶的鳥獸散之後,諾威爾把那仍未斷氣但被斬掉兩條腿的馬殺死,然後割下了一條大腿扛在肩上走回去篷車。

尤迪莉婭早就縮回去篷車內休息,騎士和他的篷車內的人則是默默的看著諾威爾。







「不用發呆吧?原本你是打算殺掉他們全部人,現在我只是殺掉他們其中兩個人,你有什麼好驚訝了?」

諾威爾走到火堆,拿出匕首把馬腿肉一片一片的割下來放到鍋裡,又拿出了一些蔬菜,用匕首切了一下也加到鍋子裡去煮。

「如果覺得我危險的話你還是能離開的,不用強迫自己留下來。」

「吶!阿托斯!他就是那個!那個!在和族文化裡的「刀客」吧!?是這樣吧!?是這樣吧!?吶!吶!」在篷車裡的人猛地跳了出來,抓住騎士不斷的搖,她是個女的,穿著的裙子看上去就給人很高貴的感覺,長髮上有著幾個飾品配襯著金黃的髮色,從臉蛋看上去大概就只有十來歲,好奇而歡喜的碧藍色眼睛一會看著諾威爾,一會又看著那個名叫阿托斯的騎士。

「別……別這樣……安格妮絲……」阿托斯被她搖了搖,一個沒站穩跌坐在地上,然後少女走向火堆,他又急忙的站了起來說:「別過去!」

騷動之下尤迪莉婭也探頭出來看了看,眼睛和安格妮絲恰巧對上了,安格妮絲笑著向尤迪莉婭招了招手,尤迪莉婭原先有點困擾,但也向她點了點頭,然後又回到篷車內休息。

「嘛,我又不會吃掉你們的,過來取暖吧?還是說,騎士大人想站在那邊吹風?」諾威爾把肉片撈上來吃了一口:「嗯,新鮮的馬肉真是不錯,小姐你也要一點嗎?」

「謝謝!刀客大人請給我盛滿!」沒有理會地上乾淨與否,安格妮絲就這樣坐在諾威爾的身旁,隨便的拿起了諾威爾放在一旁的碗子遞給了諾威爾,諾威爾把咖哩的湯汁盛得滿滿的還給了她,她喝了一口,然後說:「呼!好吃!這就是和族的咖哩吧!喂!阿托斯,不用擔心啦!他要動手早就動手了啊!才不會給我們機會逃走呢!吶!不快點過來咖哩就沒你的份喔!」

「……雖然沒說要分給他,但是算了……」

「……」騎士把頭盔放到自己的篷車內,然後也走到火堆旁坐下來。







待續

[ 本帖最後由 F97_Crossbone 於 2016-11-10 07:18 編輯 ]
最後,誰也不在了

TOP

1章22話:以貴族之眼





把剛剛弄回來的馬腿吃掉之後,三人在火堆旁取暖等待天明。

「吶!刀客先生!能請你把我護送到煌焰城嗎?」安格妮絲把話說完之後看了一眼阿托斯,就像是要故意的氣他:「要是再有強盜的話我也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入到城內了,父母也在擔心呢……啊!對了,錢的方面不用擔心喔!報酬從優!」

「要僱用我當你的護衛嗎?」諾威爾倚著岩石坐,身上隨意的披上毛毯,這裡的天氣比起阿爾努烏德來說要暖和多了,他聽到安格妮絲的話後看了一眼她身旁的阿托斯,顯然地阿托斯對於安格妮絲隨便的就向陌生人提出護衛委託很是不滿,雖然沒有說出口但卻都寫在臉上,諾威爾看著他的表情笑了笑說:「恐怕鐵衛軍的騎士大人會不高興啊∼」

「……我沒意見。」阿托斯說過話之後把頭垂下來,就像是不理會這件事似的。

「吶,他也沒有意見了,怎樣?開個價吧?刀客先生!」

「5000令茲,少一個子也請你們獨自上路。」對於這種差事毫無興趣的諾威爾,更怕的是這個名叫安格妮絲的少女,明明身邊就有著一名鐵衛軍作守衛也要僱用諾威爾,他心想準沒這種好事,所以就說想用個天價來讓她知難而退。

「什麼!?你這傢伙!別以為安格妮絲是好欺負的!就那一小段路而已,別瞧不起鐵衛軍!」聽到諾威爾敲竹槓的出價,阿托斯激動得立馬站了起來,將原本就在忍耐的情緒爆發出來,拳頭握得勒勒作響,雙目怒視著諾威爾。

「6000令茲,因為我不喜歡這位小哥,不給就自便離開。」看到阿托斯那麼大的反應,諾威爾心裡暗爽,感覺事情就在自己的計算當中。

但接下來安格妮絲的說話卻讓諾威爾吃了一驚。

「嗯……好!決定了!7000令茲僱用你當我兩天的守衛,這樣沒問題吧?」把價錢再抬高的不是別人,正是坐在火堆旁喝著熱茶的安格妮絲,身旁的兩位男士也看了向她,7000令茲可是足夠一個家庭在帝國的一年花費有多,絕對不是個小數目。

「喂喂喂……慢著,我憑什麼相信你的話了?」眼見抬價的戰術行不通,諾威爾轉而向另一方面推卻:「一會如果你沒錢給我的話,我可是拿你沒辦法啊……還是到時要把你賣掉嗎?」

「哼哼哼!要賣掉我嗎?光憑本小姐的名號就不只這個價錢了!」但是安格妮絲卻胸有成竹的看著諾威爾,拍了拍那看起來有點大的胸說:「安格妮絲•一薊,在煌焰城只要亮出我家族的姓氏!誰也會給我們行禮!的說!」

「一薊家的……認養子嗎?」諾威爾聽到安格妮絲也是姓一薊的時候,立馬就想起了塔莉亞。

因為一薊家貴為和族的名門,姻親之間也有著必須要是和族血統的要求,不然就不能使用族名,也就是和族輩份的稱謂,而且還必須是和族人的名字,例如初月那一輩就是用「初」字為名字的第一個字,顯然地,塔莉亞和安格妮絲也不是和族人的名字,也就代表了她們也是認養回來的、沒有血緣關係的兒女。

但即使沒有貴族的血統,光是「一薊」這個姓氏就足以讓她們把自己從平民間分開來。

「……哼!知道你跟她的分別了嗎?平民!」雖然有點支吾,但阿托斯看了看安格妮絲之後,也順勢損了一下諾威爾。

「別那樣子啊阿托斯,刀客先生也好像帶著一位漂亮的小姐,大概也是哪個地方的貴族吧?」安格妮絲只是微笑的責備了一下阿托斯,又把那位只看過一眼的白髮少女誇了一下。

「好吧,說不過你,正好我們也想在煌焰城補給一下再上路,先就這樣決定了。」諾威爾想了想,這個女孩也很有趣,也許跟在她身邊會有什麼有趣的事發生,所以也就答應了她的請求,也簡單的介紹了一下自己:「我的名字叫奈爾,是個很普通的、有足夠的錢就會做事的人,跟我一塊兒旅行的是尤迪莉婭。」

他想了一下,這件事在另一方面也能像老闆的話那樣,用自己的雙眼,從異於帝王、紅翼、鐵衛軍和平民之間的視點,以和族第一名門的角度去確認一下自己要怎樣做。



當天早上

日照比起匹斯更早的來臨,但還是比起山脈另一邊的土地要少的日照時間,晨光照射到尤迪莉婭的眼裡,但尤迪莉婭卻感到渾身不自在,就像有什麼東西把自己抓得緊緊的……

「……」

她沿著那雙緊緊抱著自己的雙手看過去,那是一個金色頭髮的女孩子,除了雙手之外,就連腳也被她的腳繞住,弄得她動彈不得。

她認得這個金髮女生,昨晚她有跟自己招手,之後好像跟諾威爾在火堆旁聊了一小會,然後……自己就睡著了。

突然之間那個少女抬起了頭,雖然雙眼仍然是緊緊的閉著,但是臉卻越來越近,距離近到額角也快要貼在一起,能清楚的感受到彼此的吐息,然後……

她把尤迪莉婭的臉埋到她的胸前緊緊的抱著,就像是抱著最心愛的洋娃娃似的揉了幾下,尤迪莉婭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就只能讓她繼續下去……

「看來……今天尤迪莉婭沒有探頭出來找早餐,還是有點原因的,呼呼……」

諾威爾在篷車外看著這一切,一邊把烤好的馬肉拌上了一些蔬菜放到嘴裡,看著安格妮絲雖然睡得正香卻保持著滿足的笑容,尤迪莉婭也沒有反抗什麼的(雖然用不符合人體工學的姿態被她抱著),諾威爾都不忍心把安格妮絲的美夢喚醒,只好掩著嘴一邊笑一邊看下去,把這回事當作是早餐的配菜。






待續

[ 本帖最後由 F97_Crossbone 於 2016-11-11 06:30 編輯 ]
最後,誰也不在了

TOP

1章23話:和族之城•煌焰


翌朝

「雖然說你是我的僱主,但是……」

兩輛馬車正向著前方的城門前進,但分別是,諾威爾駕駛的馬車上有兩個女生,阿托斯駕著的是一輛空車。

「嗯?怎麼?」

只見安格妮絲緊緊的抱著尤迪莉婭,用,就像是把尤迪莉婭當成一個等身大的玩偶一樣抱著,本人雖然沒有表示出任何的厭惡,但是卻一直默默的看著諾威爾,就像是迷途了的小孩看著一個看上去很像爸爸的人的那種眼神。

當然,諾威爾也察覺到尤迪莉婭那種求助的視線。

「你這樣抱著尤迪莉婭,我會很為難的,畢竟她是我的……客人。」

「嗯……原來她叫尤迪莉婭嗎?哼哼……」雖然安格妮絲聽到了諾威爾的話,但卻沒有鬆開來,反而把臉湊了過去,在尤迪莉婭的臉上輕輕的親了一下:「以後就叫你小尤好了!哼哼!」

如果說尤迪莉婭是個男生的話,被安格妮絲這麼可愛的女生抱著親了一下的話,大概臉會紅得耳根也像火燒般吧,但是尤迪莉婭只是看了看安格妮絲,然後又盯著諾威爾。

「……我說尤迪莉婭,既然安格妮絲這麼喜歡你的話,為了高價的報酬你就稍微忍耐一下吧……」諾威爾眼見自己勸說不來,也不可能用武力讓安格妮絲屈服下來,反正距離目標地點也就只有一小段距離,所以選擇了另一個妥協的方式……就是讓尤迪莉婭接受:「反正昨晚也被安格妮絲抱著睡了一整晚,現在就再忍耐一下吧。」

聽到自己昨晚的糟糕狀況諾威爾也沒有阻止,尤迪莉婭也放棄了對諾威爾求救,她把臉看向馬車外邊,嘴裡只是吐出了一句話來。

「諾威爾,壞心眼。」

「諾威爾……不是叫奈爾嗎?」安格妮絲聽到尤迪莉婭叫諾威爾的名字之後鬆開了手,她的臉湊了過去諾威爾的耳邊,抵在諾威爾的肩上。

「奈爾!是奈爾!諾威爾是……尤迪莉婭專用的叫法!對!她專用的!你不能用!絕對不能用!」

諾威爾慌忙的澄清,先不說「諾威爾」這名字是否在煌焰城裡也有人知悉,但是如果身邊有一個鐵衛軍的話,這樣子絕對會穿幫的說。

「哼!……我不依!我也要有專用的稱呼!就叫……就叫……」安格妮絲想了一會,突然間大力的拍了拍諾威爾的背說:「奈爾哥!就這樣叫了!」

「呵呵……隨你的便吧?」諾威爾心想,就只是做這個丫頭兩天的護衛而已,隨她高興吧?







「等一下……」城門外的衛兵把諾威爾的馬車擋了下來,一名衛兵瞧了瞧諾威爾,然後又看了看馬車的裡面。

「來煌焰城幹什麼的了……喂你!」原本在問諾威爾話的衛兵,被後邊的阿托斯扯了去一旁,交談了數句之後他們又回來,阿托斯騎上自己的馬車,衛兵則是笑了笑說:「原來是安格妮絲閣下的馬車,請進,煌焰城永遠也歡迎你的回來。」

「……該說鐵衛軍的臉有夠大,還是應該說你貴族的架子更大呢……不過托你們的福總算進城了。」諾威爾看著這一切,調侃了一下安格妮絲之後,馬車又再次開始行走,駛進煌焰城內。





城內的房屋多半是一些具有和族風格的房子,間中也會有伶仃的佇立著帝國風格的磚屋,道路也非常的寬廣,建築在一片平原上的煌焰城把握著平原的優勢,大概是帝國的第二大城市吧?

雖然天上仍然飄著雪花,地上也有積雪覆蓋著泥土,但是四周也有著一些會開出紅色花卉的樹木,加上這裡的人也喜歡用紅色來裝潢,「焰城」這個稱號也不是白叫的。

叫賣聲、笑聲、表演的聲音使得四周也熱鬧得很,大概是在慶祝著什麼吧?這種光景在匹斯和北域也不多見,住民也很有自律性,不會隨意的走出道路來。。

「最近有什麼節日嗎?」諾威爾讓馬兒慢慢的在廣闊的街道上走,看著四周祥和又熱鬧的光境,問了一下身後的安格妮絲

「哼哼!這就是為什麼要僱用你的原因!!」只見安格妮絲神氣的雙手撐著腰笑了笑說:「本小姐要痛∼快∼的好好享受神武祭!所以才要使開那個穿著盔甲的笨蛋啦!」

「穿著盔甲的笨蛋」大概是在指阿托斯吧?諾威爾這時才發現阿托斯已經沒有跟在後邊了,又想了一下,如果連城門的衛兵也因他的幾句說話就向自己卑躬屈膝,身後要是跟著一個鐵衛軍的話,大概是沒有辦法好好的享受祭典了。

「所以才會僱用奈爾哥你啦!」她又探頭看了看旁邊的商戶,然後一把扯著諾威爾的衣領:「停!!!」

諾威爾被她這樣一扯差點喘不過氣來,猛地把韁繩勒住讓馬匹停下來,馬車剛停好安格妮絲就從車後跳了下去,顧不得儀態急步的走進一家店內,出來的時候拿著一個挺大的木盒子,一把丟到車內。

「謝謝惠顧!」馬車離開的時候還能聽到老店主那中氣十足的聲線。

「呼呼呼……」安格妮絲把盒子打開來,裡面全都是圓滾滾的團子,有紅色的也有綠色的,她看得兩眼發光,又看了看四周,出於好奇,尤迪莉婭探了頭去看,安格妮絲看到尤迪莉婭的舉動,微笑著用竹籤挑出一個團子,然後對著尤迪莉婭說:「小尤,張開嘴!啊……」

尤迪莉婭聽到安格妮絲的命令,乖乖的把口張開之後,安格妮絲把團子放到她的小嘴裡,團子黏黏的,但甜味剛好適中,當中還散發著一陣陣的花香,沒多久尤迪莉婭就消滅了它,又再次看著安格妮絲。

「哼哼!小尤喜歡吧?很好!跟本小姐的品味來走準沒錯的了,來!再來一顆!」安格妮絲一邊顧著團子,一邊也沒有忘記留意四周的店舖,一陣香氣從不遠處撲鼻而來,她又拍了拍諾威爾的背說:「停車!奈爾哥!這是煌焰城裡有數十年好評的香草烤肉!」

「呼呼……錢不好賺啊……」諾威爾苦笑著,把韁繩勒了一下讓馬兒停下來,大小姐又一陣風般從店裡買下了一堆烤肉,然後跟同樣在後座的尤迪莉婭分享著。




待續
最後,誰也不在了

TOP

1章24話:薊與刺


傍晚時份,在安格妮絲一邊買東西一邊指路的情況下,馬車終於來到城東的一角,在諾威爾面前的是一家氣派堂皇的大宅,雖然在煌焰城裡的建築物都很有和族風味,但是沒有任何一幢房子能跟眼前的大宅比較。

門前兩旁各有一座石製的雕像,右邊的是在雪原裡很罕見的蛇尾獅,左邊的則是一種傳說中的生物翼虎,雕像做得活靈活現的,能看得出工匠的心機。

「終於到了,我都快等到發霉了啊。」

門前除了有十多位拿著長矛穿上甲冑的衛兵之外,與四周和風景物格格不入的阿托斯早就在門前守候多時,他雙手抱胸,像是等了很久似的,有點不耐煩的感覺。

諾威爾沒有看到他的馬車和武器,大概是早就安頓好了吧?畢竟……安格妮絲在入城之後花了很多時間在祭典當中。

「奈爾哥、小尤,咱們下車吧。」安格妮絲從諾威爾身旁躍了下車,尤迪莉婭看了一眼諾威爾,像是要他首肯才下車,諾威爾向她點了點頭,然後下了馬車跟在安格妮絲的旁邊。

「真是辛苦你了,把安格妮絲護送到這裡的你,任務已經完成……」

「阿托斯,把奈爾哥的馬車安頓好。」

原本阿托斯想要打發諾威爾離開,但是安格妮絲卻沒有放他在眼內,她匆匆的從他身旁走過,丟下了一句話給他。

「什!什麼!要我幫他們安頓馬車!?你在開什麼玩笑了!」阿托斯沒有照安格妮絲的指示去做,反而氣急敗壞的走到安格妮絲的面前擋在她前邊,那樣子的安排絕對是讓他的尊嚴受辱了:「你不是要帶他們這兩個平民進去吧!?」

「注意你的身份,讓開。」但是安格妮絲沒有被他嚇到,就連看也沒有看到他,僅僅是數字的斥責,阿托斯就把剛剛的怒氣強行壓下,讓開了路給安格妮絲走過。

「奈爾哥和小尤,跟著我走吧。」她轉過身來,看著因為阿托斯的怒氣而呆站著諾威爾和尤迪莉婭說,就像是從來沒有「阿托斯」這一號人物存在在這裡似的。

「走吧。」諾威爾握著尤迪莉婭的手跟在安格妮絲的身後,在與阿托斯擦身而過之際能感受到對方那熾烈的怒氣。







「呼呼……還以為是什麼一回事,衛兵回報過來說有一些小騷動,原來是你這淘氣鬼來了啊?」

甫穿過大門,那是一個大得誇張的庭園,迎面而來的是一個年約五十的大叔,他的腰間拴著兩把和刀,銳利的雙眼飛快的打量了一下進門的三人,一手把玩著自己的鬚子一手拿著一枝長長的煙槍。

「仇叔叔!」

安格妮絲跑向大叔的方向將他一把抱著,身高上的差距使得她要把手向上伸才能挽著大叔的脖子,而這位仇叔叔也彎下腰來讓她能抱得輕鬆一點。

雖然他身邊有著幾個近侍,但是當安格妮絲跑過去的時候並沒有任何動作,大概是安格妮絲和他們很也熟稔吧?

「怎麼啦?阿托斯那小鬼頭呢?不是說要指教一下他嗎?去哪了?另外……」安格妮絲抱了一會之後就滿足的鬆開了手,仇也把目標轉向另外兩位陌生人-諾威爾和尤迪莉婭身上:「你可是帶來了一位厲害的人物呢?小哥,你叫什麼名字?」

「我才不是什麼厲害角色,我叫奈爾,只是個寂寂無名的……喔!」

「錚!」

仇的雙手已經把腰間的雙刀拔出來,諾威爾也把刀抽出,三聲清澈的刀刃出鞘聲幾乎同一時間出現,黑色的刀刃擋住了仇雙刀的猛砍,爆出一陣巨響。

看到諾威爾把攻勢擋了下來,仇點了點頭滿意的把刀收回刀鞘當中,諾威爾見狀也想要把刀收回鞘內,但手臂被仇拉住阻止了。

「人會說謊但刀卻不會,這把刀如果被老夫女兒看到的話,大概會一直纏著你吧?」他把臉湊近去黑色的刀刃前看,又敲了敲刀讓刀子發出清脆的響聲,思考了一小會才開口說:「這黑刀……不簡單啊!這種好刀沒有一定的身手,老早就被別人搶走了吧?」

「嘛,商業機密無可奉告,不過過門也是客人,還是可以給你這個主人好好的看個夠。」諾威爾把刀抽出來交給了仇察看,一般來說他也不會給刀子別人看,但是量他也看不出什麼來,即使眼前的人被人稱作「和族武士之首」。

量他也看不出什麼端倪出來。

「嗯……」仇仔細的看著刀子,黑刀表面上沒有任何的痕跡,就像是剛鍛出爐的樣子,即使是自己收藏的名刀當中也沒有如此堅固的刀。

「這柄刀子可不賣的,但是可以賣給你這個。」諾威爾又從衣間掏出一把飛刀放在桌上,那把飛刀同樣是用黑漆漆的金屬來做:「你就開個價吧。」

「哼哼,老夫可不走這把小刀,雖然是同樣的素材,也是一把好的兵器,但造工方面就沒有那和刀的嚴謹,而且……」仇把諾威爾的和刀與飛刀也一拚還給了他,拿起了放在木桌上的煙管吸了一下:「看到那把飛刀的時候大概就會想到這把沒有得到的和刀,那就更為怨恨了,呼呼……咱們也讓兩位女仕等很久了吧?先進到屋子裡,喝個熱茶和暖一下身子,還是說你要喝酒?」

「不,茶就可以了,雖然聽說過和族釀的酒別有一種風味,但是說到大陸裡的茶,相信和族第一名門應該是拿出「那一種」茶出來招呼人客吧?」

「哼哼……你這小子,我總覺得和你挺投緣的。」






諾威爾和仇並肩向著安格妮絲和尤迪莉婭走去,她們身邊還有原先侍奉在仇身旁的護衛們。

即使看到主子與別人刀刃相向,但是也沒有加入到戰團裡,一來是對他們主人有著絕對的信心,二來是對兩位武士真劍對決的尊重。

「噢……看來仇叔叔還挺看重奈爾哥啊……可惜奈爾哥已經是小尤的人了,不然……這種英雄豪傑才配得起我嘛……呼呼……」

安格妮絲的眼睛一直看著諾威爾沒有離開,無心說出來的話被尤迪莉婭聽到,她想了一小會,扯了一下安格妮絲的手肘,安格妮絲這才把目光移開諾威爾看向尤迪莉婭。

「你搞錯了,我是諾威爾的東西,但諾威爾不是我的東西。」

「嗯……小尤說的話有點難明啊,你的意思是,你不是奈爾哥的戀人嗎?」

「不是。」

「……是嗎?那麼,就是說我還有機會囉?呼呼!謝謝你呢!小尤!」在聽到尤迪莉婭的話後,安格妮絲整個人都樂得很,她一把拉著尤迪莉婭的小手走向諾威爾和仇。

「抱歉,安格妮絲,老夫啊,看到這個小伙子就想亂來了,看看你……手也要凍僵了。」仇握著安格妮絲的另一隻手,雖然不是很冷,但這大概是作為父親的關心吧?還是用他那粗糙的雙手揉了幾下讓她的小手有比較暖一點:「進房子喝個熱茶暖一下吧?」

「嗯!啊!還有呢仇叔叔,奈爾哥和小尤可是我的客人呢!今天晚上我和小尤一起用一個房間就可以了,至於奈爾哥的話,請叔叔為他安排一個房間,要是最好的喔!」

「沒有問題!老夫也很喜歡這個小伙子,也不能丟了一薊家的臉子。」仇轉過頭來向身旁的侍從交代了幾句話,然後又跟諾威爾說:「小伙子,你應該沒有問題吧?」

「畢竟我承諾過安格妮絲要保護她,這當然沒有問題,也比起自已在城內找旅館要好上幾千倍,那今晚就麻煩你了。」然後他的衣角被尤迪莉婭拉了一下,諾威爾馬上就明白到是什麼一回事,他點了點頭跟尤迪莉婭說:「別擔心,今天就跟安格妮絲睡一晚……呃,大概不會發生昨晚的事吧?」

尤迪莉婭沒有回應諾威爾,反而看了看安格妮絲,安格妮絲則是用帶點邪氣的笑容抱住了她。





待續
最後,誰也不在了

TOP

1章25話:神武祭



「將軍。」

「啊……」看著棋盤內無處可逃的棋子,諾威爾懊惱的不斷想著破解的方案,但又苦無對策。

在用膳後,諾威爾被仇邀請到他的房間內,在教過了一些基本的規則後,兩人在一種名為「將棋」的遊戲中對奕著,安格妮絲則是拉著尤迪莉婭回到自己的房間裡。

理所當然的,只學了點皮毛的諾威爾不是仇的對手,在想了一陣子之後,諾威爾攤了攤手說:「投降了。」

「呼呼,能支持到這個程度也算很厲害了,也不枉有老夫這個師匠。」仇摸了一下白眉上的一道刀疤,然後把所有棋子放到棋盤上:「不過和老夫的那位宿敵比起來,剛剛的棋局就連餘興節目也算不上啊……呵呵,加把勁吧?」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也認栽了。」諾威爾則是看向外邊,仇的房間外是一個池塘,池水映照著皎潔的月光,與種植在池邊叫作竹子的植物和隨風而至的亂紅配搭下,很有格調。

但可惜諾威爾並不是個愛看書的人,肚子裡沒有半點墨水,但如此美景之下,心情也會隨之放鬆下來吧?






「喝!」

即使現在已經是夜深了,但是操練的喝聲還是傳到諾威爾的耳邊。

「旁邊就是道場了?仇老先生的房子那麼大,應該能選擇一個比較安靜的環境作為休息的場所吧?」

豐盛的晚餐、巨大的宅第、眾多的侍從、加上「和族統領」的名銜,眼前的男人就算要把自己的房間安置在煌焰城裡任何的地方也是可以的,但仍是選擇了在道場的旁邊,著實令諾威爾不解。

「雖然老夫已經有十年沒有再上戰場了,但是在帝國的邊境還是充斥著大大小小的戰事,雖然道場和戰場的差距實在很大,但最少也不能讓自己安逸的過活。」仇拿起了放在一旁的煙管深深的吸了一下,然後吐出一縷青煙:「奈爾小兄弟,老夫有一件事要拜托你。」

「請說,只要付得起錢的話。」

「明天早上就是神武祭了,老夫要你參與當中的比劍,並得到優勝,報酬嘛……」仇稍微想了想,然後又開口說:「老夫以一薊之名盡量讓你滿意。」

「咻,真是不得了呢,老頭子。」聽到這麼大的報酬,諾威爾雙眼像是發了光似的看著仇,但是在上次雪原的事件後諾威爾對這種事總是多了一份警戒:「但不惜一切的原因呢?」

「哼哼……因為老夫實在太了解一個人了,她總愛在這種場合作怪。」仇沒有正面的回答諾威爾的提問,他仰望著天上的那輪滿月,偶爾有一兩杖星閃,長舒了一口氣後看向諾威爾:「時候不早,老夫也要休息了。」

「嗯,那麼失陪了。」諾威爾站了起來,從池塘的那一邊離開了仇的房間,然後把趟門關好。

但諾威爾並沒有馬上就回到自己的房屋,反而是走向了道場的方向。







「嘿!」

揮灑著汗水,阿托斯拿著一柄刺劍進行著空揮練習,大概是想發洩一下剛剛安格妮絲所給他的冤屈氣。

諾威爾觀察了一小會,覺得阿托斯在使的劍術跟阿勒卡多使的刺劍很是相似,但這也是合理的事,畢竟阿托斯是來自阿勒卡多的鐵衛軍。

「鬼鬼祟祟的!滾出來!」

一道迅捷的電光擊在諾威爾的旁邊,把那木製的樑柱殛焦了一處,諾威爾從樑柱的旁邊走了出來,從他臉上的表情看起來,顯然的,他被阿托斯那份無禮的傲慢惹怒了。

雙方對峙了一會,兩邊也各不相讓,現場的氣氛就像是有什麼壓抑了很久的準備要爆發似的。

「在看什麼?」

「我在等你道歉。」諾威爾向著他走了過去,一隻手已經握著刀鞘,隨時拔出和刀來。

「哼!區區平民!別以為有點小本事就在這邊囂張起來!」面對著諾威爾的強硬態度,原本就想找個方式發洩今天所受的氣,阿托斯當然不會在這個點退下來,他的左手再次聚集著雷光,慢慢的形成了一個球狀:「讓你看看我跟你的差距吧,平民。」

看著阿托斯手上的雷光球,諾威爾又想起了在洛姆村時與阿勒卡多的比試,但是比起阿勒卡多的招式來說,同樣的套路在阿托斯的手上少了一份奸狡。

「我認真起來的話,就連你的軍團長,帝國第一勇士阿勒卡多也不會放在眼內。」

「竟然出口侮辱團長!」

阿托斯朝著諾威爾奮力扔出雷光球,純熟的魔法球讓原本漆黑一片的道場被照得光亮,挾著「滋滋」的聲音直飛向諾威爾,諾威爾猛地把刀抽出,向著雷球斬出一刀把它分開了一半,而且不只這樣,在雷光球消散之際,諾威爾已經趕到阿托斯的身邊,自己的魔法未能奏效使他吃了一驚,但仍能提起刺劍勉強把諾威爾的從上段而來的猛斬擋住,但那一劈力度之大,把阿托斯整個人彈開數尺,把他逼到牆邊。

這一小段短兵交接,阿托斯輸了一籌。

諾威爾看著正喘著氣的阿托斯,滿意的把刀收回鞘內,向著他笑了一下,然後離開了道場回到自己的房間。

那個人剛剛想殺了我。

這個想法不斷的充斥著阿托斯的內心,豆大的汗珠額角滑落到木制的地板上,在諾威爾離開了道場很久之後才回復過來,繃緊的精神一下子放鬆了下來,腿一軟就坐到地上。

他確實的感受到,自己剛剛距離「死」有多近,握著劍柄的手仍然是顫抖著不能停下來。

在冷靜下來之後,他把刺劍丟得遠遠的,然後猛地向著地板打了一拳、又一拳,「嘭」的擊打聲不斷的從木地板傳出,直到他的拳頭的皮都擦傷、流著血,痛楚到不能忍受才停了下來。

「可惡!可惡!」

阿托斯不能容忍的不是敗陣,而是對方出口侮辱自己最為敬重的團長,但又無法為阿勒卡多教訓那個口出狂言的男人,一想到這裡牙關就咬得勒勒作響。







待續

[ 本帖最後由 F97_Crossbone 於 2016-11-20 06:40 編輯 ]
最後,誰也不在了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