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賭場賭客的延伸所思」

「賭場賭客的延伸所思」


賭博在不少人的眼中也是一種不好的東西,當然如果只是放在博彩的意義上,小賭怡情,大賭亂性,這點大家也明白。不過賭博其實已是人生的一環,只是換了一個名詞,就是決擇而已,因為決擇也是一種為自己理想人生下注的行為。

而較簡單來看,可以是用賭場內的成份來輕輕解釋一下的。

全世界賭場多的是,但為何有些賭場會多人去玩,而有些賭場,就算宣傳再多,卻人氣麻麻。首先,賭場最基本是賭贏有得賠足,條例就算幾嚴苛,只要贏輸條線畫得清楚公正不苛,而且賠率得宜,總會有賭客衡量來試的。另一方面,賭場服務配套良好,而且賭客可自由拿錢來去分明,自然客似雲來,反之肯定為趕客行為。例如骰寶上面有一句「大公無私,翹骰不算」,當一個賭場連翹骰,摺角撲克也隨意演譯的話,只會嚇壞賭客。

講開自己,雖然自小對賭有興趣,近乎八九成玩意也識玩但無一樣精,不過不知為何自己入賭場就不想賭,但卻喜歡看賭場入面的人,事物及流程。有些賭場不旺是有根本理由,例如有些賭場燈光昏暗,荷官態度嚴重黑口黑面,空氣難聞,食物飲品難食,賭桌配置欠佳等等,所以自己也幾期待未來日本真的開賭場的話,如配合日本在設計,電子科技及ACG等等的軟實力,的確有望雄霸全球賭場業,單作為旅遊點已好吸引。

講開賭客方面可能更貼身地反映人生,賭客人人資本不同,本多當然可以賭得大一點,放一點,選擇多一點,但不能保證本多必勝。反之本少的賭客選擇不多,可惜地只能戰戰競競地下注,但勝負總是難料,但劣勢卻是必然,因為賭本多的有權輸了換賭台換賭場,但本少的可能只有一次機會。

所以在先天不平衡的情況下,有時只有考驗心理質素去嘗試減少這個差距,例如有些賭本大的客會有大敗的基因,例如慣性一次過賭幾十台,又或者自發跡開始已慣性用大量槓桿借款去賭的話,但人算不如天算,神仙未必次次過到鐵橋。而且賭場必定有大量所謂看似無關但卻可能害賭客的「塘邊鶴」,雜聲及燥音有時正是影響正確決定的煙幕,一些不落注的人可以是本心壞心腸,看人輸最開心。又或是借此削弱潛在對手,籍此圖優勢等等。始終當一去到賭博的心態,一涉及自身利益悠關,總不能期望對方會給予任何惻隱之心,特別在大家也是輸家的時侯更甚,因為大家也想圖反敗為勝,必定再把勢弱的輸家盡力踏多腳為止。

其實賭客也深知,賭場每一局的開局,莊家也會有各式各樣的「抽水位」作自己營運的利潤,例如玩骰寶大小也會有圍骰,賠一種圍骰也不是單純的216倍,BLACKJACK也是客方先爆煲先輸錢等等,正正常常的鐵則賭客也是會投注的,而反之當賭場方推出優惠的時侯,有時就要在心理上明白這種優惠的背後是否有算謀,始終沒有一個賭場不想多賺。而賭博也是人性本能的真實反映,深層意欲的行為,鮮見慈悲,收少一分也要計到天腳底。所以華麗的外殼可以是落坑的陷阱,連莊的康莊長路可以直撞髮夾彎,看似必贏的神仙船可以是海市蜃楼直沉海底,今日的落注不等於明日的落注,明日的落注更不等於後日的落注,今日看似99倍的馬,後日可以開跑前得9倍贏條街也有例子,一日未正式派彩真的勝負難分曉。賭博是回回開回回計回回清,同樣是只爭朝夕,不容等待。

到最後,自己也好喜歡以前福本伸行老師的「賭博默示錄」,雖然電影版真的不是太好味道,但自己對早期的漫畫的一些人物心理描寫卻是相當到肉有味,有兩段到現在也記得,不只是行鋼線的人性險惡及心理絕望混亂的一段,而是及後和利根川幸雄對賭平民撲克的大反撲之心理博弈,再及後有一段打麻雀,用大量增加賭博金額在心理上來壓壞老千麻雀莊東主的一段,就算故事有點失實,但在賭博的心理卻是好平實刻畫出來,而故事中另一相當意外的角色就是兵藤和尊,全故事對賭博本質的尊重及堅持,在這位角色充份表現出來,就算是大奸角,也不能不寫出這事實。

(文 : 河馬仔)
(圖 : Yenni)

TOP

日本不嬲都開緊賭啦∼波子機,手遊,競賽馬,好似連單車都有得賭w
有冇睇過悠長假期,竹野內豐同佢女友由北海道一路靠賭錢賺錢作路費,到東京搵佢家姐w

其實倍率只係投票機,99倍同9倍既馬理論上輸同贏機係一樣,
連續10鋪大第11鋪會係開咩?好多人就係衝破唔到心理關口,
輸成世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