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記錄的地平線》同人「香港戰役」 8-5 備戰

對不起,差不多隔了一整年才更新
比富奸還要更得少……
公司實在忙到根本沒有心情去寫小說
昨天打了一整天機,腦袋才有點餘裕去寫Orz

果然人是要適當的放鬆才成……

TOP

姓名:浩二
外號:地圖炮、帝王
所屬:聯盟Union
職位:高級幹部、啟德行政會議成員
種族:法儀族
職業:Lv.90 道士
副職:Lv.20 仙人
HP:6311
MP:301 (15801-15500)
口傳:神代符咒製作
  說明:製作出神代的符咒。
  效果:製作出遊戲時代並不存在的,從神代遺留下來的符咒。
  優點:神代的魔法跟現代並不相同,現代並沒有對應的方法,而且也沒有經過「遊戲平衡」而產生的限制;神代的符咒並不像遊戲時代的符咒般,為免符咒術師得到遠超其他冒險者的輸出而設有使用期限。
  缺點:必須透過浩二親手用毛筆把符咒畫在黃符之上才能使用;製作符咒時需要消耗每日最大MP這點並沒有改變;需要翻查古書才能找到符咒的圖案,新符咒所消耗的MP不明,要經過詳細調查才能實際應用。
道具1:玄都八景筆
據封神榜所載,太上老君住在玄都洞八景宮,此筆名字由此而來。符咒術師轉職成仙人時取得,降低製作符咒時消耗的每日MP上限。
道具2:騰雲召喚笛
可以召喚一片白雲作為騎獸,雖然是站在上面,但因為有魔法保護,不會因為搖晃而掉下。時限為每天兩小時。

「你們認為用這種借口可以無故關押我方人員嗎?」
「畢竟你們所說的人員並不存在。」負責跟對方接頭的浩二答道:「我方目前僅暫時扣押約三十人,均是在啟德附近進行違法攻擊的,沒有公會所屬的冒險者。」
「哼!誰允許你們立法?」作為馬克斯代表的半祖族召喚術師說道:「你們身處中國,那麼……」
「是大理的華南王允許的。」浩二打斷他的發言說。
「只不過是大地人的國家,既然是冒險者……」
「所以我們獨立於大理。」浩二再次打斷對方的發言。
「那麼你們便應該歸屬我們馬克斯之下。」
「這個邏輯完全無法成立。」浩二答道:「啟德從最初便不在馬克斯的管理之下。不,馬克斯本來在香港區的三個玩家都市都沒有建立支部,為甚麼會理所當然地覺得……」
「香港從開服以來便是中國伺服器的一部分,馬克斯現在已經統治了中國伺服器的其他地方,香港自然也應該歸於我們統治。」
「香港伺服器可是比中國伺服器還要早開通。」浩二說道:「怎麼可能是開服以來便是中國伺服器的一部分。而且,馬克斯明顯是後來才侵占中國伺服器的領土,即使香港伺服器歸入了中國伺服器,也不代表馬克斯擁有啟德的主權。馬克斯這種主張才比較奇怪。」
「你這是造反!」
「本來就不是你們的統治之下,反甚麼反?」
「哼!看你之後還能不能嘴貧!」
「就是說,你們要為了侵占啟德而發動戰爭嗎?」浩二輕巧地說出對方的打算。
本來就知道這是無法迴避的戰爭,因此浩二也沒有仔細斟酌反駁的說話。幾乎每次碰面都會跟白井下石吵上一架的浩二,單純拼辯論的能力可是不會輸給普通人的。
召喚術師大力點頭道:「為了統一的大義。」
「統一只不過是侵略別人的借口而已。」
召喚術師大罵:「大言不慚!我現在便把你殺了。」
「也只是去大神殿跑一趟而已。」
「區區道士,難道不知道召喚術師是你的天敵嗎?」召喚術師向著浩二發動攻擊:「戰技召喚!致命蟲嵐!這樣便無法唸咒吧!」
閉上雙眼承受蟲嵐攻擊的浩二用右手的食中二指,從符咒包中夾起一張符咒,他手腕一轉,符咒便悄然起火。接著,他的身體發出淡白色的微光,蟲嵐從正面反射向召喚術師的面門。
這是神代符咒「反射咒」的效果,浩二當然不會告訴對方,他無奈地說:「把這種沉不住氣的人作為使者,馬克斯從最初便把你當成棄子吧?」
畢竟這人可是在工作期間對對方的代表作出攻擊啊……
雖然,這邊故意把這個房間設置成可以使用攻擊技能,正是預計了讓對方動手和作出反擊之用。
被蟲嵐撞得無法回話和發動魔法的召喚術師只能聽著浩二的諷刺。
「告訴馬克斯的會長,我們並不害怕戰爭。對於你們這種不義之徒,我們啟德不會屈服。」浩二說完後便離開了房間,任由召喚術師待在蟲嵐之中。

華南王聽罷穎思的報告後憂心忡忡,大地人絕對無力阻止冒險者的侵略。
「不用如此擔心,義父,啟德的冒險者已經決定作出反抗。」穎思說道:「此外,懇請義父准許白井下石作為義父的使者,前往國都把陛下接到啟德城內暫避。」
「准。」華南王回應後,馬上命人準備公文。
「義父也請移駕啟德。」
「正有此意。」華南王輕輕點頭,一名宦官便領命下去準備。同時一名文官也開始準備避難公告。
不僅是自己,華南王城內的大地人也需要知道戰爭的逼近。
畢竟他們都是華南王城的市民。
簡單的公文很快便備好,穎思拿到後便送到華南王城的銀行倉庫裡。
「公文已經準備好。」
「明白了。」白井下石騎在麒麟上全速前進。藍白色的電光劃破黝黑的森林,不依靠大路而是按地圖進行直線移動。
在平原區域這樣移動會比較快,山區則視山勢等有所不同。不過,進入山嶽地帶時,白井打算改騎會飛的獅鷲和孔雀之類。
勉強行軍的話,的確可以短時間內到達國都,然而,皇上前往啟德是不可能這般強行前進的,讓白井不禁對皇上能否在馬克斯到達前進入啟德而感到擔心。
啟德不像大都和燕都,可以透過公會戰取得統治權。玩家都市原本的設定可以防止任何人在啟德內殺死別人,所以不用擔心進入啟德後的大地人的安全。
而且,也許是因為公會戰的設定,中國伺服器的玩家都市並不像大和伺服器的秋葉原般,能夠被玩家買下。
「要是能夠說服皇上由我一人送回啟德的話……」白井下石沉吟道:「不過,御前侍衛那幫傢伙不會讓我這樣做吧?」
雖然打不過滿級的冒險者,但御前侍衛也有自己的尊嚴。
不希望皇上的護衛工作交到冒險者手上吧?

九月十七日,自十四日晚上發布了戰爭的可能性後,已經三天了。然而,戰爭的準備並不簡單。
首先,戰場的位置並不容易決定。從甚麼地方進行迎擊之類,對完全沒經歷過戰爭,又或是只在電子遊戲和電視上見過戰爭的冒險者來說,是完全未知的領域。
「果然,還是要用奇兵。」哈路彼亞說道:「把對方誘進天險之處,從兩邊落石。」
「對手是有多笨才會掉進這種陷阱……」精英軍團的嘉莉首先指出不可行。
「再說,香港境內和周邊區域也沒有那種天險。」從國都回來的白井說道:「最少,不在對方進攻的必經之路。」
「而且,對方進攻的路線也不清楚。」吉川春代子說道:「雖然我們配置了大量屍骸龍,但是,如果對方是軍隊程度的人數,屍骸龍會被輕易突破。」
被否定的哈路彼亞只得放棄自己的想法。
「不過,不正面作戰這點我認同啊!」嘉莉說道:「雖然本身沒有天險,但是不是能夠自行製造出來呢?」
沉睡的總悟問道:「沒有那樣的魔法吧?」
「的確沒有製作那種東西的魔法。」浩二答:「可是,逼使對方只走在一條不寬的路線上卻不是不可以。」
負責啟德內部警備的龍牙接口問:「隱藏起來,對著那條路線狂轟範圍魔法?」
暗影點頭讚同:「不錯。」
「可是,要誘導敵方到甚麼路線?」獨孤一味問:「再說,要在境外還是境內作戰?」
劍神說:「境內比較容易布置。」身為負責協助啟德的新手升級的劍之神域的會長,掌握著大量香港區地圖的他,是其中一個最熟識香港區地形的冒險者。
家豪問:「那麼,香港區境內有甚麼合適的路線?」
「東鐵線。」劍神答道:「東鐵線寬度適中,露天的鐵軌早就消失,但整條路線十分清晰可見,平坦而易走。很適合伏擊對方,但同時很適合對方進攻。」
家豪問:「說到鐵路,高鐵的地底路線如何?」
劍神搖頭道:「雖然同樣是適合敵方進攻,可是不適合我方伏擊。」
「高鐵嗎……」白井下石卻對這個字詞喃喃自語。
嘉莉斜眼問:「想到甚麼了嗎?」
「嗯……」白井下石點頭,問:「移動神殿,完成了嗎?」
五月點頭道:「已經有一台,不過體積相當大,要用四馬馬車才能運送。」
嘉莉看到白井的臉,已經知道對方有甚麼壞點子。
果不其然,白井的陰謀受到其他人的認同,打算接受。
「接下來就是替代方案,畢竟不能肯定剛才的方法會成功。」確立第一方案後,嘉莉主導著第二方案的討論。
第一方案是少數戰勝多數的方案,所需的人數並不多。因此,即使第一方案的誘導失敗,也仍然能夠有足夠人數執行第二方案。
唯一的問題是第一方案需要較多的道士,第二方案能夠使用的廣範圍攻擊手受到限制。
「不,還是可以的。」劍神說道:「第一方案的等級要求並不高,畢竟想要使用的招式並不需要高等級才能學會。」長時間照顧著低等級冒險者的他找著這一特點。
嘉莉認同:「的確,第二方案的道士等級很重要,那麼高等級道士首先配置到第二方案,第一方案的道士人員由低等級充填。不過,白井,你還是留在第一方案的埋伏點準備,作為他們的指揮。」
白井無法使用作為最能代表道士的廣範圍即死攻擊的死雲,嘉莉為了替他隱瞞而如此配置。
用眼神傳達謝意後,白井點頭道:「明白了。」
「作為第二方案的現場指揮,我認為交給浩二比較適合。」嘉莉繼續說:「畢竟是鼎鼎大名的地圖炮本尊,這個作戰的狂轟猛炸就交給你了。」
浩二點頭道:「交給我吧。」
「那麼,透導敵方到指定位置的任務就交給我們。」嘉莉對家豪說:「第一道防線不在境內,沒問題吧?」

TOP

發新話題