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說能滅貧那班人有沒有好好想過的?

引用:
原帖由 MythSearcher 於 2013-10-1 00:39 發表


真的要控制意向倒也不難,
和黃毓民一樣, 拿個家人做人質(這例子是兒子)
不管他們本身有多麼的不滿,
只要還關心家人, 自然某程度上還是要幫大陸政府做事.

對大陸政府或任何極權政府有一個最麻煩的地方就是, ...
對一部份opinion leader這樣做或許真的可以控制他們的言論
但opinion leader本身的影響力是不確定的
如果黃毓民突然說愛國,被他言論所影響的民眾數會變得不確定
隨後如果有另一個跟黃毓民原作風的opinion leader出現,新的opinion leader就會至少吃下7-8成的民眾,甚至更多
opinion leader的確可以小限度地改變民眾思考,但改變過大就會失去其有效性
當然,若只是要求黃毓民稍稍減少其攻擊性,的確是有可能令其下的民眾不起疑,但實在困難之外,有用性也值得商榷

的確的不合理的國家,連地下的年青人也處於很奇怪的狀態
對於這點我也想分享一下,我dayoff的時候先整理一下

TOP

引用:
原帖由 MythSearcher 於 2013-10-1 04:34 發表


簡單數學題:
植物取得光能的百份比約3~5%, 我以4%為計算值.
太陽能板效率設為40%.(絕對給多您了, 請看這篇: http://newscenter.lbl.gov/feature-stories/2011/11/07/record-breaking-solar-cell-performances/ ...
為什麼LED最後要X4%?你明不明白為什麼太陽直照植物會用不到大部份的能量? 其中一個原因是光合作用不是越多光越好的.過了所需的光,之後的太陽能就用不上. 而人造的LED是不會有這問題的. 太陽直照就好像餵一個吃5個包就飽的人吃100個包.咁就浪費左95個包. 用同等面積太陽能發電供多倍面積農地不是我想出來,也不是未來科技,是十多年前的東西. 而你說的建築成本及維護都有計算,在長遠來說是更合成本的,只是回本期極長.

TOP

最簡單, 最省成本方法就是直接取用太陽光...反射器, 光井, 反光物料, 窗戶, 天窗, 對流窗等
另外, 室內用較反光, 淺色的顏色裝修, 化使日間室內較通亮
2019/08/19, day2267, rank 708 ||| 本尤 艦Colle, 2015/01/25於佐泊灣泊地上任, 初甲於2019/01/21取得
WOWS, A:UlyssesRosen, NA: Ulysses_Rosen || Steam: ulysses_greenwood

TOP

回復 43# 尤利西斯 的帖子

最自付盈虧的方法就是用人力發電
想睇一個鐘電視?提早一個鐘頭踩發電單車



既然已經有發電地墊
為何不在遊樂場加入發電機
例如氹氹轉加個發電機...(忘記左遊樂場已無人去

TOP

引用:
原帖由 Hentai_Kamen 於 2013-10-1 14:29 發表
最自付盈虧的方法就是用人力發電
想睇一個鐘電視?提早一個鐘頭踩發電單車



既然已經有發電地墊
為何不在遊樂場加入發電機
例如氹氹轉加個發電機...(忘記左遊樂場已無人去+:淒涼 ...
所有監獄就該改成人力發電廠~! 囚犯在監獄都要工作,但好多都為做而做或沒效率! 什麼織藤籃的....囚犯的勞動力用在推動發電機可能更有用.

TOP

講咁多,減少人口先係最有用,
不過我地又唔可以只用計劃生育,通識都有教,咁對下一代造成極大經濟壓力
我個人唔重視人道,所以我認為應該同時將某個歲數以上或失去工作能力嘅人強制安樂死,遺體回歸大自然
可惜一個民主社會無法做到咁...個個都係道德X

TOP

要說"滅貧"的人根本連香港貧窮的人是怎樣都不知道

事實上,要計真真正正的香港貧窮人口,對,我要先把那些新移民踢走(雖然之後會再提及)
在這之下,實際上香港的貧窮人口只有會領綜緩和不領綜緩,
會領綜緩的人事實上就是會無所不用其極地拿取社會福利,自然也不用擔心,
事實上香港政府的綜緩金是超充足,再加上社署的批核準則是超鬆散的(連買副新眼鏡都能隨便CAMP錢),
要不就再往一些慈善機構東拿西拿,實際上戶口的錢並沒有我們想像中的少(根據吾母身在銀行中的証言)

另一種則是根本不領綜緩的人,這種人基本上是基於自尊而不領(如果是不知道的話,在知道後也是很容易變成上邊那一類),
這種人基本上在政府任何政策都不會幫到忙,反正他們就是不想靠別人,
而很奇怪,很多人都以為他們的窮是社會的錯,甚至無知到以為他們靠賣紙皮維生
離題說一下,實際上紙皮的回收價很低,就算真的澆水,差不多五箱才夠買一個21元老麥
真正靠回收賺飯吃的,其實是收鐵或不用的機械,但現在還是有人傻痴痴地以為收紙皮真的能"維生",實際上"過日晨"的成份居多

綜合以上而言,實際上需要幫助的"貧窮人口"並不多,第一類的貧窮人口根本懶得再在電視上賣"窮",第二類更不用說
所以實際上我們在電視上看到賣"窮"的是都是新移民居多,第一類的人戶口真的不算小錢,如果隨便去公開場合說話,政府查起來反而對他們不利,
而相對而言,新移民們卻比我們本土的更貪,他們真的會買很多很多的東西避查,再加上他們以資助親戚為名往大陸匯款,所以他們的戶口一直都是"赤貧"(都是吾母於銀行的證言)

就比例上,本土真正"貧窮"的人其實一直都沒變,真正在增加的是"某些人口",那麼要減少的話,就不是減少人口,而是減少引入某部份人口

當然,在此也不得不提,其實香港也有不少人自稱貧窮,但這也很難怪,香港人的工作基本上就是以120%勞動力達至100%工作效率換取80%的薪金,
香港人的勤力程度是世界上一等一的,單以工作時數計算已經是頂級的程度,說會走精面但我見過的不少基層員工基本就可以隨隨便便OT,
但在沒有完善甚至應該說是較好的制度下,香港只能事倍功半,比方說,我分別試過在日本和香港機場嘗試過滯留的情況,前者是在311地震,後者則只是天氣影響,
前者在入境過程中是完全暢通的,即使說是大地震,但應做的事還是有好好的做,有加開櫃位和加派人手
香港呢?就別管人手多少呢,連說會加快入境時間的e道也用不了,人手也沒增加多少,甚至修理e道的所謂技術員連重新開機都不懂(到很後的時間才用切斷電源的方法重開機)
我想成田機場七小時沒了人員所需要處理的入境人數應該不會比香港機場兩小時的滯留少人吧
其實很多商業機構等都有這問題,比方說開會太多(而且都很無關痛癢,根據日本那邊的說法,香港的開會程度簡直是多得不知所謂),根本就沒好好的發揮勞動力,更不用說那種點得過低的相人之術了
然後就是人工,就根據我剛從大阪回來的最新消息,去松屋吃一餐有沙拉、有湯、有肉、有飯的一餐約HKD$50,好像很貴對吧,但一個無經驗的新入行的店舖助理就已經有16K人工了(ps.一週四天工作),在香港還有多少地方吃一餐能用$25結帳?
但新入行的兼職店員會有8~9K嗎?要一星期做足六天才有吧,這個數目
根本香港的通漲本身就高得匪夷所思,說什麼提高人工會變相帶動通漲在香港根本不通用,人工本身就已經被過低評估

在這種情況下,也不得不讓人自比貧窮,也使所謂的"滅貧"成為政客最大的一枝棍

TOP

引用:
原帖由 阿賢 於 2013-10-1 19:48 發表
要說"滅貧"的人根本連香港貧窮的人是怎樣都不知道

事實上,要計真真正正的香港貧窮人口,對,我要先把那些新移民踢走(雖然之後會再提及)
在這之下,實際上香港的貧窮人口只有會領綜緩和不領綜緩,
會領綜緩的人 ...
說起來就覺得詭異
雖說日本連續十多年經濟低潮
但聽到日本旅身行的朋友描述一下物價後
再對比當地的收入
怎麼會有種日本的生活水平比我們好的想法?
是香港的生活水平愈來愈差了?
(還想起十年前一個M記20元有找...)

TOP

引用:
原帖由 水無瀨 太陽 於 2013-10-1 20:12 發表

說起來就覺得詭異
雖說日本連續十多年經濟低潮
但聽到日本旅身行的朋友描述一下物價後
再對比當地的收入
怎麼會有種日本的生活水平比我們好的想法?
是香港的生活水平愈來愈差了?
(還想起十年前一個M記20元有 ...
因為香港通脹只脹物價不脹工資麻
還有人民的質素問題

TOP

引用:
原帖由 markronald 於 2013-10-1 12:31 發表

對一部份opinion leader這樣做或許真的可以控制他們的言論
但opinion leader本身的影響力是不確定的
如果黃毓民突然說愛國,被他言論所影響的民眾數會變得不確定
隨後如果有另一個跟黃毓民原作風的opinion leade ...
黃毓民的例子是中策組內部傳出來的消息.
黃毓民本身一直在分裂泛民的理由正是在替大陸做事.
多次脫離並怒罵自己開創的黨派使泛民的黨派細分成更加低佔有率的細黨群.
他不需要經常去講一些違反自己想法的事,
只需要每隔一段時間被逼脫黨一次再重新搞一個新黨就已經夠了.

對, 本身影響力不確定,
但是只要是放到對手的陣容中搞事的話,
這種做法就非常容易了.
實際上不需要有多確定,
只要能產生壞影響就好.

很可惜的, 在極權社會中, 那班高層的政治鬥爭遠比民主社會的政治來得更加恐怖,(性命尤關)
玩暗招絕對不是一般民主社會能夠輕易追上的.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