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 12345
發新話題
打印

[西方冒險類]英雄命運 1章30話 19/1/17 更新

1章26話:武者的盛會


翌日早上

「謹以一薊家家主之名在此宣佈,神武祭正式開始,諸位和族武士們,為了和族的榮光和精神盡全力取得勝利吧!」

一薊家大門下邊的空間搭成了一個簡單的擂台,作為一薊家家主的仇本人則是坐在一薊家的門前,長長的石階之上感覺就是個高高在上的皇位,諾威爾則在擂台附近,手中拿著收在鞘內的刀倚在牆邊。

在他身邊的都是和族的武士,憑著他們手上的和刀跟冗奮的氣氛就能猜到,人群當中除了諾威爾之外也有一個特別的存在,那就是阿托斯,他穿著盔甲,腰間的是把刺劍而不是和刀,一直盯著諾威爾。

諾威爾早就察覺到他的視線,畢竟他從早上開始就一直看著自己,雖然對他沒有特別的感覺,但對方卻露出了一種特別的厭惡。

其實直到現在為止,諾威爾對於神武祭的看法就是個和族的比武大會,而他只是個接受了委託來取勝的傢伙而已。

「看你的表情不是煌焰的人吧?」

這個時候身旁的一位青年跟他說話,諾威爾稍為打量了他一下,那個人穿著帝國的服飾,但腰間又纏著一長一短的兩把和刀,青年俊秀的臉就像是個富家子弟一樣,但身旁卻沒有跟上任何隨從。

「奈爾,玩刀的。」

用最簡單的話語介紹了一下自己,諾威爾對眼前的青年沒有半點興趣,僅僅保持著最基礎的禮貌。

「我是歐羅斯,歐羅斯•哈士維,跟你一樣也是個「玩刀的」吧?」但是這個名叫歐羅斯的青年沒有放棄,反而走到諾威爾的面前,向他伸出了手:「請你一會多多指教呢!」

諾威爾眉頭緊了一下,原本想隨便的招呼一下他就算了,但內心突然間閃過一個念頭,心想這也許會很有趣,他看了看仇的方向,然後低下頭來掩著額角故作失落,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之後,才慢慢的回復過來。

「抱歉,我沒有心情,你有看到坐在一薊家主旁邊的那個白髮的姑娘吧?那是我的妻室,原本我不想參一腳進來的,但家主抓住了我的妻子並要脅我,如果我打敗了的話就將她殺死。」諾威爾說罷緊緊的閉上了雙眼作痛苦狀,過了一會才睜開眼來。

「這還真是……抱歉。」青年聽到諾威爾的謊言之後沈默了下來,像是受了很大刺激似的:「雖然曾經聽說過和族的武士欺壓平民,但沒想到會發生在我眼前。」

「不,這只是個人的問題而已,別太在意。」大概是這招很有效吧,在那之後歐羅斯再也沒有跟諾威爾說半句話,就這樣走開了。






「另外!本人有事宣佈!」

在仇回到座位不久,坐在仇另一邊的安格妮絲就像是算好了似的站了起來,她走向仇剛剛站的地方好讓在場的人都能好好的看到她。

見到仇先生掩著額角懊惱的樣子,大概是早就想到會變成這個情況,諾威爾這時想到了仇昨晚說的話,那個愛作怪的「她」大概就是指安格妮絲吧?

她清了清喉嚨,深呼吸了一下之後說:「優勝的那位勇士除了得到一薊家的一個承諾之外,本小姐還會當著大家面前給那位勇士一個吻!」

在她的話音剛落不久,原本就在冗奮狀態的武士們更是為之瘋狂,諾威爾不解的看著四周的群眾,其中一個高個子看到諾威爾不懂發生什麼一回事時,特地走了過來。

「在和族的傳統當中,如果在公眾的場合親了那個異性的話,那就代表了尋求親人的關係,那就是說,那個美麗的小姐在當眾求親啦,外省人。」那個人一把搭在諾威爾的肩,另一隻手拿著一壺酒不住的灌到肚子去,灑出來的酒沾到了諾威爾的身上。

「真是個淘氣的大小姐呢……」諾威爾聳了聳肩挪開了高個子的手,然後又再次倚到牆角,目光不為意的掃到了阿托斯,他的表情比起昨晚要更難看了。

諾威爾向著他笑了一下,就像昨晚的那種帶著輕蔑的微笑,壓根沒有把阿托斯的怒火放在眼內。






在簡易的抽選過後,諾威爾跟阿托斯和歐羅斯兩人分開了兩邊,在決賽之前也不會碰上面,他看著手上的號碼想了一想那大概是被內定了吧,如果能進到決賽的是阿托斯和諾威爾本人的話,那麼不論是誰嬴了一薊家也肯定是勝利的一方。

當然,那個獎勵如果是由他們兩人獲得的話,也會是在仇的控制範圍之內。

想到這裡,諾威爾看了一眼仇,仇也察覺到諾威爾的目光笑了一下,就像是在跟諾威爾說,就如你的想像一樣。

「這樣的話,還是在決戰時放點水給阿托斯嬴吧?瞧那小子的反應大概是很著緊安格妮絲吧?」





和族武士的決鬥都以不傷和氣為主,招式揮刀也有所剋制,點到即止,甚至有幾位武士,對方的刀根本就沒有碰到自己,但是卻自己選擇認輸。

「唷,是你嗎?呼呼……來吧來吧!」

在過了幾場比試之後輪到諾威爾上場,眼前的對手是那個剛剛把手搭在他肩上的高個子,他手上的酒瓶已經空空如也,大概瓶內物早就在他的胃袋裡了,滿臉通紅的拿著一把長長的刀子,偶爾會空揮數下,但應該還有理性……可能吧?

諾威爾向裁判點了點頭,裁判剛退開了數步,諾威爾就來到高個子的身旁,手肘頂在他的腰間,然後向他的腳猛地一掃,讓他整個人大字型華麗的倒在場中間。

原本那男人的腳步已經浮浮的,與其說諾威爾把他踢倒了更像是絆倒了他,他試著要重新站起來,但是在酒精的影響下就只能空撐了數下腳,然後再也不動索性睡著了。

台下並沒有掌聲,更多的是嘲諷那高個子的嘰笑,諾威爾打了個呵欠離開了擂台,這樣子的勝負的確沒有任何值得高興的事。

「這種鬧劇應該要及早完場,是嗎?」在諾威爾的面前擋著的,正是即將要上陣的阿托斯,雖然比起沒穿盔甲的武士來說,穿著重盔甲的阿托斯應該會比較不利,但是阿托斯卻仍能靈活如沒穿盔甲的和族武士,他看著走了過來的諾威爾說:「縱觀這麼多個敵人,就只有你有可能在決賽時會跟我對上。」

「喔,是嗎?」兩人擦身而過之際,諾威爾在他的耳邊說了這句話,然後又像昨晚那樣笑了:「那樣說的話,你應該有打敗我的方法了?」

諾威爾的這個笑容,在阿托斯眼中卻非常的討厭。











待續
最後,誰也不在了

TOP

1章27話-蠢動的意志


「我想那個醉貓還沒有意會到被你打敗了吧?」

希望沒人打擾而來到角落坐下來等候自己上場的諾威爾,還是有人刻意來找他。

看到歐羅斯走向自己的方向,諾威爾把頭側向另一邊,但歐羅斯還是坐在他的旁邊。

「哎……就只是想找一個同樣是外地來的人聊一會罷了。」

他把手上的烤肉遞給了諾威爾,但諾威爾仍舊是沒有理會他的打算。

「呼,那接下來就當作是我自言自語好了。」眼見諾威爾的不友善,歐羅斯沒趣的把烤肉收起來,但嘴巴還是說個不停:「到底是因為什麼,貴族們可以隨意的向人民收稅、抓住別人的妻子要脅別人、在城裡橫行霸道,這都是沒有理由的吧?」

不再是無聊的人際措辭,諾威爾看向身旁的歐羅斯,但仍是興趣缺缺的說:「說重點。」

歐羅斯笑了一下,把手搭在諾威爾的肩上,用只有他能聽到的聲線說:「有想過改變現況嗎?」

說罷他就離開了,諾威爾抓了抓頭,看著眼前的歐羅斯離開,完全想不透對方是為了什麼來跟自己說一堆有的沒的。

想到有一些事想要問一下仇和安格妮絲,他馬上動身走上梯階。






「你倒是一派輕鬆的啊,大叔。」

來到仇的面前,他正在觀看著比武,眼見諾威爾來到面前,把目光移向他,依舊從容得很。

「老夫沒有要擔心的事,一切都依著計劃好的來走……除了那個丫頭的事之外。」他向身邊坐著的人打了個眼色,那人便站了起來讓出座位:「坐下來說吧?」

「不用了,我就來問個事就回去,我就長話短說吧。」

諾威爾拒絕了仇的好意,仇雖然略感驚訝,但還是點了點頭示意他說下去。

「不計算我的話,原本就有鐵衛軍派來的強手,而仇大叔你也是個好手,當然在你手下想必也有好幾個能與阿托斯打個不分高低的人,也許在我不知情的場合已經滲透了這個比武會,那麼,我的問題是,這次的比武,有多少東西是你控制之內的?目的又是什麼?」

「哼哼,觀察力不錯,但你大概沒有做過領導者的角色吧?奈爾。」仇笑了笑,把放在一旁的茶喝了一口,手托著臉斜眼看著諾威爾。

「的確是沒有。」

「回到問題,你問老夫操縱了多少,老夫能答你,計上你的話,兩邊各有3人;至於目的,嘛,這樣說吧,要給別人一種「一薊家都是強手」的感覺,要立威,要在人民當中給點震懾,所以才必須要嬴,就像獅王偶爾也要向手下亮出利爪,可能對你來說有點深奧,但你在老夫的位置就會明白,這種事是必須的。」

「呼呼……我還真是希望你說你是為了你的寶貝女兒才這樣做,不然現在丟給我一堆深奧的答案我倒是有點為難……」聽過仇的解答後諾威爾靦腆的笑了笑,全都是他聽不懂的話來:「我找個我能明白的人來問好了。」

然後就轉身離開了,仇看著他的後背「嘿」的一聲笑了出來。

「那個人可能你更不明白吧……聰明人做事總是像個瘋子。」






「吶!奈爾哥,你會嬴的吧?你一定要嬴喔!」

諾威爾要找的「能明白的人」就是安格妮絲,而她早就離開了自己的座位,坐在尤迪莉婭旁邊的地上,身旁則是一盤又一盤和族的美食,但都只是吃了一點點。

「嘛,鐵衛軍的威名也不是白蓋的吧?可能阿托斯會把我打敗的喔。」

「嗚,才不要那個悶蛋嬴了啦!不然就要本大小姐跟她訂婚了嗎!?哼!」甫提到阿托斯,安格妮絲的態度馬上就轉了過來,能夠察覺到她不怎喜歡阿托斯。

「你就沒有想過我的立場嗎……我的身邊可是有尤迪莉婭的啊!」提到了尤迪莉婭,諾威爾把目光看向她,而她現在則是聚精會神的看著擂台上的比武。

她對這種事感興趣嗎?諾威爾心裡想著。

「嘻嘻!這個我也問了小尤啦!她說你們之間不是情人喔!是吧小尤!」

安格妮絲佻皮的單了下眼,肩膀輕輕的撞了撞尤迪莉婭,而尤迪莉婭則是看著諾威爾點了點頭說:「嗯。」

諾威爾聽到這件事口張得開開的呆住了,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能夠怎樣回應……沒有教導尤迪莉婭對這種話題說謊是他的失策。

「要不這樣!奈爾哥你現在就在這裡親一口小尤,那麼你向小尤訂婚了的話,我也只好懷著悲痛的心情退下來好了,呼呼!怎麼樣?親嗎?」

「這……這……」

被安格妮絲這樣逼迫之下,即使看著像山那樣高的怪物也沒退一步的諾威爾卻不自覺的後退了。

「嘻嘻嘻,怎麼了奈爾哥,難道說……要親我嗎?嗯……雖然還是希望你堂堂正正的嬴出比賽,但如果是你的話可以喔!」安格妮絲繼續取笑著諾威爾,她走了過去,把臉湊近去諾威爾:「吶,怎樣,要親嗎?」








「吶,諾威爾。」

就在這個時候尤迪莉婭叫了一下諾威爾,諾威爾才得以從安格妮絲手上逃脫,尤迪莉婭的那雙大眼透過眼鏡默默的看著他,諾威爾心想她大概是有什麼問題想問吧?

「嗯……嗯!怎麼了尤迪莉婭。」他立馬繞過安格妮絲走到尤迪莉婭的身邊,雖然有點沒趣,但是安格妮絲還是跟著諾威爾走到尤迪莉婭的身旁。

「吶,諾威爾,人們都喜歡這樣互相……傷害的嗎?」

她指著擂台上的兩人,阿托斯一手拿著刺劍,一手操縱著雷系魔法,對方則是拿著一長一短的兵刃,把阿托斯的攻勢一一化解。

「嗯……該怎麼說呢,應該不是吧?」

諾威爾認出了那個拿著雙刀的男子,就是剛剛找他搭話的歐羅斯,沒想到那個人除了只會耍嘴皮之外,還是有兩把刷子。

「諾威爾呢?」

尤迪莉婭注視著諾威爾,就像是渴望著他的答案似的。

「我嘛,我討厭被別人傷害,但並不吝惜於傷害別人,什麼「傷害別人是錯的」之類,只是說給小孩聽的好話而已。」

諾威爾回答過後,安格妮絲看向諾威爾點了點頭,眼神之間多了一份敬意,心想:對極了!我想找的就是這種英雄人物!

「是嗎……」但尤迪莉婭卻對諾威爾的答案顯得有點哀傷,她微微的低下了頭看著自己的腳尖,良久才說出一句話:「如果這個世界沒有人會被傷害,那有多好啊……」

「嘛,應該沒有人會注定要傷害別人的吧?而且……」諾威爾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肩膊說:「你可是屬於我的,在這個前提下我還是會保護你不被別人傷害,安心吧!」

「嗯……」尤迪莉婭點了點頭,但仍是低下頭來思考著什麼似的。




待續
最後,誰也不在了

TOP

1章28話-計算之外


台上,兩人在一陣激烈火拚之後分了開來,各據台上的一角。

「鐵衛軍的小哥。」歐羅斯隻手握著刀,一臉輕鬆的看著阿托斯,畢竟在持久戰當中,輕裝的他比起穿著全套盔甲的阿托斯體力消耗來得少:「氣吁吁的,你還好嗎?」

「哼!」反觀阿托斯,雖然手上的刺劍比較輕,但是身上的盔甲卻重得多,若是能在短時間內解決對方的話倒還好,完全沒想過只是在初賽就會苦戰至此,略顯疲態。

畢竟他是鐵衛軍的士兵,在部隊裡的兵士也是帝國的精英,即使本身不是,在軍營裡也會把他訓練成精銳。

強將手下無弱兵,阿勒卡多手下的鐵衛軍絕對沒有弱者。

阿托斯深知久戰下去對自己毫無益處,他看了眼安格妮絲的方向,諾威爾正和她有說有笑的,這更讓他堅定了信念。

他咬了咬牙,把魔力集中在左手的雷球之中,紫電不斷的從他手心冒出,激烈的流動著。

絕對不能輸……

「原本這招不是用來對付你的……」他快速的向著歐羅斯揮了下手,早已充盈得快要溢出的電流飛散在歐羅斯的四周,構成了四面電牆限制著他的行動。

歐羅斯看了看困住自己的電牆,然後微笑著看回去阿托斯,對方的臉色比起剛才的要更差:「看來這就是你最後的殺手鐧了吧?」

「投降嗎?應該理解到你已經是瓮中之鱉了吧?」把魔力全寄托在這一招當中,阿托斯手上的雷球早已不見,但現在對方也無法行動,阿托斯仍能揮動刺劍,高下立見……?

如果對方沒有對策的話。

「篷!」

歐羅斯從衣袋裡找出一個小瓶子掉到地上,傾刻間整個擂台也被煙霧包圍,阿托斯想要趕在電牆失效之前奠定勝局,卻突然間感到腿下一陣劇烈的刺痛,使他的右腿動彈不得,痛徹心肺的痛楚使他蹲了下來。

正當阿托斯想要把刺在小腿上的東西拔出來時,那東西又被人猛地一抽,倒鉤除了使阿托斯大量的失血之外,更讓他整個人跌坐在地上,刺劍也脫手掉落。







「能使出這種強度的魔法?真不愧是帝國最精銳的鐵衛軍,而且……」煙霧漸漸散去,歐羅斯身邊的電牆早已退散,他一步一步的走近無法行動坐在地上的阿托斯:「傷口這麼大還是沒吭半句話。」

「嘖……」阿托斯一邊按壓著腿上的傷口,一邊勉強抬起頭看著歐羅斯的臉。

如果還有魔力的話,阿托斯就能用電流讓自己的傷處麻痺,從而繼續戰鬥,但是刻下……

用光魔力,然後大量失血,阿托斯距離昏迷其實已經不遠,僅僅用意志支撐著而已,已經不能再戰下去。

「我知道我是佔了你的便宜,要是剛剛那電牆一開始就向我射來的話,大概我就會當場被電得麻痺了吧?但是……」歐羅斯用左手拿著的那把比較長的刀擱在阿托斯的頸項旁:「現在仍然站著的是我,所以是你輸了。」

「你揮下來試試看!」即使已經無力再戰,但是阿托斯仍然堅持著自己的尊嚴,他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腿上的痛楚縱使讓他臉容?曲,但他有著不能不繼續站著的理由。

如果在這裡倒下的話……安格妮絲……不就……

「我對閣下的鬥志表示敬意,但是……我也不能在這裡敗下陣來。」

歐羅斯把刀舉起,正當要把刀刃砍到阿托斯身上時,刀刃卻傳來一陣猛烈的衝擊,「鏗」的一聲,讓原本向下揮的刀子從歐羅斯的手中飛開,在空中劃了好幾個圈之後插在地上,自己也因這一記毫無預警的突襲被逼退了數米。

眼前的人就是那個剛剛歐羅斯想要搭話的陌生人--名字叫奈爾的生面孔刀客,他粗暴的用刀鞘把歐羅斯的刀打飛,而他的刀則仍在鞘內。

歐羅斯意識到,眼前的是可是個狠角色。

在這個煌焰城裡,什麼有名的刀客歐羅斯也有聽說過,但就是沒有聽過奈爾的名號,原本心裡想著只要把鐵衛軍的人擊敗就沒有人能阻止自己,但現在卻在眼前出現了一面高牆。

「嘖!奈爾!」阿托斯想要站起來推開諾威爾,但屈服於傷勢與疲勞之下只能跪在地上,雙眼死命的看著站在前邊的諾威爾。

「別會錯意了,我是受了安格妮絲的拜托才會出手的。」諾威爾只是漫不經心的丟下句話,然後又把視線轉回去歐羅斯身上:「你已經嬴了,請退下。」

沒等到諾威爾的話,歐羅斯已經把左手的短刀收到鞘內,正在拔出插在地上的長刀,他轉個頭看了一眼諾威爾,向他點了點頭,然後就離開了擂台。






「真是難看。」

拒絕了諾威爾的幫助,在樓梯掙扎了一段時間,阿托斯終於來到樓梯的頂端、安格妮絲和一薊仇面前,沒有什麼惋惜的話,安格妮絲就只有這一句諷刺。

但是阿托斯並沒有出言反抗,他只是低下頭默默的接受……

「其實也不能怪阿托斯,對方可是把他的底細知得一清二楚,然後有備而來的。」

最討厭的人幫自己說話,阿托斯怎樣也高興不來,現在的他就只有無盡的後悔,要不是自己手下留情,怎可能會變成此刻的田地?

諾威爾走到仇的身邊,想說為阿托斯開脫一下,只見仇閉目沈思了一會,然後睜開雙眼注視著諾威爾:「要是你跟他打,有信心嬴嗎?」

「即使他仍有什麼手段隱藏下來,但我在有所提防的場合下並沒有任何敗給別的「人類」的可能性。」他看了看仇,用平靜的口氣說著這番自大的話:「倒是你,有這麼麻煩的對手,報酬我要求提升。」

「嗯,了解了,只要是老夫能辦到的事,在你把他打敗之後我會滿足你的。」

「知道了,那我先準備一下接下來的對戰。」諾威爾說罷走到尤迪莉婭的身旁蓆地而坐看著擂台。

仇默默的注視著這位年輕人,到底是持有著什麼樣的底牌才能說出剛剛的豪語,他招了招手讓身旁的近侍過來,交代了幾句,近侍點了點頭就走開了。







待續
最後,誰也不在了

TOP

1章29話-戰鬥的理由



接下來的對決,諾威爾的對手們都棄權了,這當然不是巧合而是仇的安排,好讓諾威爾保存體力。

至於另一方面的歐羅斯,每一場也要硬幹,這當然也是仇的安排,盡量消耗對方的體力好讓諾威爾的勝算更大,但儘管如此,任何一人對比起起歐羅斯在第一場就遇上的阿托斯來說,也不能給予到他任何的威脅。

毫不意外地,站在這個神武祭最後舞台的兩人,就是諾威爾和歐羅斯。





「哈,我說你們一薊家啊,就有這麼想要嬴嗎?」雖然剛剛的對手都不能算得上是什麼,但歐羅斯也不禁酸了一下諾威爾。

「我的工作內容就只是把你打倒而已,客戶怎樣安排我可沒有干涉的意思。」諾威爾瞟了他一眼,倒是一臉輕鬆的。

歐羅斯心裡明白,眼前的諾威爾與剛剛的對手絕對不能相題並論,在之前到手的情報裡完全沒有提及過這一號人物,但是卻能讓自己明確的感到威脅。

「吶,我說,你叫奈爾吧?」

「嗯。」

「咱們不用拚生拚死,我能在擂台輸給你,只要你在之後讓那個一薊家的老頭將他收藏的一枚名叫「星霜之淚」的寶石交給我,我就在擂台上輸給你,如何?」周遭喧嘩的群眾使得他們的對話只有對方能聽見:「那是我家母的遺物,只要你願意的話,一薊家能保著顏面,我也能得償所願,如何?」

諾威爾想了一下,心裡生了一個壞主意,他笑了一下,然後把手按在刀柄上擺好了架式:「我拒絕。」

「那沒辦法了,來吧!」





歐羅斯雙手同時把刀抽出來,原本想要搶先進攻的,但卻停了下了。

眼前的人,散發著一陣令人窒息的氣勢,就像一張滿弦的弓弩般,彷彿自己再向前多踏一步,對方就會把自己的胸膛斬開。

雖然隔著一段揮刀也碰不到的距離,但歐羅斯的直覺告訴他,再踏前一步就是對方的殺傷範圍,拿著雙刀的他不禁退後了幾步。

既然如此,不能接近作戰的話,就用自己唯一的遠距離武器對付他就好了。

想嬴……對付這種程度的敵手,就只有全力一擊才有可能性。

一擊之下,勝負立決。

歐羅斯把自身的氣注入衣袖間的武器裡,諾威爾一動也不動的,他知道歐羅斯有著一手遠程武器,所以才能在阿托斯封鎖了他行動之後仍能傷害到他。

他馬上就明白到,歐羅斯想用那武器來跟自己決一勝負,他把自己的刀收回鞘裡,注視著歐羅斯什麼時候出手。

「命中吧!」

倏地,歐羅斯右手一甩,衣袖內的繩鏢如電光般筆直地飛射向諾威爾,就在同一時間,諾威爾也把刀拔出來,迎著繩鏢用刀背抵下來,卡在倒鉤那裡,使歐羅斯不能把鏢收回來。

戰況不如自己所想,歐羅斯當下就放棄了把繩鏢收回來的念頭,眼見諾威爾氣勢沖沖的殺到,他只能勉強的抽出雙刀應戰。

至於諾威爾,眼見對方沒站穩陣腳,雙手持刀高舉過頭猛地一斬,淒烈的一擊爆發出震天巨響,雖然歐羅斯仍能勉強的以雙刀擋下,但卻止不住退勢,原本因為想用繩鏢制勝而拉開的距離現在卻使他掉出了場邊。

「我輸了……」

歐羅斯的雙手仍然發麻,握在雙手的刀也不禁掉到地上,雖然不是什麼名工所製的刀劍,但刀卻被諾威爾斬出個裂口來,到底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經過了什麼樣的過去、達成了什麼樣的試練才能擊出如此一擊?

縱使心有不甘,但也只能承認自己技不如人了,歐羅斯默默的低下頭,把地上的刀收回鞘內,轉身離開。

場內的人群都嘩聲四起,這一記平平無奇的袈裟斬卻是揮得如此無懈可擊,僅僅一擊就已制敵。

看著歐羅斯留在場上、那個已經破損了的繩鏢,諾威爾也明白到為什麼那傢伙會有此份自信,自已的潛意識也直接認真起來。

手上那把以古代的精靈鋼所制的漆黑和刀,對付尋常鐵器自當是有著絕對的優勢,原本就不想亮出兵器只用拳頭來解決的,但明顯地,若是自己沒有拔刀的話,繩鏢早就把手臂貫穿了吧?





「耶!太強了!」

回到仇的面前,安格妮絲一直繞著諾威爾團團轉,偶爾又把他的刀拉出鞘來看,諾威爾受不了,索性把刀交給了她,讓她自己在一旁好好的看個夠。

「真是讓人驚訝的旅人。」仇深深的吸了一下煙斗,呼出一團煙霧,看著眼前的諾威爾,表情比起剛才輕鬆了不少。

「除了我的實力之外,仇先生的消耗戰術也使得對方想要開局就出奇制勝,可猜想到他的戰術,也就能選擇剋制的方式應付,即使是阿托斯也能嬴吧?」

「……」阿托斯的腿雖然受到了重創,但在醫療班的協助下情況已經沒那麼嚴重,血止住了,傷口也用治療魔法修補了,只要再靜休一兩天就能完全回復過來。

「哼,大概,阿托斯的場合,又會因為輕敵而敗陣吧?」安格妮絲插了句話,阿托斯抬起頭來狠狠的盯了一眼諾威爾,然後把臉側到一旁。

「不,對人之間的對決若總是像我那樣毫不留情的話,大概仇人會多得如天上的星星般多吧?也許……」

也許這就是自己並不像人的地方吧?諾威爾原本是想這樣說的,但又沒有說出來,只是看了去尤迪莉婭的方向。

可能在這個世界就只有這傢伙會把我這頭怪物當成普通人來看吧?

尤迪莉婭察覺到諾威爾的視線,蒼白的雙瞳隔著眼鏡看著諾威爾,雙方就這樣對視了一小會,與諾威爾不同,尤迪莉婭的雙瞳內,並沒有任何的想法寄託在內,僅僅像鏡子般把諾威爾的視線「反射」回去而已。

「我•說,該是時候討論奈爾哥的獎勵了!」安格妮絲雙手叉著腰的擋在兩人的中間,看起來好像有點生氣,但又很快的回復過來:「和嬴了比賽的人啾∼啾什麼的……也就是……」

「跟男的就是訂婚吧?」諾威爾說出來的時候,阿托斯的臉色早已如死灰般,原本機會就放在眼前,自己卻親手讓機會斷送,現在就只能看著那個討人厭的傢伙和自己喜歡的女生訂婚……他拳頭握得緊緊的,但又無力反抗。

「對對!所以……那麼……」雖然在此之前的舉動大膽,但是當時是停留在「說」的階段,當來到「做」的場合還是會猶疑,但安格妮絲的內心還是雀躍得很,畢竟眼前的諾威爾就像是自小就憧憬的英雄人物般。

「那就請你親尤迪莉婭,結成義姐妹吧?」

「啊……?」

「沒聽清楚嗎?那就請你親尤迪莉婭,你們兩人結成義姐妹吧?」

「什麼……?」

「呼哈哈哈!!!」仇猛力的拍在旁邊的茶几上,差點就把自己的煙斗打斷,老人開懷的大笑著,少女馬上就明白到是什麼一回事。

「仇大叔!!是你教奈爾哥的吧!?」

「嘛,先不說合不合襯,我可是那種四處流浪朝不保夕的人,麻煩的包袱有尤迪莉婭一個就夠了,像你這種貴族少女我還真是高攀不起啊……而且禮物收到後不是應該由當事人安排的嗎?」諾威爾頓了一下,然後又繼續說:「還是說,你討厭尤迪莉婭嗎?」

「不……不是說討厭小尤,而且你也……說得有道理……」安格妮絲走到尤迪莉婭的身旁,輕輕的托著她的臉親在她的臉頰:「好了啦,以後我就是你的姐姐啦,小尤。」

至於尤迪莉婭,細長的手指輕撫著剛剛版安格妮絲親了口的地方,手指頭上沾上了薄薄的櫻紅色,不解的看著。

「這是唇印啦!真是的……帝都不知有幾多男士想要跟我提親,偏偏這個死腦筋卻會拒絕什麼的……」她因為「行動失敗」而一直碎碎念著,一邊拿出手帕為尤迪莉婭抹掉臉上的吻印。




「安格妮絲的獎品算是解決了,那麼……」在兩位女士走到一旁時,仇也正好能跟諾威爾談談正經事:「說出你想要的報酬吧?」

諾威爾聳了聳肩笑了一下,把放到一旁的刀刃掛回腰間,然後說出了四個字……

而當聽到了這四個字,仇的雙眼也睜得老大,不思議的看著諾威爾。

「星霜之淚。」



待續
最後,誰也不在了

TOP

1章30話  星霜之淚


神武祭過後夜晚,一薊家內



「你從哪聽說「星霜之淚」對老夫來說沒有意義,老夫亦沒有打算要食言。」

諾威爾與仇來到宅第的地下室前,這大概就是一薊家收藏寶物的地方,厚重的石門上有一個鎖匙孔,一薊仇從懷中拿出一條玉石製成的鎖匙放進孔內,石門隨即徐徐的向上打開。

石門後並不像是童話故事裡的金山銀山,裡面的木箱樸實不華的、整齊地排好,諾威爾粗略的看了看,大概有上百個這樣的木箱排在路的兩旁。

「在你拿到星霜之淚後,委託也就此結束,老夫這樣說沒有問題吧?」

「嗯,當然,我可不是個會一直糾纏僱主的下級打手。」

「那麼……給你。」

他從一個箱子裡找出一枚通透的藍寶石,在四周的火光之下就像有什麼寄宿在內的一吞一吐的閃耀著。

「我說,這是真品吧?」諾威爾並不是鑑定寶石的專家,手上的寶石熟真熟假實在是分不清。

「嘛,看來,你不懂得分辨星霜之淚的真假,還好老夫有所準備。」仇把一瓶紅色的液體拿了出來,交給了諾威爾:「這是什麼?」

諾威爾打開了瓶蓋嗅了嗅,一陣腥臭而熟悉的氣味傳到鼻裡:「人血。」

「正確來說是從阿托斯傷口裡流出來,夾雜著膿汁的血液。」仇把諾威爾手上的寶石放進瓶子裡:「仔細看著,這就是星霜之淚的用途。」

只見瓶內的血液漸漸變得稀釋、透明,那陣噁心的腥臭味也漸漸消退,直到完全透明,就像瓶子裡原本裝著的就只是清淨的水而已。

「原來如此……」諾威爾把瓶子裡的液體倒出來,剛剛那仍是腥臭無比的血液和膿汁,現在已經是一般的水了。

不,並不能將其說成是一般的水,那是毫無雜質、清淨的水,不能跟平時看到的水相提並論的程度。

「要試試看嗎?保證就跟一般的水沒什麼分別。」

「嘛,我就免了,想到原本是那傢伙腿上流出來的東西,就算變成美酒大概也提不起勁吧?」諾威爾一邊說一邊從地上撿回寶石,多看了幾眼然後就收到口袋裡。

也明白到為什麼自己在提到星霜之淚時,仇的表情會有這麼大變化。

煌焰城雖然位處於山脈的西方,但卻是個潔淨水源短缺的城鎮,受到附近礦山的影響,地下水源和周遭的雪融化的水都有著重重的金屬味,見此情況的一薊家在數十年前耗費一大筆金錢,從帝都的地底挖掘了一條人工水道,把帝都的水源運送給煌焰城。

現在煌焰城當然是由一薊家說了算,但若是讓星霜之淚留落民間的話,勢必會造成另外的勢力使煌焰城的制度崩潰。

「這樣貴重的寶石送我好嗎?」想到這點,諾威爾看了看仇,問題的答案其實早已心中有數,但還是想看看仇的反應。

「沒關係,一薊家在這數十年所建立的不只是水源,還有民心。」仇不慌不忙的吸了一口煙槍,那是一枝比起剛剛的煙斗長多了的煙管:「不是哪個人走出來說兩句就能動搖的。」

「這也是啦,特別是我這種人,大概會被人民吐得滿臉口水吧?呼呼……」諾威爾隨便的招了招手,然後就沿路走出了地下室,把仇獨個兒留下來。





「既然任務已完成,咱們就先告辭了。」回到大廳,諾威爾馬上就注意到坐在一起的安格妮絲和尤迪莉婭,雖然仇口中所說並不介意,但諾威爾心中還是有點戒備,今晚是絕對不會留下來住的。

正好任務已完,用這個借口把安格妮絲甩下來就好。

「哎……等、等一下!奈爾哥!」預期中的阻止,安格妮絲在聽到諾威爾說告辭時馬上就站了起來,她走到諾威爾的面前說:「你看嘛,阿托斯那無用鬼受傷了不能保護我,我看我多僱你幾天好了,如何?」

「請容我回絕,安格妮絲,我另外還有任務在身,已經耽誤了不少時間了,而且以一薊家的財力,要請一小隊軍隊來保護你也是可能的事吧?」

「哎……」

「請保重,我和尤迪莉婭就先離開了,還要趕在旅店打烊之前投宿。」

說罷就向尤迪莉婭點了點頭,尤迪莉婭很快就知道了諾威爾的意思,慢慢的走到諾威爾的身旁。

安格妮絲一手托著腮子,沒精打彩的目送著兩人離去。

本領高強的騎士 與 需要騎士守護的公主,兩人就像是床邊故事裡的騎士和公主那樣的現實版本。




領回自己的馬車和行李,諾威爾趕在旅店打烊之前趕到,今晚在旅店的二樓住了下來。

因為神武祭的那一刀,旅店的客人都把他認出來,紛紛討論著這位劍士。

「尤迪莉婭,這個……」來到房間,諾威爾把星霜之淚放在她的手心,蒼藍的寶石一跳一跳的光芒在女孩雪白的手裡晃動著:「覺得如何?」

「……哀傷。」

她只說出兩字,然後把寶石握在手裡不再說話。

「……什麼了啊?」任哪一個女生看到這個奇特的寶石也不會說出這個感想出來吧?諾威爾不解的看著尤迪莉婭握著寶石的手。

但很快他就被別的事物吸引掉注意力,他發現尤迪莉婭的臉比起平時更有血色,嘴唇也比平時更紅。

「上妝了嗎?是安格妮絲幫你的吧?」

「嗯,諾威爾,討厭?」

「偶爾妝扮一下自己倒也不會是壞事,但要記得在睡覺前刷把臉才睡,說起上來,那丫頭對我們還真不錯。」

「諾威爾喜歡安格妮絲嗎?」

「嘛,喜歡吧,那丫頭的性格實在很難讓人討厭,尤迪莉婭呢?」

「喜歡。」

「嘿,這大概是你第一次「喜歡」一個事物吧?」

「咯咯」

正當兩人交談之際,兩聲清脆的敲門聲從木門響起。

「奈爾先生,我是歐羅斯,想找你談點事。」

「我已經休息……喔?」沒等諾威爾回應,木門就已經被粗暴的踢開,門外走進了好幾個拿著兵器的人,歐羅斯在最後走進房間內。

沒有容忍對方的無禮,諾威爾的黑刃早已出鞘,刀光閃過,把最先進來的兩人的腿切斷,平滑的切口不住的噴出鮮血,失去一腿的兩人也沒能站穩倒在地上,血沾上了尤迪莉婭的白裙子上。

「雖然我不怎懂得禮貌,但是看來……我不習慣煌焰城這種獨特的待人接物方式。」




待續
最後,誰也不在了

TOP

終於更了

TOP

引用:
原帖由 風之魂 於 2017-1-19 14:10 發表
終於更了
忘了這邊-=-"
最後,誰也不在了

TOP

 47 12345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