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小說]卡彌亞 間章七 文字與語言

這邊打算追加一種設定
就是艾絲達這邊基本上有很重的「師徒」概念
主要是指要成為「被承認為強者」的傢伙一定要有徒弟才成
「沒能教出徒弟」的人便是「學藝不精」(當然也包括收過徒弟,但徒弟跑掉的人)
否則艾比安24歲、萊維25歲有徒弟也挺怪的
以魔法師為例,魔法研究所是魔法學校的話,師傅便是學生的補習老師之類的存在
聖騎士因為是半教會體系,所以有沒有徒弟都沒差

TOP

第六章 第一次接觸(三)


傍晚時分,跟在波爾身後的二十名騎士都只能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的景象。
艾絲達各地都配置了傳送魔法陣,當然,是在國家的管理之下,並且只有被國王承認之下才能准許使用的東西。
波爾和二十名騎士,以每次一人一騎的方式──接近傳送的上限重量,從王城外的驛站傳送到最接近東方海岸的驛站裡,再策馬到達這個位置。
簡單地介紹一下景象就是「被夷為平地」。
原為樹林的平地,中心位置有一個大約兩米的地方很特別,大概是被高溫熔化後,再急促冷卻,地面明顯有結晶現象,曾經看過這個現象的波爾只能肯定一點……
「隊長閣下。」
即使是最近才受封,波爾的公爵之位也是貨真價實的,騎士們不敢對這名貴族有半分怠慢也是正常不過的事情。
被打斷了思緒的波爾看著這名騎士,他是最早從眼前的景象恢復過來的人,應該不是泛泛之輩。波爾輕輕點頭示意騎士發言,騎士便說:「眼前的這個狀況……該不會是敵人的攻擊吧?」
對於凝重地提問的騎士,波爾搖頭道:「我也答不上來,不過……」
「是黑暗屬性,而且非常強大!」使用偵測魔法的騎士大聲喊道:「各位小心,可能是魔王……」
「那個大概是艾比安.戴蒙的殘留魔力而已,不用慌。」波爾對進入備戰狀態的騎士們說。連魔王都能吞噬的黑暗──擁有這種黑暗之力的艾比安,讓波爾在前往討伐魔王的旅途中,好幾次都想把他除掉。
波爾無奈地嘆氣,只能知道艾比安曾經用真正的形態去戰鬥,但生死未卜,這樣的話便沒有偵查的意義了。最少要知道哪邊勝出,才可以判斷對手跟自己這邊的強弱,不過,能逼迫艾比安使出全力的對手,恐怕不算是容易對付的敵人。
光是想到這點便讓波爾頭痛起來。

把蘋果交到奧利安後,卡歐爾策馬移動到郊外的軍營。
雖說城內有高級軍官的軍務所,不過卡歐爾比較喜歡待在軍營裡。跟他一起討伐魔王的隊員都在這兒訓練士兵,域多姆和積夫兩名神射手是射擊教官,而騎士沙度爾則是騎術教官。
當然,這個軍營也不只是一個軍營而已。
魔王的兩名手下──溫盧和古蘭特都被囚禁在這兒。
「差不多該把我們放了吧?」
跟艾絲達用魔法限制不同,萊汀用手腕粗細的鐵鏈,以物理的方式束縛兩人。
騎士古蘭特的體能較強,所以仍可以在牢房裡活動,但藥師溫盧根本連提起雙手的力量都欠奉。
與之相對,溫盧的話比較多,除了主張自己不知道魔王會不會復活,也經常說些讓人放了自己的發言。然而,他卻從來都沒有說過異世界的事情。
卡歐爾自己也是昨晚才從奧利安那兒聽說,因此打算今天去審問溫盧。
「轉移嗎?原來如此,那天的光芒是這麼回事。」溫盧毫不掩飾地說:「不過,我們也沒有聽說過這件事,九澄雖然跟我提過,魔王的真身可能是守護魔法陣的精靈,但是,從來都沒有跟我說,那個魔法陣是甚麼用途。」
溫盧對魔王並沒有忠誠,只是他們這些人全都生活在魔山,無法違逆魔山裡最強的存在而已。魔王消失的現在,父母和朋友都不在魔王的威脅之下,對萊汀表現出合作的態度也無可口非。
就卡歐爾個人而言,釋放溫盧等人比囚禁他們要好得多,不過,握有決定權的是提議討伐魔王的教會,而教會那邊一直沒有送來判決,卡歐爾也不好說甚麼。
不過,也幸虧擁有決定權的是教會。
溫盧的全名是「溫盧亞伯特.S.米拉斯」,他是萊汀一個古老家族──米拉斯家族的獨生子。作為御醫的米拉斯曾多次挽回王室的性命,因而被授以貴族地位,可是,三十多年前被指以藥物操弄國王的心智,整族人都被判處極刑。
成功逃出萊汀的遺族所誕下的孩子──溫盧,要是按照萊汀的法律將會被就地正法,唯一能夠赦免他的就只有亞魯巴王而已。
當初要是把溫盧送到艾絲達那邊,這小伙子便不會有性命之虞。卡歐爾坐在溫盧面前無奈地嘆氣,他不喜歡無謂的殺戮,而且,先不說溫盧當時還沒有出生,當年對他祖父的指控也未必是真有其事,很可能只是王室奪權的犧牲品而已。
雖然,觀乎溫盧現在的實力,的確有可能做到操弄人心的事情。
卡歐爾曾經試探溫盧,結果對方完全知道自己在萊汀的立場,卻仍然是侃侃而談的模樣,這一點上,卡歐爾也不得不佩服他作為戰士的豁達。
「對了,既然現在是轉移到異世界裡面。」溫盧說道:「已經知道這邊也有人類嗎?」
卡歐爾像閒話家常地回答:「應該有吧……否則教會也不會為了安全而派人到萊汀建立結界。」明明是國家等級的情報,卡歐爾卻覺得告訴溫盧也沒有問題。
「甚麼?要建立結界來進行防禦?」溫盧緊張地問:「魔山的村落……糟糕!快點兒放我回去!」
卡歐爾先是感到奇怪,接著便明白。
「我們的故鄉!」溫盧心情沉重地說:「可能會受到襲擊!」

TOP

引用:
原帖由 風之魂 於 2016-1-24 00:58 發表
這邊打算追加一種設定
就是艾絲達這邊基本上有很重的「師徒」概念
主要是指要成為「被承認為強者」的傢伙一定要有徒弟才成
「沒能教出徒弟」的人便是「學藝不精」(當然也包括收過徒弟,但徒弟跑掉的人)
否則艾比 ...
弟子的話還是決定
女的叫亞莉莎
男的叫約書亞

戀人的話, 還未決定是亞莉莎還是約書亞的姊姊卡玲~~~XD

TOP

卡玲吧

否則便成了淫師了

TOP

回復 84# 風之魂 的帖子

的確,
反正卡玲才是王道~

TOP

間章一 師徒


萊維離開待命所的時候,正好在宮門外跟卡莉碰上。
卡莉現在是十七歲,迎接卡莉的人是兩個約十四歲的男孩。他們長得很像,卻有著不同的頭髮顏色──紅和藍。
男孩同時趨前,禮貌地向卡莉鞠躬。
「卡莉,他們是你的徒弟嗎?」萊維普通地搭話。
對於艾絲達人民,師徒關係是經常被說到的話題。在他們眼中,沒有徒弟的人就是尚未成熟,不論是麵包師還是魔法師,能夠授徒的人才算是獨當一面。這也是艾絲達女王親衛隊年紀輕輕的四名主要成員中,有三人都有自己徒弟的原因──斯特本身是見習聖騎士,而且聖騎士依循教會的制度,不需收徒也能承認實力。
萊維的徒弟是一男一女,兩個約十八歲的孩子,男的叫約書亞,女的叫亞莉莎。
卡莉現在還是學生,沒有收徒的需要,不過,只要有人願意請她當師傅的話,也沒有甚麼一定不許的規則。
只見卡莉後退兩步,輕輕搖頭說:「他們不是我的徒弟,是我的師弟而已。」
「師弟?艾比安的徒弟嗎?」
「我叫拜葉特。」藍髮的少年低頭說:「是奧茲家的二子。」
「我叫麥丘留士。」紅髮的少年把手放在後枕說:「是奧茲家的大兒子,拜葉特的孖生哥哥。」
「孖生兄弟?」萊維皺眉道:「髮色怎麼……」
較有禮貌的拜葉特回答:「師傅說我們很難分辨,所以用魔法把我們原本金色的頭髮變成這種顏色了。」
萊維對此不禁無言以對,奧茲是艾絲達其中一個伯爵家系,隨便做出這種事當然是不能夠原諒的程度。
不過,艾比安一向是問題兒童,既然奧茲伯爵沒有大吵大鬧,那麼不去理會才是上策。
萊維踏上一步對兄弟倆說:「你們三個既然是艾比的徒弟,知道他可能的行蹤嗎?」
卡莉拉著兄弟倆的肩頭向後一退,答道:「我們也不是很清楚呢……」
萊維略感奇怪,向前踏上一步,卡莉等人又後退一步……
「卡莉……你對我的態度有點奇怪……是不是?」
卡莉別過臉說:「不……沒有奇怪的地方……」
萊維瞇著眼說:「從實招來,是不是艾比安那傢伙說了甚麼?」
「沒有啊!師傅絕對沒有說萊維是個追求徒弟姐姐的變態師父!呀!」卡莉掩著嘴巴,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一副欲哭無淚的表情。
「原來是這樣呀……那傢伙在我背後說了那種事呀……」萊維青筋暴現,猙獰地笑著說:「雖然不想說他壞話,但是,卡莉.陶拉斯,妳的師父的說話不能盡信啊。」
「我本來也不太相信……可是,你今天逼我看女生洗澡……」
萊維辯解:「我只是不想讓那些士兵用色迷迷的眼光看俘虜洗澡而已!讓妳來看著不是比較好嗎?」
「可是……我也是男生耶……」有著一頭烏黑亮麗的長髮,穿白色連身短裙、黑色長襪和白色鞋子的卡莉如是說。
「嘎……」萊維對眼前的女生是男性感到無比的詫異:「這迷你短裙……」
「這是短袍!魔法師專用的短袍!」
自哪天以後,萊維決定永遠不要憑外表判斷人的性別,特別是跟艾比安有關的人物。


[ 本帖最後由 風之魂 於 2016-1-29 17:44 編輯 ]

TOP

你真的有夠空閒的,葡萄……

在我的初步想法中,萊維先是分別認識了卡玲和約書亞,
後來才知道他們是姊弟的~XD

最重要的是和弟子的親姊一起到底哪裡變態?

TOP

引用:
原帖由 cybaster 於 2016-1-29 15:39 發表
你真的有夠空閒的,葡萄……

在我的初步想法中,萊維先是分別認識了卡玲和約書亞,
後來才知道他們是姊弟的~XD

最重要的是和弟子的親姊一起到底哪裡變態?
別跟艾比安認真比較好,否則會吐血的

TOP

回復 88# 風之魂 的帖子

萊維難免擔心艾比安的弟子會被教導成變態……

TOP

引用:
原帖由 cybaster 於 2016-1-29 16:34 發表
萊維難免擔心艾比安的弟子會被教導成變態……
強度上的變態或許會
艾比安本身不是個變態耶……


名稱梗:
不是黑就是白的卡莉.「陶拉斯」



藍髮的「拜葉特」.奧茲



紅髮的「麥丘留士」.奧茲



「奧茲」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